137 要战就战

作者:伟岸蟑螂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更新时间:2013-01-30

    高峰严正以待,荒人看到数百人的大队伍,但目光依旧充斥着狂热,在他们进入南部荒野之后,连一场正规抵抗都没有遇到,往往部落排列出队形,只要他们冲到近前,便会有人崩溃,一个人崩溃的后果带来的是集体的崩溃,所以他们从没遇到过像样的抵抗。

    就像某个时代,日军对国军的看法一样,荒人对部落人也有了轻视之心,丝毫没有注意到,面前的部落勇士和他们遇到的抵抗不一样,对方不是将队列一字排开的单薄阵型,而是以一百人一个队列,排列出八个横列,形成巨大的方阵。

    荒人没迟疑,继续向队伍冲过来,他们一眼看出,这些人最多不到千人,他们的人数是对方的三倍之上,却没有荒人想到,他们队伍脱节的多么严重?也没有想到,与同伴的距离是多么遥远?

    “嗷嗷……。”当荒人靠近到六十米的时候,一排排投枪相续举在肩部,只需冲上几步便能投射,嘴里发出疯狂的嘶吼,他们是最擅长投掷的高手,能在三十米之内将投枪投掷到对手的眼珠上,也正是他们这一手战技,让他们对部落人无往不胜。

    “放……。”当荒人冲过五十米警戒线之后,爆喝怒吼回荡在数百人耳中。

    “嗡……。”弩弓齐放发出的震响让空气发出爆裂的巨响,弓弦弹动的冷风和绷响让刀盾手不由地缩起脖子,下一刻,向他们冲来的荒人却犹如撞在无形的墙壁上,骤然摔倒一片。

    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清弩箭飞行的轨迹,时间太短,距离太短,只是一个眨眼,一个个准备投掷的荒人便相续插着弩箭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哀嚎。

    几十个荒人并不算多,后续部队下一刻云集了十倍的数量,但他们看到地上鲜血横流的同伴不由的一愣,就在这是,天空微微黯淡,百支长箭划过长空,犹如一枚枚利刺,在人群中刺出一蓬蓬鲜血。

    每一支长箭都穿过人体,所有长弓手都是经过几十年锻炼的部落勇士,拥有强健的体魄和力量,在他们手中,英格兰长弓的威力被释放出来,犹如饥饿了很长时间的猛兽,真正做到了打哪儿指哪儿?

    在部落中,数百个长弓手能找出射的准的,也许还不到百分之一,这些一辈子没有摸过长弓的汉子能轻易将长弓绷成满月,但别指望他们能射中任何瞄准的东西。

    所以最大的威力是集中在一起平行攒射,至少他们能射到眼睛看到的方向,若抛射什么的就是灾难,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射到头顶上,落下来插进自己的菊花?

    三百长弓,三个波次连续排.射,连续的箭矢犹如雨点将双方之间的空间遍布,第一道弓弦响动,第二道弓弦继续响动,又是第三道,在这个重复的过程中,九百只长箭被射了出去,在众人眼前,一片长箭遍布的丛林耸立在眼前。

    百分之五十的长箭落空,锋利的兽牙箭全都钻在地上,很多碰撞在一起,搭建成几何图案,但在丛林之下,却是一个个微型丘陵,长箭犹如暴风,将荒人像麦秆一般吹倒,上百个荒人就这样倒下了,甚至看不清他们死时的样子,只有鲜血汇聚在一起,蜿蜒向低洼地流去。

    第一次交手,一人不伤,杀人过百,这是荒野人战场的奇迹,让山头上观战的部落勇士们在欢呼中,也感到一丝悚然,什么时候,他们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了?

    杆子双眼明亮异常,犹如八百瓦的电灯泡,一颗心咚咚跳动,快要蹦出嗓子眼,张小强决定作战队伍规范化训练之后,大部分勇士和亲奴都被分成四支队伍,一直在外面艰苦训练,几乎没有人能理解,只是对天爪畏惧,他们不得不抱着不满去列队跑步,相互配合。

    这个过程中出现过各种各样的消极与抵抗,都被高峰强制性的压制,甚至惩罚了不少人,又用大量的肉食作为奖励,才最终将这些人整合在一起,这还只是粗步整合,并没有达到高峰理想中的程度。

    即使是这样,取得的战绩也足以让人嗔目结舌,荒人在箭矢边缘不敢靠近,百多战友的尸体和鲜血,残酷的告知他们,眼前这群人并不好惹,若是继续向前冲去,天知道还要死多少人?

    一阵鼓噪声响彻战场,却是先前逃散的人群,他们一直躲在不远处眺望战事,看到部落小胜,立刻狂妄起来,大声喧哗,鼓动着高峰的队伍向前,去将荒人打个落花流水,更多人却望着箭矢尾巴上的翠叶钱眼睛发红,想着是怎么将满地的翠叶钱收集到自己的荷包里。

    鼓噪声让高峰皱起眉头,身边的勇士们也不满,这时荒人的队伍没有再进攻,竟然开始收缩,高峰的八百人正处在两座山头之间,若是向后退去,能推进山头的防护体系,这才是他敢正面作战的根本,但荒人不上当,不再向前推进,让他也有些纠结?对持不是他想要的。

    “对面的人,出来一个说话……。”对持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更多的荒人汇集过来,差不多有近两千的样子,但个个脸色惨白,一副快要站不稳的样子,高峰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并无表示,一直到荒人中间走出来最强壮的战士。

    这个战士与其他荒人战士一样,在身上画着白骨骷髅,皮肤上也勾画出各种色彩艳丽寓意不明的图案,但他的眼神却是最灼亮的,手中的武器也很有特点,是一整块野兽的下颚骨,上面密集的排列着锋利的兽牙,最锋利的獠牙长达半尺,可见野兽在死前是多么威猛狂野,

    巨大的下颚骨就像死神的镰刀,让这个身材并不高大,肌肉也并不强壮的男人有了与他人不同的悍气,当他向这边眺望的时候,眼神中有强烈的自信,仿佛面对的只是一群土鸡瓦狗。

    豁牙想要站出去,就像面对其他荒野部落的人,却高峰给抓了回来将其推到一边,高峰亲自站到队伍的最前面,身后黑压压的队伍林立如松,不晃不动,给高峰带来最强大的支持。

    “哈,是个小崽子?”男人看到高峰的脸颊,第一声说出他的轻蔑,但他看到高峰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伤口之后,一时哑然了。

    “要战就战……。”高峰在男人哑然的瞬间,猛地爆发出他的怒吼,身后八百名战士同时举起武器,海啸般狂吼道:“呼……喝……。”

    “呼……喝……。”两座山头千多人也举起武器或者拳头,全身紧绷地用胸腔的气流爆发出怒吼,犹如山崩海裂的狂吼,让荒人一起变色。
其他书友在看:无限之强化 无限炎破 无限龙神 末日新世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