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一千一百五十二 暴怒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沈非并不知道,他和御景所在的这一处丹武河之岸,正是当初血陌和红叶相斗之地,当时那一次,红叶是不敌血陌,被打得落荒而逃。

    然而就在今天,沈非再一次来到当初血陌大展神威的地方,那处境可和当初的血陌大相径庭,只剩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的,已经变成了他。

    九重地丹境巅峰的御景到底有多强,此时的沈非算是清楚地知道了,当那种引动大地重力让他变得犹如陷入泥潭之中的感觉出现时,他便是知道自己激活了天魔气之后,和这个丹魔一族的绝世天才,还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

    地丹境强者,可以碾压人丹境强者的最大手段,就是他们对大地之力的运用,无论是大地重力,还是消磨大地重力让自己有一个短时间的滑行,都可以在战斗之中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要不怎么说地丹境以下皆蝼蚁呢,达到了地丹境,修炼者才可以说脱却了自身的束缚,融入到天地之中,引动天地之力为己用,那才是另外一个层次的起步。

    人力有时而穷,无论将自身肉体力量修炼到何种层次,在这种天地之力面前也是那么地微不足道。更甚者,达到天丹境仙丹境的强者,那排山倒海之力,摧毁一座坚固的城池恐怕也不会花费太大的力气。

    此时的沈非,虽然也通过天魔气激活达到了二重地丹境巅峰,可是在地丹境阶别,那对大地之力的运用也是有所不同的。

    地丹境的修炼层次,正是根据一个修炼者对大地之力的领悟和运用来提升实力,修为越高,那对大地之力的运用自然也就越强。

    比如说此时的御景,达到九重地丹境巅峰的他,对于大地之力的运用已经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再差一步,他就能够踏入天丹境催发天空之力脱却大地的束缚了。

    如此实力强劲的丹魔天才,就算沈非修炼的乃是天上地下第一功法的天残魔诀,也不可能达到那种无视等级制度的地步。

    任何事情都是有一个极限的,或许才于此时二重地丹境巅峰的沈非来说,七重地丹境,就是他能够勉强抗衡的一个极限,而当他面对九重地丹境巅峰的御景时,再怎么挣扎,也是回天无力。

    而且更加让沈非雪上加霜的是,随着他和御景御魔斧的几次正面交击,他的天魔气正在极速消耗,或许再过得片刻,等得他天魔气消耗完毕之时,那就真的只能是任御景宰割了。

    事实证明,沈非的担心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御景斧中的力道越来越大,九重地丹境的丹气配合着他强大的肉体力量,他能坚持这么久,已经算是极度惊艳的表现了。

    可是这种惊艳表现有时而穷,当他又勉强挡住了御景的一记斧劈之时,脑海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晕眩,灵魂力量都有着隐隐间的枯竭。

    要知道天魔气的激活,可不是单单只抽取沈非体内的那些血气,而是要和灵魂之力融合后,才能发挥出绝对的作用。

    所以说在之前几次强行激活天魔气之后,沈非的灵魂都因为损耗过度而被天残空间的自动护主给收进,必须要恢复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回归本体。

    沈非脑海之中的晕眩,也让他和御景对抗的身体出现了一丝丝的颤抖,这细微的动静终究没有逃出御景的法眼,在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击杀沈非的机会已经来了。

    “血海绝印!”

    趁着沈非身形微微一抖之际,御景没有持斧的右手闪电般的伸出,而后一记血红色的魔丹气掌印,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印在了沈非的前胸之上。

    御景这一下就是不要脸地欺负沈非只有一只右臂了,在他御魔斧将沈非拿着噬魔枪的右手引了开去之时,他这一记血海绝印,终于是建立了这数日来的第一功。

    血海绝印,那可是血丹魔王族的超级丹武技,这门丹武技的品阶,远非人灵界诸如穆航等人所能想像。

    要不是此时的御景只有九重地丹境巅峰的实力,这一记血海绝印,恐怕会直接将沈非的胸口轰出一个透明窟窿。

    但这一记结结实实的血海绝印,在御景手中施展出来,也不是现在的沈非可以承受得了的,极致的丹气能量爆发开来,沈非的天魔气在这一瞬间就被打得消散而灭了。

    “噗嗤!”

