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一千二百二十四 恼羞成怒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隐娘脸上的笑容似乎和之前如出一辙,但是这几句话出口,却是有些变了味道,一些之前还和那徐功一样对其有点想法的好色之徒,不由都是瞬间收起了那丝心思。

    实在是徐功此时的情况太过诡异了,众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于隐娘说敲第二下就会产生幻觉的说法,他们是信的,但这种幻觉如此无声无息,又到底是怎么造成的呢?

    要知道徐功的实力可不低,那一重地丹境的丹气修为,可比在场大多数人强了,仅剩下的几个地丹境强者,最高也不过是三重地丹境,他们可没有把握能够抵挡住这种幻觉。

    “来呀,好妹妹,……”

    徐功丑陋的身形扭动,夹杂着那些不堪入目的动作,都在昭示着这件事情的诡异程度,越是往深里想,越是觉得这事不简单,众人便越是对那清音客栈的老板娘慎重了起来。

    见得徐功丑态也已经出够了,隐娘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做,可不想被这家伙破坏了兴致,所以她右手陡然上抬,而后朝着那在原地扭动不已的徐功挥了一下。

    隐娘的挥手,在场众人什么都没有看到,仿佛只是这个客栈老板娘做了一个毫无意义的动作似地,当下都有些不解隐娘这个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许只有沈非和血陌这样的怪胎,才隐晦地感觉到从隐娘的右手玉掌之中,散发出一丝诡异而无形的气息,这股气息的目标,正是那丑态不堪的徐功。

    围观众人,虽然看不见隐娘手中散发的无形气息,但是下一刻,他们鼻中却是闻到一股隐隐的异香,这股异香不同于他们以往所闻到的任何一种香料,那种沁人心脾的感觉,不由让得他们都想多闻一会。

    只不过这异香倏来倏去,当这道异香消失的时候,那个在原地扭动不已的家伙,终于是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眼中同时闪烁过一丝茫然。

    “啊!”

    徐功眼中的茫然只不过停留了一瞬,下一刻,他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状态,当下直接是大叫了一声,脑中也是一昏,险些直接晕去。

    “你……你这婆娘,对我做了什么?”顾不得不着一物的身体,徐功陡然转头,目光充满了怨毒之色地盯着隐娘,回过神来的他,知道自己一定是着了这客栈老板娘的某种诡异手段。

    “抱歉,确实是我大意了,没有告诉阁下这清音钟只能敲击一下,第一下没有敲响的话,第二下便会产生幻觉!”隐娘丝毫没有在意徐功怨毒目光,只是淡声将刚才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只是急怒欲狂的徐功哪里肯相信,在这大庭广众这下出了这么一个大丑,他早已没有了之前的色心,此时他只想将这个让自己出丑的婆娘给碎尸万段。

    不得不说这徐功也是一个人才,此时急怒攻心之下,竟然全然忘了自己还是赤身露体,那一个白花花的身子上冒出一丝丝明黄色的丹气,而后直接朝着隐娘怒扑了过去。

    “小心!”

    在场不少人还是对那清音客栈的老板娘印象不错的,而且这徐功说到底也是咎由自取,所以当场就有人大声示警。

    众人知道,要不是徐功刚才口花花地不住调笑隐娘,他也不会出这么大一个丑,至于隐娘所说的“忘记了”,却是没有人相信的,这一定是对之前徐功不敬言语的惩罚。

    只是这些围观之人并没有沈非那样的灵魂之力或是血陌那样的实力,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清音客栈的老板娘,实力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在这一刻,不由都为隐娘感到担心起来。

    毕竟那徐功可是一重地丹境的强者,隐娘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要是被那家伙轰上一记,恐怕不死也得重伤吧?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众人担心隐娘会伤在徐功一掌之下的时候,却见得这个客栈老板娘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抹粉红色的气息。

    当隐娘身上这道粉红色气息散发而开的时候,众人鼻中突然又闻到了刚才那一股极其好闻的异香,在这一刻,他们都希望这股异香就此凝固,永远不会消散。

    只有不远处人群之外的沈非,那微微带着血红色的瞳孔之中,才发现一丝不同寻常的端倪,在那个自称隐娘的客栈老板娘的眼中,一抹异样的光芒一闪而逝。

    扑嗵!

