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一千五百六十四 印象深刻的独臂身影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嗯,是沈非?他……居然从七幻煞地之中出来了?”

    幻擂殿殿门之处的骚动,当然很快为北方高台上的那些丹仙强者所察觉,而当他们也是看到那个缓缓走进幻擂殿的独臂身影时,心中都是不由自主冒出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不过这些念头所蕴含的潜在意义却是各有不同,连带着他们的脸色,也是极其精彩,这其中有惊愕,有不解,也有郁闷和愤怒。

    要知道七幻煞地一向是幻影阁最为特殊的一处禁地,这处境地甚至是被曲未联合各大仙丹境长老施展了一座高山幻阵来掩盖。

    要不是米泉极欲让沈非进入七幻煞地之中冒那风险,给了他一块七幻令的话,或许沈非想要进入也绝不可得。

    七幻煞地传说有着机遇,但无数年以来,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天才进入其中,最后却都是灵魂损耗严重地出来之后,这处秘地就成了幻影阁惩罚那些做错事的年轻天才的恐怖之地。

    诸如曲未米泉等人,都对七幻煞地知之甚深,而在此之前,在七幻煞地之内呆得最久的也不过三天时间,而且那位幻影阁五重地丹境的天才,最后出来却是变得疯癫了。

    正是有着这样极度的危险,米泉才想在自己不动手的情况下,将沈非送入到七幻煞地之中,而当这七日时间都没有沈非的半点消息之后,他一度认为那独臂小子早已死在七幻煞地之内了。

    可是米泉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幻影阁地雏榜排位大比进行到最后一场关键战斗的时候,那个背负长枪的独臂身影却是施施然走进了幻擂殿。

    而且感应着沈非身上的丹气波动,这小子仿佛根本就没有受到那七幻煞地的一丝影响,这和之前那些进入七幻煞地内的幻影阁天才的情况,很是大相径庭啊。

    所以不解与愤怒写满了米泉的那张老脸,为了将沈非送进七幻煞地,他可以说是煞费苦心,甚至是冒着得罪总阁主曲未的危险才给了沈非七幻令,可是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他又如何能够接受?

    相对来说,曲未和霜山的脸色就有些惊喜莫名了,这七日时间以来,他们一直都在担心沈非会死在七幻煞地之中,要不是那秘地只能同时进入一个人,他们或许早就闯进去一探究竟了。

    不过这两人的心思却有些不同,曲未担心沈非会身死,那是因为沈非曾经祭出的天魂鼎,那疑似和天魂谷有着某些联系的身份,让得他根本就不敢让沈非死在幻影阁之内。

    天魂谷乃是地通界独一无二的霸主,虽然说这个势力一向都不管宗门俗事,但要是谁惹到了他们的头上,谷内强者对于那些天才魂医师的庇护,实是到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地步。

    如果沈非真的死在了幻影阁之内,无论他是不是自愿进入七幻煞地的,但这笔账肯定是会算在幻影阁的头上。

    至于霜山,则是完全因为自己孙女才对沈非看重,若是沈非真的死了,那自己的孙女恐怕要好一段时间伤心欲绝了。

    不管怎么说,曲未和霜山与大长老米泉那一伙人的心情截然相反,当他们看到沈非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这幻擂殿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今天最后一场擂台战,或许还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变故。

    而那些并不是大长老一伙,又和沈非没有恩怨的幻影阁仙丹境长老们,却都是露出惊叹之色,实在是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地丹境的年轻天才,在进入七幻煞地七日时间还能毫发无损地走出来的。

    沈非那日在这幻擂殿凭一己之力,撑过了七重仙丹境强者米泉的三招,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但这小子每每惊死人不偿命,这进入七幻煞地七日时间,应该又创造了幻影阁的一个纪录了吧?

