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二百四十四 肠子都悔青了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武月帝国,月城,归阴宗。

    在沈非和小雪都在那湖底空间中陷入修炼状态之时,归阴宗之内,却是有着一次针对沈非的会议。

    绝阴殿内,归阴宗宗主欧阳火一脸的阴沉,而这一次,其眼瞳之中的怒火,却是比上一次苏林被沈非击杀浓郁得太多。

    欧阳火的右侧下首,坐着归阴宗的大长老常山,而其下却是空着一个位置,再其下便是归阴宗三四五三位长老了。

    而归阴宗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依然是坐在那个最后的位置,不过其眼眸深处,却是涌动着一抹莫名的精光。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隐晦看向那第二个空着的座位之时,不由都是脸色各异,在座各位,也都知道欧阳火的阴沉脸色从何而来。

    “哼,我堂堂归阴宗二长老,中级魂医师,竟然折在了一个小小的宁城,还真是给我归阴宗长脸啊!”良久之后,欧阳火终于是冷笑着开口,而其话语之中的含义,却是诸位长老都听出来了。

    对于龙森惨死在宁城广场之事,这段时间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是打探了个清清楚楚。而听到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又是沈非之后,欧阳火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

    听得欧阳火的反话,大长老常山眉头一皱,接口道:“龙长老这一次确实是有些鲁莽了,咱们之前不是已经定计让烈云宫先去找那沈非的麻烦了吗?他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地出手了?”

    闻言另外几大长老都是缓缓点头,上一次的会议之中,确实是决定让烈云宫先出手,却不料到头来吃了大亏的,竟然还是他们归阴宗。

    常山话音刚落,坐于末坐的落天突然接口道:“大长老似乎忘了那沈非的另外一个身份,我猜想二长老也是在看到沈非中级魂医师的身份之后,才临时起的杀心,只不过运气不好罢了。”

    听得落天开口,首位上的欧阳火点头道:“沈非那小子的天赋,也确实是不能小看,三长老,那个击杀龙森的神秘女子身份,查出来了吗?”

    归阴宗三长老是一个紫脸老者,情报系统正是由他全权负责,不过在听到欧阳火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其额头便是渗出一抹冷汗,嗫嚅着说道:“那……那神秘女子击杀了龙长老之后,便失去了……失去了踪迹,属下失职!失职!”

    闻言欧阳火眼中又是掠过一抹怒火,不过末座的落天又是开口道:“宗主,你先别发怒,我想问一下,如果是宗主你和龙长老交手,几招能够取胜?”

    落天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得在座的几人先是一愣,继而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当初在宁城广场之上发生的那件大事,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武月帝国,他们自然也是有所耳闻。

    归阴宗二长老龙森被神秘女子一剑劈成两半的情况,更是经过一些渲染之后,变得极其夸张。那一抹如天外飞仙般的红色剑光,正是这一段时间以来武月帝国最为有料的谈资。

    欧阳火在想明白了落天话中之意后,脸色不由更加难看,闷闷地说道:“如果是偷袭,或许我也能一招击杀掉他,但正面交战的话,至少也要……十招!”

    欧阳火乃是八重大丹境的强者,丹气修为强了那龙森不知多少,但就算是以他的自负,也不得不承认正面交战下,需要十招才能击杀掉龙森。

    不过也得将龙森身为中级魂医师的身份算上,魂医师那敏锐的灵魂感知,在战斗之中能起到的作用非同凡响。如果是一名普通的五重大丹境修炼者,欧阳火自问可以在五招之内取其性命。

    “十招!”落天重复了一遍,接着道:“当日在宁城广场的事情虽然版本众多,但龙长老被那神秘女子一剑斩杀却是勿庸置疑的事实,我说得对吧?”

    见得几大长老点头,落天又道:“能一招斩杀龙长老的强者,想必宗主你对上,落败的机率也相当之大吧?”

    欧阳火心中烦闷异常,沉声道:“落天,你到底想说什么?”

    落天脸上带着一抹笑容,施施然说道:“据可靠消息,那个神秘女子在临走之前,曾经对沈非说过一句话,我相信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连续的问题让一众长老惊疑不定,但碍于落天的身份,又不好发火,当下便又是点头,落天继续道:“由此可见,那个神秘女人并非是沈非的朋友,反而有很大可能是他的敌人,所以我建议,对那个女人的探寻和关注,可以取消了。”

    大长老常山接口道:“可是龙长老确实是死在那神秘女子手上啊。”

    落天将目光转到常山身上,正色道:“我想请问大长老,这种实力的强者,我归阴宗得罪得起吗?”