    一口鲜血从沈非的口中狂喷而出,而他倒飞的身子重重落地的地方,离着那奔腾的丹武河,居然已经只有丈许距离。

    沈非眼中的血红迅速消散,当一股极致的眩晕从他脑海之中传出时,他的神智已经是恢复了正常,只是这一恢复正常,眼下处于绝境的情形却是让他嘴着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终究……还是到了这最后一步啊!”

    自从当日在东木学院御景爆发出真实实力之后,沈非便对自己这一次能不能够顺利脱身持怀疑态度,而之后的一系列动作,正是在他对自己前途没有任何自信的情况下做出的。

    不管怎么说,沈非于整个人灵界是有天大恩情的,但是这些恩情,却不会化为保护他性命的护身符,此刻在这荒无人烟的丹武河沿岸,是不可能出现可以匹敌御景的救星强者的。

    沈非天魔气消失,那丹气气息也在这一刻变得萎靡不振,依然处于巅峰的御景,自然是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沈非的情况,当下眼眸之中便是掠过一抹戏谑。

    之前御景被沈非言语激怒,更是被戏耍了几次,那个时候他只想一掌将这个人类少年给生生轰杀,但是到了现在,他这个想法却是突然之间有了一些改变。

    这小子口口声声说和血陌关系不浅,而且身上还贴身收藏了血陌的面纱,对于这个胆敢觊觎自己女人的人类小子,只是一掌杀了,又怎么可能解得了御景的心头之恨?

    感受着沈非连站都有些站不稳的气息,御景施施然走上几步,盯着这个独臂少年看了半晌,终于开口笑道:“沈非,到了这个时候,你不会还不服气吧?我说过了,有些人,有些东西,不是你这种蝼蚁有资格拥有的。”

    此时御景胜券在握,他自然有着一种猫戏老鼠的快感,若是不能让这讨厌的人类小子在无限悔恨中死去,那以后或许还会有不开眼的东西来将他惹怒,他这是要杀鸡给猴看,虽然这里并没有旁观的“猴”。

    沈非将噬魔枪轻轻插于身前地上,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他气息虽然萎靡,身上却绝没有一丝低人一等的感觉。

    见得沈非抬起头来,那略带着红丝的眼睛盯着御景,突然笑道:“我猜你在血丹魔一族的身份应该不低吧?怎么,那种连自己女人都留不住的感觉,相当不错吧?”

    此时的沈非已经放弃了抵抗,因为他自己知道,在天魔气激活都不是眼前这丹魔对手的情况下,无论做何种挣扎都是徒劳无功的。

    而且沈非清楚,无论自己如何低声下气求饶,如何发誓赌咒不再和血陌有一丝瓜葛,这个心高气傲的丹魔青年都不可能饶过自己的性命。

    既然怎么都是死,那又何必在临死之前输了气势呢?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只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现在的沈非,就是那个“不愿跪着生”的家伙。

    落入御景这样的丹魔手中,沈非能够想像自己将受到何等惨绝人寰的折磨,他之所以要在言语之上激怒御景,那就是想要这家伙给自己一个痛快。

    不得不说沈非的言辞效果极其到位,也找到了御景的命门,对他这种血魔王之子来说,什么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那个自小便表现得比他们这些血魔王嫡子还要惊艳的血妹。

    御景和血陌年纪相仿,从小就在一起修炼,他们两个之间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就算是御景的大哥二哥甚至是血魔王,都一度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可是世事难料,因为血魔王的一道命令,原本以为只是个简单任务的血陌去了一趟人类凡域界大陆,再回来血魔岛之后,对御景的态度却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御景在血陌面前装出的自然是一副胸怀宽广的君子气魄,但是当他面对那些身份低微的修炼者时,那抹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态度尽显无疑。

    原本这些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强者就应该有强者的气势,只是这个御景哥哥前后反差太大,让得血陌越来越觉得,那个双眼之中一片清澈,对待自己连性命都可以不顾的人类独臂少年,更加值得珍惜。

    正是这一天天的疏远,让得御景萌生了让影子护卫魔影去人类疆域探查原因的念头,谁知道这一探查,却是带回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此时沈非讥讽御景连“自己女人都留不住”,正好是准确地戳到了他的痛点,让得这个血魔王幼子当即失去了理智。

    在那样的羞辱之下,御景哪里还想和这个独臂少年多说半个字?之前猫戏老鼠的念头瞬间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下一刻,他手中的御魔斧,已经是朝着那个根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独臂少年力劈而去。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