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八百八十六 沈非的噬魔枪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沈非,小心!”

    第一个发现不对的正是月离,而离着张松三人最近的,无疑只有沈非这个六重灵丹境的家伙实力最低,何况此时还身受重伤,这三人丹气暴涌要攻击的目标,自然极有可能是沈非。

    所以月离在口中大喝声落下后,便是横跨两步将沈非挡在了身后,只不过她想像之中的攻击却是没有随之到来,张松三人身上的血红色丹气已经浓郁到一个极致,却始终凝绕在他们身侧,没有半分溢散。

    “不对,他们是想要自绝!”

    看到张松三人身上越来越浓郁的血红色丹气,辰怀终于是脸色一变,这种狂涌丹气要自绝经脉的手段,人类修炼者自然也是有的。

    但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当张松三人身上那暴涌的血红色丹气已经将他们身形都包裹得模糊一片时,就算是身为九重人丹境巅峰的辰怀,也是没有丝毫办法阻止。

    如果是人类修炼者,那辰怀可能还可以凭借超强的丹气修为硬生生将这种爆发压制下来,但是丹魔修炼的是魔丹气,这种和人类丹气格格不入的丹气能量,辰怀只一瞬间便知道自己已经束手无策了。

    听得辰怀口中之言,所有人不由都为张松三人感到惋惜,因为他们刚刚听到沈非可以解除血魔蚀心术的时候,就知道这三个东木学院的超级天才有救了,但是现在……

    可惜的是,张松三人现在是丹魔灵智,他们潜意思中将自己也当作了丹魔,站在丹魔的立场,可不会去需要什么解除血魔蚀心术的手段,所以在辰怀松手的那一刻,他们立时选择了自绝!

    难道这三名东木学院的绝世天才真的就要这样死于非命吗?

    就当众人都是眼睁睁看着张松三人身上丹气越来越强横与紊乱之际,一道诡异的呜鸣声却是突然传出,众人倏然转头之间,却见那个独臂少年不知何时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黑色长枪,那枪尖,正对着张松三人。

    噬魔天音!

    沈非此时施展的,正是对丹魔一族有着极强控制的噬魔天音,对于张松三人的自绝,他在知道的第一刻就已经有了动作,而在他的思想之中,想要制止三人自绝的唯一手段,或许就只有噬魔天音了。

    噬魔天音的效果也没有让沈非失望,这种对丹魔血液有着极强影响的恐怖音波,在袭到张松三人身上的第一个瞬间,那本来已经处于崩爆边缘的血红色丹气,竟然在这顷刻之间收敛了下来。

    见状众人不由大大松了口气,而那些人丹境的强者,不由都将怪异的目光转到了沈非的身上,这种诡异而强横的音波攻击,应该就是之前沈非在擂台之上轻松获胜的关键手段吧?

    可是随着这些目光的转移,本来就身受重伤的沈非,因为强行施展了这一记噬魔天音,当即觉得喉头一甜,一股鲜血不受控制地从其口中狂喷而出,将站在他面前的月离后背白色衣袍都是染得一片血红。

    “啊,沈非师兄!”

    见状场中众人不由又是齐齐发出一道惊呼,惊呼声中,充满了极度的关切,更有人朝着张松几人投去了愤怒的目光,这三个家伙,沈非师兄明明是想救你们,可你们倒好,这一下反而是让沈非师兄再喷了一口鲜血。

    见得月离大长老也是满怀关切地回过头来,沈非摆了摆手,旋即抹了一把嘴角的殷红鲜血,但是他脸色随即便是微微一变。

    因为沈非的噬魔天音只是影响了张松三人一瞬,等得他再次吐血,手上的噬魔枪也是无力掉落,觑得机会的张松三人,顿时再次涌冒出浓郁的血红色丹气。

    “真是该死!”

    这一下连月离大长老都是怒了,这三人也太不识好歹了吧,不过她却是忘了,此时的张松三人乃是丹魔的立场,自绝而死其实是一件相当悲壮的事情。

    而正当月离想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强行压下体内紊乱气息的沈非,空着的右手却是再次一伸,旋即一座尺许来高的白色迷你小塔便是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这……这是?”

    对于上古空间神器殒魔塔,这些南火学院的年轻天才和长老们,自然是没有见过。在他们惊愕的目光之中,白色殒魔塔已经从沈非手中腾空而出,旋即一抹白色光芒溢散,瞬间笼罩住了正在催发魔丹气想要自绝的张松三人。

    唰!唰!唰!