    一句话出口,包括欧阳火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以当时血陌那一剑的威力来看,在座的没有一个人是对手,而且就算举全宗之力围剿血陌,最后的下场也一定是得不偿失。

    毕竟归阴宗的目标太大,宗内也还有很多年轻弟子,要是那神秘女子大开杀戒的话,以其恐怖的实力,恐怕整个归阴宗覆灭在其手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落天见得众人沉默,便又是说道:“所以我们的目标,只放在沈非一人身上就可以了,龙森长老的死,倒是我们向长宁宗出手的一个绝佳理由。”

    落天的侃侃而谈,让得欧阳火眼前一亮,不过旋即便是沉吟道:“要是那神秘女子再次出现帮助沈非怎么办?”

    落天笑着接口道:“以宗主你的实力,就算不是那女人的敌手,拖住一段时间应该是没问题的吧?到时候咱们归阴宗诸位长老齐上,量那沈非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必死无疑。”

    闻言常山惊呼道:“你的意思是,这一次由宗主亲自带队?”

    落天眼中掠过一抹精光,正色道:“相信各位也已经意识到了沈非的天赋,这样的妖孽,如果不趁其弱小的时候将其扼杀,恐怕以后对我归阴宗将是一个天大的威胁,相信这点,宗主和各位长老都没有异议吧?”

    这几句话实是戳到了欧阳火等人的痛处,眼见一个年轻天才苏林,一个二长老龙森,都是因为沈非而死,这个独臂少年的威胁,已经初见端倪,再要优柔寡断,恐怕真得如落天口中所说了。

    “好,这次就由本宗主亲自带队,不灭长宁宗和沈非,誓不回宗!”

    欧阳火眼中精光一闪,而后重重一拳击在面前桌上,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众长老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是看到了一抹极强的战意。

    而位于末座的落天低垂的双目之中,一抹寒光闪过,低低的喃喃声响起道:“沈非,这一次,你不会再有之前的好运了。”

    …………

    与此同时,烈云宫,烈云殿。

    烈云殿内,也是宗主上官烈和四大长老齐集,而众人的目光,都是尽数集中在右首边上的三长老韩池身上。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沈非执意不回来,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韩池自然是知道上官烈和唐胜等人的意思,当下便是抢先开口。不过其口气之中,却是蕴含着一抹无赖之意,让得上官烈的脸色,不由变得很是难看。

    宁城广场之事,这段时间在武月帝国传得沸沸扬扬,而其中不乏影射烈云宫有眼无珠,放跑了如此天才的一些声音。

    相对于这些幸灾乐祸的声音,烈云宫的这一众实权人物,更是有着切身的感受。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沈非,让他们感受过一次扬眉吐气的风光,当时沈非的修炼天赋,可是整个武月帝国第一人。

    可以说当初的沈非,让得烈云宫大出风头,在一些聚会的场合之中,烈云宫虽然身为帝都三大宗门之末,但因为年轻一辈第一天才沈非的关系,腰杆却并不比其余两大宗门软多少。

    但因为当初沈非的意外断臂,一年时间沈非的丹气修为急速下降,对于这样一个掉落神坛的天才,烈云宫做出的决定却是让人心寒。

    这个带给烈云宫无数荣誉的天才人物人沈非,被无情地驱逐,下放到边远城池的一个小宗门内。

    虽然说这种做法比起一些冷血的宗门要平和得多,但沈非的身份可是非同一般,对于一个曾经的第一天才,这种做法,却是令很多人深为不耻。

    但是现在,烈云宫终于是为了他们这不耻的手段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那个被他们这些烈云宫高层认定不能修炼的残废,竟然再一次的崛起了。

    而且沈非这疯狂的崛起,其势头竟然比当初的烈云宫第一天才要大得多,就宁城广场所闹出的这一系列事件来说,将上官烈的肠子都悔青了。

    如此震惊整个武月帝国的绝世天才,十七岁的中级魂医师,生生被烈云宫自己放过了。这样一块瑰宝从手中溜走的感觉,让得上官烈直欲一口老血喷将出来,将那几个当初打压沈非的老家伙们喷死在当场。

    这一刻,上官烈不由深恨当初的自己过于优柔寡断,轻信了唐胜周泰等人的鬼话,认为沈非再也没有翻身的那一天,从而将沈非驱逐出了烈云宫。

    一时间,整座烈云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一股异样的气息弥漫,几大长老犹如踩了屎一般的神情,让得一旁的韩池不由想要就此放声大笑!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