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5 意外连连

作者:伟岸蟑螂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高峰表现的虚弱时故意转给别人看的,没想到连2号也一起瞒过,日冕连城此刻并没关注高峰,所有精力都放在嵌在血肉中管道上,突然发现嵌在身体里的管子没以前那样犹如活物的感觉,顿时挣扎起来,挣扎的幅度不大,恰好达到必须被控制的底线,却没遭到意料中的压制,一直困扰他的镇定剂和血液抽取也失去了作用,让他前所未有的亢奋起来。

    巨大罐子里的绿色液体漩涡般搅动起来,拉扯着各种管道与线路相互纠缠,不多时就有线路被崩断,闪烁着耀眼的电弧,电弧还没有消失,就见旋转的液体分为数十个尖锐钻头,在平滑的防弹玻璃上钻洞,顿时将透明的玻璃钻出点点白痕,几个眨眼,白痕就开始崩裂,瞬间蔓延到整个罐子的外表上,形成磨砂玻璃似的隔层,将里面的情况完全隔绝。

    在2号的搀扶下,高峰冷眼旁观,没有进一步帮助的打算,这里最熟悉情况的不是他,而是日冕连城,日冕连城被关在这里不知道多少时日,又不被拘束感知,相信对房间里每一条缝隙,每一颗螺丝钉都了然于胸,既然出手解决了限制日冕连城最大的禁锢,下面就要看日冕连城自己了,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能挣脱,也没有继续救援的必要。

    “出去,离开这里……。”

    不等高峰看到罐子炸裂的一刻,突然听到日冕连城响在耳边的警告,2号显然也听到,扶着高峰就到了墙壁的裂口处,整个大楼都暴躁了,数十道感知已经探查到日冕连城的状态,顿时疯狂起来,他们从日冕连城身上看到了脱困的希望。

    好在这些感知的主要注意力全都放到了日冕连城身上,对高峰两人只是一扫而过,对于日冕连城的异动,就算心机最深的烈山都会疯狂,一边是毁灭,一边是脱困的希望,没有人能坐的住。

    可惜那些伽罗没有另外一个高峰帮他们斩断禁锢的根基,几乎同一时间,除日冕连城外,其他人的感知瞬间消失一空,可以想象,日冕连城之前遭受的痛苦,他们再次承受了一遭。

    就在这时,罐子圆滚滚的表层突然向内塌陷,就像被捏瘪的饮料瓶,出乎意料之外的情景让装虚弱的高峰也装不下去了,满脑子麻线,难道是日冕连城干渴难耐,将里面那些看起来就很恶心的绿色液体全部喝掉了?

    念头还在脑子里闪着,就见瘪进去的罐子骤然膨胀,随后整个裂开,裂开的同时,没有人员监管的防御系统终于判定日冕连城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那些犹如雕塑的能量武器开始充能,锁定了日冕连城那与气球有的一比的大罐子。

    没等能量武器正式发射,又是瘪又是涨的大罐子终于不负众望的炸裂,数以千万计的液体成环形,从炸裂的罐子里飞溅,暴风雨般席卷整个房间,最远的甚至溅射到了高峰与2号身上。

    不等高峰看清日冕连城是否能逃过能量武器的轰击,2号一声尖叫,抓着高峰就跳出了大楼,下一刻,就见先前被溅射的液体部位冒出了莹蓝色的气体,犹如一层依附的薄雾,淡而不散。

    刚刚跳下十多米高的楼层,不等他们看清周围的环境,就被那淡淡的雾气给吸引,吸引他们的不是雾气本身,而是雾气下面飞速凝结的冰层,高峰不认识,不代表2号不知道,不然她也不会焦急的逃出房间。

    “超低温制冷剂,与空气接触会发生冷裂变反应,一滴就能造成成人身体组织坏死,非常危险,大量的超低温制冷剂就算终结者战甲也无法隔离……。”

    2号略带惊慌的解释在高峰耳边飘过,高峰却没有在意快速凝结的冰层,仰头看着他们跳出的楼面破口,之间那个直径达到两米多的洞口正在不断地向外冒着浓浓雾气,凡是雾气沾上的地方,不管是金属还是混凝土外墙,都会快速凝结成冰块,冰层凝结的速度极快,就像快放镜头般,几个呼吸,就能增加到十多厘米的厚度。

    被高峰撞开的窟窿也受到低温雾气的影响,不断地缩小,在窟窿的边缘,堆砌的冰块有合围的趋势,这种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十多个呼吸,窟窿就淹没在厚厚的冰层中,与外墙的冰层融为一体,再也看不见窟窿的痕迹,而寒气的霸道超乎想象,快速向其他楼层蔓延,到了这个时候,高峰再也没有发现感知的波动,之前纷乱的感知碰撞就像黄粱一梦,再也不见踪迹。

    “看来事情闹大了,日冕连城这个家伙还是没有跑出来……。”

    愣了半晌,高峰郁闷的说出自己的心声,显然,刚才白冒那么大风险了,难得心善一回,结果落下这么个结局,还害得其他的烈山伽罗以为找到机会,拼了命的要挣脱,结果导致全灭。

    “三层保险,镇定剂与血液抽取是第一道,武器防御系统是第二道,第三道就是超低温制冷剂,只要那人挣脱镇定剂的药效,外面就会注入空气到罐子里将他冻住,若还不能限制,能量武器就会将它烧成焦炭,真不知道森罗的老师又有什么防备措施……。”

