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一千零三十 你不能去!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嘎吱!

    推门而出的沈非,心情无疑是很好的,经过这十天来的恢复,他的状态已经回复到了巅峰,再加上得到了那把或许和天残玉残片有关的黑色钥匙,意外的惊喜总是会让人心神愉悦。

    十天未见阳光,外间的天空让沈非有些眯眼,不过待他适应过来之后,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壮硕的身影。

    “大哥,你终于醒了,真是急死我了。”二虎几乎是扑上来的,那一双泛着青色的眼眸更有一抹红润,让得沈非心中一暖,这个从凡域界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终究是最担心自己的几人之一。

    不过随即二虎的目光便是转到了从沈非身后跟出来的冷江身上,当下粗声粗气地说道:“大哥,就是这个老家伙打伤你的吧?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救他。”

    当日二虎得知沈非重伤垂死是因为冷江之后,当即就要和冷江拼命,只不过一来他实力差着冷江一大截,二来有着月离穆航等人拦着,所以他的拼命之举并没有得逞。

    但是二虎心中对冷江一直怀有敌意,这时相见,又哪有好脸色看?那一双如饿狼般的眼睛,让得冷江明知道这个壮硕少年丹气修为差着自己一大截,心中也不禁有些发毛。

    此时的二虎,已经成功突破到了五重人丹境的层次,而他那灵妖变异之毒的体质远非普通的人类修炼者可比,暴戾的气息和强横的肉体力量,在这人灵界大陆之中,或许也只有五大高级学院的那些实权长老才是他的对手了。

    二虎的话让冷江有些尴尬,沈非确实是他的大恩人,但又确实是他打伤的,说他恩将仇报其实并没有错,因此冷江并没有开口辩解。

    不过一旁的沈非脸色已经是微微一沉,斥道:“二虎,休得无礼,这是冷江前辈,当初他伤我乃是受了血魔蚀心术所控,并非出于本心,这一点你可得弄清楚了。”

    “是,大哥!”对于沈非的话,二虎从来不敢不听,何况此时沈非的脸色已经颇显阴沉,虽然他心中还有些不忿,但再也不敢对冷江出言不逊了。

    呵斥了一番二虎之后,沈非转过头来,已是换了一副笑脸道:“冷江前辈,你不要介意,我这个兄弟二虎性子直爽,对我也太过着意了,还请见谅。”

    闻言冷江连忙摆手说道:“有着这样的兄弟,是沈非你的福气啊,再说此事确实怪我,我又怎么会在意?”

    冷江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盯着二虎的,不过二虎脸色依旧有些阴沉,只是哼了一声便转过了头去。

    但是冷江这自责之言,倒是削减了一些二虎心中的芥蒂,这个老家伙,倒也不是太过讨厌,至少没有犯了错不认账。

    对于二虎的脾气沈非也知道,当下也不在这个话题之上多说,微一转头间,却是见得四人联袂而来。

    沈非定神看去,只见月离大长老带着青颜,丹魂学院总院长穆航带着素清正在快步走来,当下连忙迎了上去。

    月离穆航四人都是例行前来看望沈非伤势的,却不料在这房间之外见到了沈非的真身,当下都是有些惊喜交集。

    特别是月离和青颜,沈非于南火学院太过重要,她们虽然得穆航保证沈非会很快醒来,但沈非一朝没有醒来,她们的心就一日不可能真正放下。

    “哈哈,月离大长老,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我就说以这小子的恢复能力,没几天就一定能活蹦乱跳。”首先开口大笑的是穆航,虽然是玩笑之言,但沈非从其口气之中,也是明显听出了一丝松气之意。

    月离见得沈非苏醒,心情甚好,一扫连日来的阴郁,当下只是轻哼了一声,说道:“这次就算了,沈非可是我们南火学院的宝贝,再让他受伤,我可饶不了你。”

    沈非这时已经走上前来,见状接口笑道:“穆航院长,多谢这段时间的施针疗伤之情,沈非感激不尽。”

    闻言穆航刚刚摇手,一旁的月离已经是撇嘴道:“道什么谢,你受伤本来就是因为丹魂学院之人,他们救你也是应该的。”

    穆航哈哈一笑,说道:“月离大长老说得不错,沈非,这一次咱们丹魂学院可是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丹魂学院有的,任你取之。”

    穆航这话可不是随口说说的,那些身外之物,比起冷江的恢复来说都算不了什么。值此丹魔对人灵界大陆虎视眈眈之时,正是用人之计,多一个像冷江这样的九重人丹境巅峰,又对丹魔如此痛恨的强者,那可是雪中送炭啊。