    当然,这些幻影阁长老包括曲未这个阁主在内,都并不知道沈非这一次进入七幻煞地,给他们生生解除了一个极度危险的隐患。

    从此以后,七幻煞地的那些危险性都已不复存在,当然那所谓的机遇,也因为素清炼化了极光金魂而消失。

    在未来不久后,幻影阁这处多年来最为特殊的秘地,就将沦为一处再平常不过的洞穴,但要是沈非不说的话,他们要知道这一个情况,也不知道要多少年之后了。

    不说这些幻影阁长老的惊愕愤怒之情,从幻擂殿殿门口缓缓走进的,正是从七幻煞地之中出来的沈非。

    因为有着七幻令,所以沈非出来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霜山霜影等人虽然离开了那高山幻阵,但还是留了人手在那些看守,所以沈非一出来,便从那个极度惊骇的幻影阁地丹境护卫口中,得知了这幻擂殿之中正在进行地雏榜的排位大比。

    曾经来过这幻擂殿的沈非,轻车熟路地找到了这处大殿,而在他进入大殿之后,瞬间感应到从各处投射过来的异样目光,让得他颇有些不自在。

    尤其是从幻擂殿北方高台之上射过来的几道目光,更是让沈非如芒在背,因为他强悍的灵魂力量,可以清楚地感应到那几道目光之中蕴含的敌意,其中一道,正是属于当初和自己有过嫌隙的幻影阁大长老米泉。

    无论沈非对自己的实力有多自信,但对于高级仙丹境的强者他还是很有敬畏之心的,不过他眼眸只在北方高台上一扫而过,便投向了中心主擂台所在的位置。

    沈非目光所即,当即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曼妙身影,所以脚下加快速度,朝着中心主擂台快步而去。

    因为今日是地雏榜排位战最后一天,所以幻影阁中所有人都是集中在了这幻擂殿内,中心主擂台周围更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但是这种原本挤都挤不进去内里的情况,在沈非快步前行的时候,众多幻影阁天才却是不由自主地自动分开了一条通道,让得那个背负长枪的独臂青年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中心主擂台之下。

    看到这一幕,北方高台之上的诸多幻影阁长老不由又是一番感慨,如此待遇,恐怕就是身为幻影阁第一天才的管夷,也从来没有享受过吧,这也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沈非在这些幻影阁年轻一辈心中的威信,已经超越了管夷。

    开玩笑,能够在四重地丹境巅峰就能撑过七重丹仙强者三招的狠人,在场这些幻影阁天才可是谁都不想得罪沈非。

    而且沈非身怀天魂鼎,和那天魂谷估计也有着不俗的联系,要真是被沈非给得罪了,想必就连曲未这个幻影阁总阁主,也不可能为自己出气吧?

    所以众幻影阁天才都是知趣地让沈非走到了中心主擂台边上,而对于这种待遇,沈非是一点都没有在意,此时他的目光,已经尽数集中在了擂台之上的两人身上。

    不过这一看之下,沈非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以他的眼光,自然一眼看出霜影的情况极其不妙,而且那管夷动作略有些诡异,似乎是在未出全力的戏耍。

    身在局中的霜影没有感应出管夷的那些戏耍心思,但沈非灵魂之力何等强大,管夷的任何一个动作有没有尽力,有没有做到位,他是一眼就能瞧出来。

    因此沈非瞬间就断定,管夷这是在猫戏老鼠,他想要将霜影戏弄个够这才下狠手将之击败,这种作派,无疑是对对手的极不尊重。

    要不是因为霜影和沈非的那些关系,管夷也不会做出这样让众人不齿的事,只不过场中这些幻影阁天才的实力都比管夷要低,那尚麟又受了重伤,所以除了沈非之外,没有一人瞧出此人的卑鄙心思。

    擂台之上。

    打发了性的霜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沈非的到来,她只是感觉到自己反攻的次数越来越多,或许再过得不久,就能改变那被动防守的局面了。

    但是霜影这边打得性起,管夷却并非是全神贯注的啊,之前沈非进来之时他没有发现,但当那个独臂身影走到擂台之下注视着他的时候,他当即有所感应。

    而管夷这一看之下,脚下便是一个踉跄,差一点直接被霜影的一记反击给轰中胸口,当下连忙收慑心神。

    可管夷的心中却是在这一刻掀起了惊涛骇浪,如果说这个幻影阁第一天才还有什么惧怕顾忌之人的话,沈非或许算得是第一个。

    因为那日沈非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是将管夷打得有些怕了,在沈非的手中,他就和刚才的霜影一样,毫无还手之力,他知道自己无论怎样挣扎,都永远不可能战胜这个只有四重地丹境巅峰的独臂青年。

    原本管夷还在庆幸沈非被自己老师米泉忽悠进了七幻煞地,在那样的绝地之中,就算沈非能够撑过来,实力也必然大降。

    到时候自己再和老师弄点什么狠毒阴谋,这个天赋卓绝又对自己有着无尽威胁的残废小子,自然会永远消失在这大陆之上,这就是管夷之前心中的想法。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