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72 卷入意外

作者:伟岸蟑螂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高峰将能找到的折叠空间宝石收取后,骤然发现,断牙正与断角融合,原来断牙曾是巨兽断角的最尖端,只不过被巨兽帝国给收回了断牙,却没有找到断角,因此有着共同渊源。

    一时半会儿,似乎融合不了,两者之间更像是断牙在吞噬断角,问题是断角至少有数千米长,断牙只有三米,高峰怀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融合成功,因此他开始在这片被无数空间裂痕隔离的区域探索。

    陆陆续续找到不少新的空间宝石,越开始肯定,空间宝石是巨兽的血液凝聚的,除此外,还找到很多强者尸体,这些尸体都是在试炼空间跟随他反抗巨兽帝国的忠心下属,同样背负血海深仇,为了复仇不顾一切,直到一起战死。

    对于这些连名字都能叫出来的尸体,高峰没收走装备,虽然这些装备的价值,不比破灭少,随着越来越多的尸体被高峰葬入虚空,更多的回忆却在高峰心头浮现,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的狐尾妻子,名为青瞳。

    即使在试炼空间,高峰也没有发现其相似的族群,而现实中似乎更少,无论是绝美的容颜,还是那让人酥到骨子里的温柔,始终让高峰难忘,而最让他无法挂怀的是那份真诚与执着,将试炼空间里最颓废时期的高峰给挽救,可以说,高峰能通过第二幕,青瞳居功至伟,只可惜,他无法确定其是否真实存在。

    将无数找到的尸体葬于星空,高峰返回到断牙处,却见断牙整体通透,宛若八千瓦的大灯泡,而断角已不知所踪,顿时郁闷了,发现高峰,似乎吃撑的断牙翻着跟头,笨拙的跳向高峰,随手接住,高峰流星般向下方坠落,瞬间撞在前方的空间缝隙上,差点将高峰吓个半死。

    哪怕他自认为比失去能量之前还要强大数倍,撞上空间裂缝也不会比阿克曼强到哪儿去,该切屁股绝对不会切到大腿上,就在高峰如泥鳅般扭着身子,想要尽可能的让自己被切的少一些,大剑便撞上了空间裂缝,就像海绵般将水流似的空间裂缝统统吸入,下一刻,高峰完好无缺的穿过了曾经裂缝遍布的地方。

    高峰一颗七蹦八跳的心肝儿半天才恢复原位,同时把握了大剑的重量,之前因为不查,被大剑给坑了,到此时才发现,原来大剑的重量何止增加了千倍?显然是吞噬断角的后遗症。

    以高峰此时的实力,别说一柄大剑,就算一座驱逐舰也能轻松搬动,但也只限于搬动,无法举起,而大剑的重量似乎比驱逐舰几千吨位的重量少不了多少,难怪大剑会举步维山,连翻跟头都不怎么利索。

    看着手中增加了一倍宽度,犹若门板的大剑欲哭无泪,他又不是动漫人物,干嘛要扛一只克劳德大剑?何况这支大剑,就算克劳德来了也未必扛的起来,于是高峰成了龟属性强者,肩膀上扛着大剑,手中提着巨大的包裹,晃晃悠悠的向飞船汇合,再无之前的潇洒与飘逸。

    好不容易看到了在边缘区域行动的两女,高峰都快流眼泪了,因为大剑对空间属性的东西异常敏感,在手中空间宝石的吸引下,似乎沉重了数倍,让他更加艰难。

    “主人,你快看,我们找到了好多空间宝石,还有一些更小的鳞片……。”

    看到高峰,两个妹纸献宝似的冲上前来,将自己的战利品展现给高峰,恰是三枚空间宝石,七八片巴掌大的鳞片,看到这些东西,高峰的脸皮子有些抽搐,随即将手中的包裹扔向两女,然后被先一步的影儿接住,打开一看,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哇喔,这些都是么?好多钱啊……。”

    看到数百枚空间宝石,影儿两只眼睛都变成了银币的形状,而魅儿却有些丧气的说道:

    “看来包养主人的行动失败了额……。”

    “哈哈哈哈,这多不好意思,真的没有想过让你赔……。”

    巨大嘴巴发出狂笑,连小舌头都露了出来,尤其是四颗上下犬牙,看的人都打寒颤,而嘴巴的主人,笑的连眼睛都找不到了,将手中的星辰铬罐子死死的抱住,大有谁抢殴谁的架势。

    阿克莫显然对高峰的赔偿异常满意,能不满意么?几万套专属装备听上去不少,实际上都是偷工减料的,要不然也不会变成制式,所谓制式便是大量,廉价,容易补充的代名词。

    “这就满意了?”

    高峰诡异的一笑,让阿克莫摸不着头脑,随即将星辰铬抱的更紧,怜怜摇头道:

    “我脑子不好,不懂做生意,你可别想拉我入伙……。”

    说出这话,眼神说不出的警惕,似乎将高峰当成传销分子,而高峰二话不说,扔出去一根闪灵树,巨大的树身砸在甲板上,发出巨响,就见阿克莫如同疯狗般冲了上去,抱着巨大的树身,一脸幸福的迷醉,真恨不得上前抽两巴掌。

    “聚灵藤,真的是聚灵藤,只是怎么长的这么粗?好像不对啊?”

