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 母子长谈

作者:步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呀!你这人真是的,每次和你说话,都会莫名其妙就忘记了时间,都怪你!”

    秦冬雪忽然记起了正事,她偷眼看了一下时间,顿时惊呼怪罪。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钟了。

    对此,凌云只能报以苦笑,心说话题明明都是你提起来的好不好,怎么就怪到我头上来了?

    但是,如果要跟秦冬雪掰扯这些,那纯粹是没事儿找事,搞不好再过一个小时,也到不了秦秋月那里。

    “怪我怪我,我们走吧,不要让母亲等太久。”

    “快走快走!”

    秦冬雪干脆直接御剑飞行,凌云自然轻松跟着。

    其实,古秦村的面积并不是太大,算上村子周围的那些树林,田地,河流池塘等等,古秦村东西长千米左右,南北宽八百米左右。

    村子里总共也就几十座独立宅院,而且由于十八年前的那场变故,那些宅院有一大半都是闲置的,极少有人居住。

    秦秋月这次回到秦家,虽说是回家不假,却也已经跟这里阔别了差不多十九年,就算她记忆再好,对古秦村也已经很是陌生了。

    这一点,只要一件事就可以证明,秦家所有十九岁以下的孩子,她连一个都没见过,更叫不上名字。

    哪怕就连大哥秦春风的长子秦伟,她当年离开秦家的时候,也才一岁半而已,如今已经长大成人,成了一个二十岁的青年。

    所以秦秋月这趟到家,见过了家里所有人之后,便主动提出不会住在秦家祖宅,而是选择住在了村子的最西头,西南角的一个幽静小院之中。

    现在,对于秦秋月提出的所有要求,秦长青无不慨然应允,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既不会太高调的远远超出秦秋月的标准,更不可能打折扣,只会尽力做到完美。

    润物细无声。

    秦长青这样做,是因为三点。

    首先是因为他觉得亏欠秦秋月太多,心疼自己这个大女儿,对她充满了无限愧疚。

    其次是秦秋月这十八年来的经历,尤其是今年这半年多的遭遇,实在是太过坎坷,甚至用厄运连连,惊心动魄来形容都不为过,她现在终于脱离大难,身体和心神,都需要静养。

    最后,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秦秋月一个人,养出了一对绝世好儿女,凌云和宁灵雨!

    这两个人太逆天!尤其是凌云!

    好不夸张的说,秦家能有今天这样扬眉吐气,稳如泰山的局面,全由凌云一人打造!

    母以子贵,在任何时代,在任何地方,大到古代皇室贵胄,小到寻常百姓家,无不如此,概莫能外!

    刷刷!

    秦冬雪和凌云很快就来到了村子的西南头,在一个幽静小院的门前停下。

    “就是这里了,姐姐说要在这里独居一些时日,不想让人打扰。”

    秦冬雪指着院门,扭头对凌云说道。

    “恩。”

    凌云扫视周围,发现小院四周绿树环绕,庭院四周的草坪修剪的整整齐齐,门前不远处是那条清澈河流,从村子的西南角恰好拐了一个弯,流淌而过。

    这个院子挺大,是真正的古建筑,里面有假山,有绿树花草,有一个小竹林,甚至还有一个清澈小湖,一座人工搭建的小桥直通湖心,那里是一座赏景乘凉用的小亭子。

    那里亮着灯,灯光柔和并不刺眼,映照的小湖一片波光粼粼。

    此刻,秦秋月正在湖心亭中,坐在一把竹椅上,身前桌上摆着古朴茶案,茶香袅袅。

    从九月二十六号深夜算起,这已经是凌云救下秦秋月的第八天了。

    跟被救时相比,秦秋月明显恢复了太多,虽然她依旧身体偏瘦,可身材明显圆润了起来,肌肤也重新变得光滑晶莹,脸蛋儿红润,在灯光映照下也有了光泽,一头长发更是变得黑亮柔顺,目光平静柔和,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淡然出尘之感。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品茶,已经不知道呆了多久,仿佛整个人已经融入了这座庭院的景色之中,再也不分彼此。

    “真是好地方!”

    凌云神念笼罩,看清了院中的一切之后,忍不住开口赞了一声。

    同时,这一声,当然也是为了告知秦秋月,他已经来了。

    “云儿来了?”

    秦秋月听到凌云声音,她微微扭头,看向院门方向:“门没关,进来吧。”

    “哎!”

    凌云应了一声,直接推门而入。

    “冬雪,今天晚上,我要和云儿单独说会儿话,你回去吧,不许偷听。”

    秦冬雪正准备随着凌云进门,却听到秦秋月又说了一句,脸上顿时一阵沮丧。

    她早就知道,秦秋月晚上没有去大哥家里跟大家吃饭,肯定是跟凌云单独有话要说,原本以为亲自送凌云过来,就能旁听,谁知还没进门,就被姐姐给拦了下来。

    “哦!”