    隐娘眼眸之中的光芒似乎有着某种魔力一般,之前还气势汹汹的徐功,被其目光扫过之后,仿佛被抽空了体内所有的力气,直接是跌倒在地,浑身不住地抽搐,也不知是中了什么诡异的手段。

    到了这个时候,在场这些不算是傻子的修炼者们,如何还不知道那个看似娇弱的客栈老板娘,其实力恐怕相当恐怖,至少这一次的诡异手段,没有一个人瞧出来。

    只用了一个眼神就将一名一重地丹境强者给轰趴下的东西,想想都觉得很可怕了,尤其是这种未知的神秘手段,更是让人心惊肉跳。

    “清音客栈不欢迎你这样的人,给我滚罢!”终于施展手段将徐功给治住的隐娘,此时已经是收起了一贯的淡然微笑,这道声音之中,充满了一丝冰寒之意。

    众人都不会有任何怀疑,只要这徐功还敢再对隐娘有丝毫动作,那这个一重地丹境的家伙今天恐怕就得永远留在这清音客栈的大门之前了。

    徐功缓缓从地上爬将起来,此时的他,眼中一丝惊惧闪过,就连看都不敢再看隐娘一眼,直接是捡起地上被他自己撕得稀烂的衣物,逃也似地钻出人群,只不过那白花花的背影,还是让得许多人有些忍俊不禁。

    “好了,讨厌的家伙走了,咱们继续。”见得徐功消失,隐娘脸上又恢复了那种如沐春风的笑容,古怪的音调传出,却没有一个人再有调笑的言语和动作。

    经过徐功一事,所有人都对这个神秘的清音客栈老板娘有了一丝敬畏,而且这教训人的手段也是极其诡异和凌厉,恐怕那徐功,连三日之后的魂器拍卖会也是没脸参加了。

    见得众人不动,隐娘目光隐晦地在人众外围某处扫过,再次笑道:“众位不用担心,只要不敲这清音钟的第二下,我隐娘保证,绝不会出现像刚才那家伙的事情。”

    得到了隐娘的承诺,再加上这定空城确实是人满为患没有落脚之地,就算不为了这美貌诱人的老板娘,只要能住进这清音客栈,诸人就已经满足了。

    “那我来试试吧!”

    一道略有些苍老的声音传出,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老者跨步而出,其身上磅礴的丹气气息,竟似比刚才的徐功还强了几分。

    “二重地丹境!”外围的沈非盯着那个老者,轻轻吐了口气,在这界海之内,地丹境果然随处可见,自己这九重人王境的实力,根本就拿不出手。

    “请!”

    见得这老者出来,隐娘也没有多说的废话,直接是玉手一摆,而后指了指刚才被徐功扔在地上的小棒,示意可以进行考验了。

    只不过这老者丹气修为虽然比徐功更胜了一筹,但是那清音钟就好像是棉花做的一样,他一棒敲上,连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

    “唉!”

    这老者叹了口气,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很是克制地没有再去敲击第二下,刚才徐功的丑态可是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以这老者的年纪,更是丢不起这样的人。

    有了这老者的抛砖引玉,再加上其并没有出现刚才徐功那样的变故,另外那些人也终于是放下心来,当下一一上前,用那小棒敲击在清音钟之上。

    然而这数十人都是没有任何意外地失败了,他们其中有以力气见长的粗壮大汉,也有以速度为高的精瘦之徒,更有着一名达到三重地丹境的强者,可是都无一例外地败下阵来。

    那看似绝不起眼的淡红色小钟,无论用何种手段,就是不会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这让众人不由都有些颓然,心想就算这是一声顽石,那也能敲点声音出来吧?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座小小的淡红色之钟,并不是寻常所见的东西了,这种神奇乃是他们闻所未闻,敲不响的钟,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怪异之事。

    不过这些人虽然失败了,但却没有立时离开,因为他们都想看看,在所有人都失败了之后,这个清音客栈的老板娘,会不会揭破这小钟的秘密,对于这个,他们可都是好奇得紧啊。

    似乎对于眼前这没有一人成功的结果早有所料,隐娘脸上并没有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直到其中一人再次颓然退开之后,她才陡然将目光转到了人众外围的两男一女身上。

    到了这个时候,除了沈非血陌和李唯,其他所有人都败下了阵来,而看到那个神秘的清音客栈老板娘目光投射过来,沈非也仿佛有着某种感应一般,抬起了头。

    “三位,不准备试试吗?”

    隐娘的淡笑声清晰传出,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循着隐娘的眼神所指,沈非三人的身形登时暴露在众人眼下。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