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 粉貂的战争

作者:伟岸蟑螂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若不是身后的危机感依然不曾消失,高峰都快迷失在这两辈子不曾见到的美景中,蜘蛛们连续一夜的奔波有些疲倦,在高峰的示意下,到一处河道高地停下休整。

    蜘蛛们喝完水后,便开始进餐昨天剩下的高等蛮兽肉,而高峰有些心烦今天的伙食,先不说草原上干柴难得一见,就算能将一些干枯的盔甲马粪堆给点燃,也不敢烤肉,谁知道会不会又蹦出一只危险的大家伙?

    看着蜘蛛大花扔给自己的两只家猪大小的肥硕蛮兽,高峰头疼不止,不由地看向小东西,一夜急行军,小东西倒是收获不小,十几颗罕见的地级灵药还是它挑挑拣拣剩下的,在没有伽罗光临的草原上,就连灵药都变得不那么珍贵了,可惜到目前为止,高峰还不曾看到一株天品草药。

    飘渺并没有进食,站在队伍最边缘,严密戒备周围的情况,并不与高峰显得亲密,高峰看的出来,飘渺守护自己只是便宜舅舅的命令,若没有必要,连接近自己一米之内都别扭,若想要这样美丽的妖精对自己亲密,除非,让小东西变成妖精。

    看着美滋滋,像老鼠一般嚼吃林灵药精粹的小东西,高峰不由地扬声长叹,先不说小东西是公是母,就算吃了天品灵药,恐怕也是个小胖子吧,想想之前那只瘦不拉几的四耳粉貂,小东西简直就是掉进米仓的老鼠。

    血淋淋的生肉高峰不是没有吃过,但那是应急,何况此时的他身体状态并不好,吃生肉并不会有助康复,无奈之际,高峰看到下方清澈的河水,心中突然有了打算。

    在飘渺的协助下,高峰坐到水边,小东西蹲在一边好奇的看着高峰,就在这时,飘渺猛地转身看向身后一处隐蔽的草丛,高峰感受到飘渺气势骤然变化,停止了动作,一起看过去,在飘渺巨浪般的凶悍气势下,草丛骤然开始抖动,小东西突然嗖地跳了出去,犹如一只猎犬向那边冲去,说真的,高峰从没见过小东西像现在这么勇敢过,就像看到母猪爬树。

    母猪当然不会上树,小东西之所以勇猛如猎犬,是因为它吃定了对手,一只很眼熟的小粉团被小东西卡着脖子抓了出来,当高峰将小东西赶到一边,有过一面之缘的四耳粉貂眼泪汪汪的睁着大眼睛看着高峰,全身吓得索索发抖,小爪中还抓着一株小东西绝对看不上的玄级灵药。

    “唧唧唧唧……。”

    小东西很不服气的冲高峰大吵大叫,凶狠的盯着小粉貂龇牙咧嘴,高峰不知道,当初便宜舅舅带着两只粉貂见他,在小东西选择他之后,毫不犹豫的杀掉另外一只,是粉貂这种家伙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谦让,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可以相互之间斗的你死我活,又因为同类的鲜血最滋补,所以在成熟之前相见,都是生死之争,这也是为什么四耳粉貂会这么稀少的原因。

    如今小粉团因为高峰之前放过自己,又送了一枚罕见的灵药精粹,这只机灵的小家伙便拿着见面礼上门投靠,大有卖身为奴的打算,怎么让小东西不生气?高峰却从不在乎小东西的意见和想法,跟着自己屁用没有,整天张嘴要吃的,还尽惹自己生气,若不是看着它跟着自己时间不短,早就有多远扔多远。

    “叫什么叫,有本事你去和她叫唤,都是同一个品种,你就胖的像猪一样,人家就这么厉害,你有脸叫唤么……。”

    高峰指着飘渺话有所指,顿时让小东西的耳朵耷拉下来,面对真正的成熟体,它连发火的胆子都有,那是见到帝王的恐惧,于是乎,小东西冲过来,示威性的将爪子中的地级灵药扔到地上,当着小粉团的面踩的粉碎,仰着小脑袋,跳到大花的脑袋上萧瑟的望着天空。

    小粉团一动不敢动,好一会儿将小爪上的灵药反倒高峰脚前,耷拉着耳朵就要离开,高峰一看乐了,还真第一次听说小兽报恩的事儿,关键是隔着这么老远,还穿过无数的盔甲马找到他,也是能耐,一只是养,两只也是养,干嘛不养?

    “哈哈,好懂事啊,以后就叫你小粉团了……。”

    高峰一把捧起这只营养不了的小粉貂,不顾小东西要杀人的眼光,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拳头大小的粉团,让高峰怀念小东西没有长胖前的轻盈。

    “看什么看,嘴巴这么刁,浪费了多少好东西?你吃不完的让它吃,又怎么啦?”

    高峰一席话说得小东西快要抓狂,自私也是粉貂的本性,就算吃不完,扔掉也不能让高峰养小三,当然,高峰不知道小东西已经在心里将小粉团当做小三,就在小东西不依不饶的时候,后脑勺被一粒草籽砸到,让它扑到地上脸着地,一扭头,却悲愤的看着神色淡漠的飘渺。

    飘渺出手并非好心,对完全体的粉貂来说,照顾同族的小兽也是一种责任,要不然竞争激烈的粉貂早就绝种了,她又不是高峰的宠物,自然不在乎高峰养小三还是小四,只要高峰的条件好,养几只都无所谓。

    有了飘渺强势性的压迫,小东西总算没一哭二闹三上吊,更没离家出走,但每时每刻做出威胁的姿势是必不可少的,没想到适得其反,小粉貂被小东西吓得出了高峰的肩膀,哪儿都不敢去,反倒让小东西气的抓狂。

    高峰安静的坐在水边,将感知均匀的散步在水中,大河宽达数百米,深度也不小,离岸边不到十米的深度就已经超出感知的探知范围只外,里面有着无数的水生物在感知中波动。

    看似清澈的河水有着难以计数的微小水生物,米粒大小的鱼苗,贴在草根上的螺蛳,追逐着小鱼苗的虾子,还有在岸边泥洞中脸盆大犹如巨型海螺的螃蟹,到了深水区,各种类型的鱼类就更多了,在感知中给高峰的感觉就像春运的火车,每一立方体的水中,都有着成千上万的生命波动。

    高峰需要的食物不是螃蟹这些古怪的生物,精粹蜘蛛丝骤然出动,在水中拉出一条明亮的水线,就像反光般刺眼,随后破开水浪,卷上一条三米长的白鳞雪鱼。

    这条巨大的白鳞鱼比高峰还要大两倍,满是利牙的鱼嘴几乎能将娇小的飘渺一口吞下,扭动着透明的鱼尾向地面落下,呼扇的空气发出阵阵强风,真是一条了不得的大鱼。

    可惜这大鱼只是条普通的水生物,不具有蛮兽的杀伤力,在落地之前,数十道蜘蛛网在空中相互交错,构造出一张大网将其包裹,眼皮微眨,整条大鱼便在空中分解成透明纸一般轻薄的鱼片,鱼片犹如雪片纷纷洒洒,完整的鱼头与鱼尾连着雪白的鱼骨,鱼骨的上下还有脊背鳍翅与肚腩,在一根根犹如篱笆似的鱼刺中,内脏还完好无损的正在蠕动,鱼嘴一张一合,涌起让人惊诧的怪异。
其他书友在看:无限之强化 无限炎破 无限龙神 末日新世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