    秦冬雪很是泄气,但也只能答应下来:“姐姐,那我走啦!”

    凌云故意在门口多站了一会儿,发现秦冬雪竟然真的冲他挥手离去之后,略微诧异,却也只是笑了笑,然后掩好了院门,转身向着湖心亭而去。

    “轰!”

    刚到湖边,凌云神念一动,直接祭出了鬼神柳,选了个地方,将鬼神柳种了下去。

    一瞬间,院内木灵气炽盛无比,海量的生命精气从鬼神柳中弥漫出来,恰好笼罩了湖心亭的范围,便不再扩散。

    如今,这株鬼神柳已经能够完全跟凌云心意相通了,如果凌云不想,就算它暴露在外面,也不会散出一丁点儿的木灵气。

    凌云这么做,当然是为了帮助秦秋月加快恢复身体。

    刷!

    下一刻,凌云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秦秋月身前。

    “妈,我来了。”

    这一次,凌云双膝跪地,对着秦秋月拜了下去。

    虽说八天之前,凌云就将秦秋月救了下来,但那是在做事,这一刻的相见独处,才算是真正的相见。

    秦秋月面含微笑,她安然接受了凌云这一拜,然后盈盈起身,伸出双手,将凌云扶了起来。

    “云儿,起来吧。”

    灯光下,秦秋月双手扶着凌云肩头,她细细打量着凌云的脸庞,目光深深,凝视了他一会儿,这才松开了双手。

    “坐下吧,今天晚上,这里就我们娘俩儿,咱们好好的说会儿话,聊聊天儿。”

    “哎!”

    凌云依言,他先对秦秋月恭敬弯腰,施了一礼,然后就坐在了对面。

    “云儿先喝茶。”

    凌云刚坐好,秦秋月就倒了一杯茶水送了过来,她笑道:“今晚应该喝了不少酒吧?我那个二哥秦夏花,劝起酒来就没完没了,他昨天就嚷嚷着等你回来,要跟你不醉不归呢。”

    “恩,确实喝了不少,不过最后是二伯醉了,我没醉。”

    凌云将茶水一饮而尽,笑着说道。

    秦秋月嫣然一笑:“凭他的本事,想灌醉现在的云儿,那是不可能了。”

    “我喜欢清静,以前就极少参加这种热闹场合,现在就更不想参加了,所以虽然知道你到来,却没有去接你,你不要怪我。”

    凌云赶忙说道:“妈,我到了古秦村,却没立即过来拜见您,已经是我不对,哪里还敢怪您?”

    秦秋月摇了摇头:“是我早跟你秦爷爷打了招呼,说等你来了,让你吃过晚饭之后再来见我的,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安排。”

    她轻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这才直视凌云:“云儿,我从清水市留书出走的那天,其实跟你下天坑是同一天,应该比你要略晚一些,大概是后半夜的凌晨四点左右。”

    凌云愕然,没想到秦秋月这么快就结束了闲话,直接进入了正题。

    “呃,我是那天午夜,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下的天坑,如此看来,母亲离开清水,只比我晚了四个小时。”

    “不错。”

    秦秋月点点头:“只是没有想到,我们母子这一别,竟是足足半年之久,而半年过后,云儿也成长到了如此的境界!”

    听到这一句,凌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来了。

    但凌云面色不动,他眼观鼻,鼻观心,神态自若,为秦秋月倒茶。

    “云儿,我离开清水市之后的事情,几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你该知道的,现在也已经都知道了。”

    “至于这半年来,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最近这八天里,我虽然已经听了许多,可总是七零八落的,衔接不起来。”

    “所以,今天晚上,在这里,你能不能仔细给我讲讲,你下天坑之后到现在经历的那些事情?”

    秦秋月再次端起茶杯,手臂略微有些颤抖,她望着凌云,满脸期待。

    “当然没有问题。”

    这是应当应分之事,凌云哪里会拒绝,他洒然一笑,略微沉吟一番,然后就开始讲述起来。

    “妈,这故事说起来可就长了……那天下午,我让庄美凤和萧媚媚去了九号别墅之后……”

    “慢着。”

    谁知凌云刚开始讲述,秦秋月就打断了他,她淡然一笑,说道:“云儿,你这次讲述,哪怕讲的再详细,我都愿意听,不过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

    “母亲请说。”

    “该讲的讲,不该讲的,一个字都不要讲。该讲的不许瞒我,不该讲的不许骗我。”

    凌云:“……”

    只冲这一句话,凌云就已经知道,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秦秋月,智慧如海,可纳百川!

    …………

    恩,这场母子对话,气氛和味道终于全对了。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
其他书友在看:调教香江 极品美女帝国 绝品天医 最新开户免存送彩金58透心术 最强改造 导演之王 回到古代当将军 重生之平行线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