    2号也被这里的防御措施吓得不轻,对救出刑无名的信心有些低落,而她的解释,让高峰更加郁闷,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不管是谁,搁着几十个裂山伽罗,都不敢轻心大意,一个不好,这些裂山伽罗可不比几十枚导弹攻击力差多少。

    “别想那么多,已经到了这里,就算前面再怎么困难,也不能放弃……。”

    高峰摇着脑袋抛开顾虑,将注意力放回到先前被忽视的那些魔卫,虽然在他心中,魔卫也并不是什么威胁,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看到那些魔卫,反倒是困火岛上出现了不少尸体。

    这些尸体全都穿着防尘隔热服,与被2号扔出大楼的研究人员并无区别,问题是,他们不该死在这里?尸体凌乱的散落四处,似乎毫无规律可言,可仔细看看,又会发现,他们都死在各个建筑的出口不远处,就像有人站在出口处将这些惊慌从建筑里逃出来的人杀掉。

    几乎大多数尸体的死状都有不同,有人就像被巨兽的爪子撕裂,断裂成七八段肉条,有的则全身焦黑,全身缩成一团,像只烧焦的猴子,还有的衣物保持完整,但衣物里的人体则变成了血浆,从袖口中流出来,在地面形成干涸的血痕,其中还夹着米粒大小的碎骨。

    看到这些尸体,高峰有些纳闷,能够形成这样不规则的死法,不是同一个人出手,显然与魔卫有关,也只有十二名憾军伽罗才能使用不同的手法与能力杀掉他们,可问题是,这些人与魔卫是一伙儿的?

    2号显然也想不通,而她也从没见过这般百花齐放的死法,打心眼里产生惊悚感,不由地向高峰靠拢,就在这时,凄厉的惨叫从不远处的建筑物里传来,接着惊慌的研究人员冲出大门,跑出不到十米远,整个人便碰地一声,犹如水管炸裂般喷出红色血浆,布袋子般摔倒在地上,三秒钟不到,就只剩下一件工作服和一滩正在高温下蒸发的血迹。

    “留在这儿等我回来……。”

    高峰突然脸色一变,刷地升起头盔面甲,扔下这句话就向那间发出惨叫的建筑冲去,速度极快,犹如一道黑线,一闪便再无踪迹,2号惊恐不已,不由地拉出背包携挂的机关炮,严密警戒周围的一切可疑动静。

    高峰心中没有恐惧,只有焦急,研究人员的异常死亡,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生物实验室的高层为了掩饰困火小岛的秘密,对魔卫下达无差别屠杀命令,不止杀绝小岛上的伽罗,连熟知内情的研究人员也不放过?

    这是换装涅槃战甲后的第一次全力奔跑,速度超乎想象,虽然只是百分之三十的增幅,实际效果却超过一倍,特别是短途冲刺,连高峰自己都没有想到速度会这么快,在2号眼中的一条黑线,在高峰自己心中就是百分之百的时空,一时间视觉反应不过来,冲进大门就撞到某个生物的身躯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撞击的双方都不好受,高峰还好,涅槃战甲解决了百分之六十的缓冲,让他稍微有些头晕加恶心,被他撞到的家伙直接飞了出去,那接近两米的沉重躯体飞跃乐七八米的距离,直接摔在地板上滑出老远,让他再次感叹,涅槃战甲对力量的提升,

    下一刻,广角战术眼镜就将他撞飞的身影清晰的反射在视觉神经里,骇然是名满身黝黑,肌肉虬起的魔卫,这魔卫不远处,安置各种精密仪器的地板上,十多具失去躯体的防尘服正与血浆混合在一起,交织出血与白的色泽。

    被撞飞的魔卫反应很快,凄厉的嘶吼让他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针尖似的双眼反射暴戾残忍的疯狂,一口黄牙尖锐相错,比起野兽也差不了多少,更别说那危险而血腥的气息。

    伴随着嘶吼声而来的魔卫矫健入豹的迅猛冲击,犹如一头发疯的犀牛,低头就向高峰蛮不讲理的撞来,高峰从容的侧身挥剑,顺势向野兽似的魔卫颈子斩落……。

    高峰杀过的伽罗不少,在无限之森甚至反伏杀过数十名伽罗,那时他还只是憾军初阶,现在离突破烈山只有一纸之隔,加上涅槃战甲,几乎无限接近烈山伽罗,可没有想到,这名魔卫的攻击方式竟然出乎意料的诡异。

    紫金鱼鳞剑稳稳当当的斩在黝黑的脖子上,犹如木棍敲在生牛皮上,发出扑地闷响,高高弹起,剑刃伤在反弹,巨大的震荡波就随着剑身传递到高峰的手腕,顿时感觉手腕被卷进了粉碎机,即使隔着涅槃战甲,手掌和手腕的肌肉也如撕裂般的颤抖,每一次颤抖相隔都不到千分之一秒,眨眼不到的时间,手肘一下就如浇了滚油似的火辣剧痛。

    两人相错而过,紫金鱼鳞剑高高飞起,翻滚着落到地板上发出金属碰撞声,而高峰抱着自己的手腕,惊骇的看着正在缓缓转身的魔卫,还没有正式交手,只是反弹的力度,就让他的右手裂开数以百计的细小血口。
其他书友在看:无限之强化 无限炎破 无限龙神 末日新世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