    一连三道光芒闪过,刚才还被血红色魔丹气包裹的张松三人,已是瞬间消失不见。如此奇诡的一幕,再结合着那座在空中缓缓悬浮旋转的白色小塔,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

    “哼!”

    只不过再次催发丹气控制殒魔塔将张松三人收进塔内的沈非,不由又是闷哼了一声,一丝鲜血从其嘴角滑落而下,如此模样,哪里还有刚才击败张松卫柏时的意气风发?

    不过此时此刻,当沈非的手段一次次使将出来之后,就连一些达到人丹境阶别的学院长老,也对这个独臂少年投去了一抹莫名的目光。

    此时此刻,众人都已经看出那把掉落在地的黑色长枪不是凡物了,那可是连九重人丹境强者都可以击伤的东西啊。

    可是现在,这在空中悬浮的白色小塔又是什么鬼东西?能够将活生生的人类都直接收进去的空间神器,在场这些人灵界的强者,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开玩笑,当初鬼老在初次感应到殒魔塔这件空间神器的时候,就郑重说过这是在天玄界都可以成为一个家族镇族之宝的神器,又岂是这些人灵界的人丹境修炼者能够看穿其底细的?

    不过殒魔塔的底细虽然没有人知道,但这并不妨碍一些人对其产生觊觎的贪婪之心,比如说那辰怀。

    这个南火学院的副院长大人,本来就对沈非绝无好感,这时更见得这小子风头一个接着一个,宝物也是一件接着一件。

    那把漆黑色的长枪,再加上眼前的这座白色小塔,辰怀通通都想要啊。只不过在此时眼前,他可不能露出半点贪婪之意,今天沈非在场中这些人的眼中,那是英雄,是粉碎了丹魔强者阴谋的英雄。

    所以辰怀很好地收敛了自己目光深处的那一抹火热贪婪,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抹和煦的微笑,见得他朝着沈非说道:“沈非,那这三人就交给你了,解除了他们的血魔蚀心术之后,记得一定要问出东木学院的情报。”

    沈非脑海之中一阵眩晕,此时哪里还能分辨出辰怀言语之中的特殊意味,强忍着剧痛将殒魔塔收回,一旁的上官玉早就已经抢上将之扶住。

    “副院长,大长老,我就先回去了。”沈非是再也没有力气在这里多呆,身子软软地靠在上官玉身上,说出的话也是有气无力。

    月离点了点头,侧头说道:“小玉,照顾好他!”

    这话刚刚说完,却见得那个独臂少年的脑袋已是微微一偏,而后双目紧闭,竟然就这样晕了过去。

    本来沈非今天在激活天魔气之后还能坚持着不晕过去的,但是后来的一次飞枪攻击,一次制止张松三人的自绝,扯动的内腑重伤和丹气,都让他伤上加伤。

    见状上官玉心头一乱,当即朝着月离点了点头,扶着沈非便往着擂台殿之外走去,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目送着沈非离去。

    今天的沈非,可算得这整个擂台殿中最为耀眼的人物,他所做到的这些东西,恐怕将历年来的天院榜第一拉出来,也绝对不可能做得到。

    擂台殿中安静了良久,直到沈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这擂台殿的殿门之外,场中这才回复了之前的议论嘈杂之音。

    “啊,沈非的噬魔枪!”

    而青颜在转过头来之时,第一眼便是发现了那安静躺在地上的漆黑色长枪,那可是沈非击伤过厉罡的武器,如此珍贵之物,竟然就这样遗忘在了这里?

    听得青颜这道呼声,所有人目光都又是转到了那把黑色长枪之上,不少人眼中都是散发出一丝火热,这把黑色长枪的不凡,想必此时已经不会再有人会有所怀疑。

    虽然不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就此将噬魔枪占为己有,但是趁此机会见识一番也还是可以的嘛。

    “呵呵,沈非这把武器看起来有些不凡啊,我可得好好见识一下。”首先开口的赫然是南火学院的二长老邱坎,他话音落下之后,竟然已经快步来到了噬魔枪之前,身子一弯,便要伸手朝噬魔枪抓去。

    邱坎虽然是辰怀一系,但看到这个老家伙竟然抢在自己之前出手,对噬魔枪一样有觊觎之心的辰怀副院长大人不由脸色一沉,只是此时此刻,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好表现得太过急切。

    “哎,二长老……”

    见得邱坎的动作,熟知这把黑色长枪底细的青颜不由得出声轻呼,但是她这提醒之声未免有些晚了,那个心中充满了贪婪和火热的二长老邱坎,右手五根手指已经抓到了噬魔枪的枪杆之上。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