    聚灵藤也是银河联盟的珍惜瑰宝,能够作为最优质的能量传导,同时也具有吸收能量,并转换成珍宝级液体的功效,实际上摩柯灵泉便是其中的一种,可事实上,聚灵藤只是闪灵树的变种植物,因为外形曲奇精致,曾经被巨兽帝国移植到各处园林作为观赏性植物,在闪灵树灭绝后,便成为其替代品,曾是星空巨炮最重要的能量导向材料,除了这种材料,再也没有东西能够传导那么大的能量。

    “这是闪灵树,曾经星空巨炮的核心材料……。”

    高峰决定给眼前这个家伙做科普,没想到对方只是摇头道:

    “你真笨,闪灵树有谁听说过?送出去有人买么?我们还不如将其切割成藤条,然后装作聚灵疼卖出去,一定能够卖大价钱,发财了,终于发财了……。”

    这话让高峰无语,话粗理不粗,没有人认识,再好的材料也卖不出去,偶尔包装一下,将宝石当做水晶卖也是一种方法,虽然水晶的价格未必就会比宝石差。

    “这样一来,你引导我的人情就算是回报了……。”

    高峰记得自己欠了阿克莫多么大的好处,决定用这颗价值无限的闪灵树来报答,阿克莫却连连摇头道:

    “这怎么能算?引导你也没费什么功夫,这东西老值钱知道么?你傻啊?”

    听闻这话,高峰无奈的摇头,但也没在说什么,阿克莫也许认为不值什么,可对高峰来说价值万千,就算百万根闪灵树也未必能够偿还,要知道他可不仅仅是力量提升,还有星战的经验,无数年的人生历练,以及大型星战的指挥方式等等,间接的知识财富无可估量。

    得到了好处,阿克莫干劲儿十足的返回,刚刚跳跃到公共星域,他们便看到一场激烈的战事,一方是狼群似的舰队,另一方虽然同样是战舰,却因为数量少的关系,且战且走,而高峰一眼看到,正是科多带他过来的战舰型号。

    “哈哈,这么快就开始了?失败者终究会沦为猎物啊……。”

    阿克莫显然没有加入的打算,站在一边看热闹,而那些战舰也没有打理阿克莫的意思,事实上在公共星域,唯一能发动攻击的时机,便是取得星空攻防战的胜利,便能无限制的追杀对手,知道彻底将失败者的星域给占领,弱肉强食本就是联盟离身的基础。

    “哼,活该……。”

    “就是,就是,当年我们被驱逐出母星的时候,好像才一丁点大,唉,轮回才是银河的秩序啊……”

    两个妹纸发出自己的感叹,就在这时,数百名银心强者突然从战舰中杀出,义无反顾的发起冲锋,可下一刻,十倍银心敌人从战舰中跃出,宛若密集虫群,向数百名银心战士反冲,刚刚接触,上百摩柯战士战死,虽然他们杀掉了不少敌人,可惜双拳难敌四手,终究被淹没在星空中。

    无数道光束瞬间击中了能量护罩已经溃散的战舰,下一刻,比太阳还要刺眼的光芒照亮星空,战舰砰然碎裂,化作无数残骸飞散,其中也有不少枣核似的救生舱,只不过敌人太过凶残,连救生舱的幸存者也不愿意放过。

    看到这里连魅影的呼吸都开始急促,显然,这已经不再是战斗,而是赤裸裸的屠杀,行走于星空的银心战士不需要进救生舱,而战舰的船员也会在第一时间,与战舰一起殉葬,真正进入救生舱的大多是妇孺。

    就在这时,高峰一声冷哼,跨入多维空间,下一刻便出现在星空,在他身后,一只救生舱正在向阿克莫的飞船飘去,显然在之前就计算好,让救生舱能够得到庇护,只是来敌不肯放弃,追赶着救生舱到了飞船的武器发射距离之内。

    按照银河的某种默认方式,若是在星空遇到意外缴获,第三方不会参与其中,但同样,交火的两方也不能过度靠近第三方,其中的衡量标准,便是触及第三方的防御武器射程之内,另外,救生舱不属于交火双方。

    追杀救生舱的银心强者显然越界,当他看到前方阻拦的高峰,却一刻也不曾停留,继续追赶,显然认为自身身后实力庞大,不需要去遵守某些默认。

    “滚……。”

    高峰的精神震荡,宛若炮弹般命中对方的精神海,让这名银心强者抱着脑袋翻滚在星空中,加速度让他无限的转动,若是没有人帮助,会一直转下去,直到被某个行星轨道捕捉,化作卫星。

    也许是看出高峰的敌意,更多的银心强者向这边飞来,就在高峰准备大开杀戒时,愤怒的咆哮顿时扩散于星空:

    “莫克族,封号晨曦之王再次,谁敢冒犯……。”

    阿克莫的怒吼,第一时间让来袭的银心,如兔子般回窜,即使他们不认识阿克莫,可封号强者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冒充的,于是乎,这场意外便落下帷幕,唯有救生舱还在星空中飘荡。

    高峰带着救生舱返回飞船,刚刚进入,便看到阿克莫一脸严肃,似乎在思索什么,见到高峰,便说道:

    “一般情况下,银心强者不会击毁救生舱,这不是强者的行为,会被别人鄙视,唯一出现这种可能的原因是,战舰里有他们必须杀死的重要人物,无论你救的是谁,他们都会将目标对准你……。”

    这番话只是提醒,但如今高峰还需要怕谁?也不说话,将救生舱打开,一阵白雾之后,从救生舱坐起一名银发女孩儿,看到她的第一眼,高峰惊叫道:

    “欧若拉?你怎么会在这儿?”
其他书友在看:无限之强化 无限炎破 无限龙神 末日新世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