    听得穆航之言,沈非差一点直接冲动地说出了想要“天残玉残片”之事,但最后关头还是强行忍住了。

    沈非知道,莫说这丹魂学院总院长或许并不知道天残玉残片这种东西,就算是知道,他也不能暴露天残魔诀这最终的底牌。

    那可是天上地下第一功法,是沈非能在断臂之后安身立命碾压一切同等级天才的根本,而在没有找到丹魂学院的那块天残玉残片之前,这些东西还暴露不得。

    这倒不是说沈非不相信眼前的这些人,这种关系重大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分危险,沈非自知自己前路坎坷,就算是这些人知道了,恐怕也帮不上自己太大的忙。

    所以沈非沉吟片刻,已经是笑道:“穆航院长难道忘了,之前你已经给过我承诺了,这丹魂学院的东西,我不是早就可以任意取之了吗?”

    听得这话,场中几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这独臂少年为何如此妖孽啊,连丹魂学院的总院长,都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其许下重诺,甚至是连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都忘记了。

    穆航也不是矫情之人,被沈非无情指出,当下只是哈哈一笑,继而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似地,正色说道:“沈非,我得到飞信传,西金学院和北水学院,在各自总院长的率领下,已经倾巢而出赶来我丹魂学院,这一次与丹魔的大战,应该不会太久了。”

    “哦?”

    骤然听到这个消息,沈非不由又惊又喜,看来在东木学院和南火学院相继陷落之后,人灵界剩下的三大高级学院已经感到了深深的危机,不得不做出联手抗击丹魔之举。

    一旁的月离似乎是早就知道这个消息,见得脸色变幻,终于开口说道:“沈非,你还没有突破到人丹境,这一次就不要跟我们去了,如果……如果我回不来,那以后重建南火学院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

    听得月离这仿佛交待后事一般的话语,沈非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悲凉,但曾经亲身经历过南火学院覆灭的他,又岂能置身事外?

    所以月离话音刚落,沈非已是高声道:“月离大长老,我也是人类族群一员,你要让我躲在这丹魂学院腹地苟且偷生,那可就太小瞧我沈非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跟着你们一同前住抗击丹魔。”

    月离脸色有些痛苦,沉声道:“沈非,你要知道,丹魔凶残无比,如果连你……连你也不幸殒落,那南火学院就真的完了。”

    穆航也劝道:“沈非,月离大长老说得没错,这一次是人类与丹魔的高端强者之战,只要我们赢了,就一定能将丹魔赶出人灵界,但要是输了,恐怕以后的整个人灵界,都得在丹魔的淫威之下哀号了。”

    说到这里,见得沈非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穆航立时又道:“沈非,你前途无量,但现在丹气修为毕竟太弱,高端的战斗你根本帮不上什么大忙,如果我们败了,那以后不仅是南火学院,整个人灵界人类族群的反击,都将着落在你的肩上,你明白吗?”

    沈非的天赋,这一段时间以来穆航已经是没有丝毫怀疑了,就连曾经号称人灵界第一天才少女的素清,无论是丹气修炼还是魂医天赋,都远远不能和眼前这独臂少年相比。

    但诚如穆航所言,虽然沈非有着那提升实力的秘法,可本身实力却是有所不济,对上高级人丹境的超级强者,他只能是勉强自保,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又拿什么来和丹魔相斗?

    在高端战斗之中,就连穆航月离这些超级强者都自保不虞,又哪里分得出手来保护沈非?而且以沈非的天赋,假以时日必然一飞冲天,到了那个时候,穆航和月离都相信,在这人灵界之内,不会再有一人会是他的敌手。

    这样一个绝世天才,如果真的夭折在了与丹魔的战斗之中,那就真的太可惜了,因此穆航和月离都不约而同地想要保护沈非。

    “总院长,大长老,我……”沈非依然不想就此打消与丹魔死战的念头,不过他这话一开口,便被月离打断了。

    “沈非,这事没得商量,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在西金北水两大学院的强者赶来之前,成功突破到人丹境,那我们便带你一同前去。”月离先是冷着脸呵斥了一句,而后面一句话,却是让沈非脸现喜色。

    一旁的穆航听得月离这话,终于没有再多说什么,以沈非的战斗力,要真能突破到人丹境阶别,那还真是一尊可以独挡一面的强悍人物,到时候至少自保应该是无虞的。

    本来自 &# /bk/hl/30/30465/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