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一千五百八十九 地雏夺榜战的吸引力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对于身后齐合等人极度的震惊和骇然,已经走远的沈非自然是毫不知情,不过就算他知道,也只会洒然一笑。

    那样的战绩,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一个极为有料的谈资,但对他沈非来说,却是不得已而为之,哪怕他有着常人所难想像的底牌,可就这样显于人前,实非他所愿。

    灵幻城东面的这一片茂林并不太大,只不过短短一日沈非便转到了一条大路之上,这条大路笔直向东,方向却是和沈非所要去的地通界东南不谋而合。

    好在幻影阁大长老米泉一伙,因为沈非身边那莫虚有的“强者”镇慑,并没有再敢轻举妄动,让得沈非轻轻松松便离开了这地通界西南幻影阁掌控之地。

    但离开了幻影阁所在之地,沈非却丝毫没有放松,因为在他进入某处城池的时候,明显发现这里的人使用的武器逐渐以剑居多,这让得他明白,自己应该是进入了地通界四门之一金剑门掌控之下的地通界南域了。

    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沈非和金剑门的恩怨,要比和幻影阁大得多,曾经与金剑门两大天才封轩和顾锦的冲突,更是在血玉岛让那血丹魔一族的强者击杀了银剑门的门主杨锐,他和金剑门之间的仇怨,已经是不可调和。

    不过这一次,沈非却不会像是当初在血玉岛之上戴着一个斗篷来遮掩其身,有着幻影阁主曲未所赠的幻身衣,还有霜影给他的幻面,他的独臂形象已是大改,就算是封轩和顾锦站在他的面前,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至于一直插于沈非身后的噬魔枪,也被他收入了天残空间之内,因为这把上古神器长枪,恐怕此时在地通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至少在万晓阁新一期的地雏榜之上,沈非独臂身形后背,也是有一把漆黑色长枪的。

    让得沈非哭笑不得的是,在一些大型城池的城门边上,竟然还有着自己的画像,不过那一副背负长枪的独臂形象,和此时的沈非已经大相径庭,金剑门这全南域通缉沈非的手段,看来是行不通了。

    正是由于沈非这改头换面,竟然无惊无险地横穿了整个地通界南域,虽然并没有被人认出来,但他还是感觉到了金剑门对地通界南域的掌控,那无所不在的剑气之意,确实不愧为地通界四门之一。

    两个多月后,当沈非通过南域,一脚踏上地通界东南地域的时候,在狠狠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是发现无论是大路,还是小路,那丹气波动的修炼者们突然多了起来。

    而且这些修为大都达到地丹境的修炼者,年纪似乎都并不太大,据沈非目测,应该都没有超过三十之龄。

    沈非很快便是反应过来,看来这些从地通界各处赶来这东南地域的年轻天才们,应该都是去万晓阁参加那三年一度的地雏夺榜战的。

    虽然说万晓阁每三年一次举行的地雏夺榜战,前十甚至是前二十一般都由一门双宗四门八阁这样的强横宗门把持,但这也并不妨碍那些自认为战斗力惊人的年轻天才们去碰碰运气。

    因为据沈非所知,前几届的地雏夺榜战,除了那前四名有着一些特权之外,其他的名次排定,都是按照抽签来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有了一定的运气性。

    当然,如果你运气极好,以一名三四重的地丹境修为竟然名列地雏榜夺榜战第十,那以后的麻烦也将会源源不断。

    诸如封轩骆谦等六重地丹境的天才们,又岂会坐视一个靠运气上位的天才一直占着这个位置?

    像封轩骆谦他们不仅是自身天赋惊人,身后背景更是让人畏忌,如果被他们找上,恐怕不仅是地雏榜上的排名保不了,甚至是连那性命,都得断送在其手上。

    感受着一路之上形形色色的地通界年轻天才,沈非颇为感慨,看来万晓阁举行的这地雏夺榜战,果然不愧为三年一度的地通界盛事,相信地通界稍有一点名气的宗门,应该都会前来参加。

    地通界以宗门林立为名,这就像是凡域界的帝国和人灵界的学院一般,大大小小的莫不有数万,而有资格参加这万晓阁地雏榜战的,恐怕也有着数千宗门。

    这样算来,哪怕是每个宗门只出一人,也至少有数千人参加这一次的盛会,想要在这数千人之中脱颖而出,必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随着沈非越来越朝着东南地域而行,那些年轻天才之中也不乏一些达到了四五重地丹境的天才,而这些天才身边,却都是跟着一些气息隐晦而强大的人物。

    沈非知道,这些隐于暗中的强横人物,应该是各大宗门派来保护那些年轻天才的,毕竟要培养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天才并不容易,可不能让他们在这一次的盛会上给人谋害了。

    须知地通界大陆的各大宗门可并不是一团和气的,他们之间很多都是互有仇怨,甚至包括四门之中的隐杀门和神佑门,就是两个不死不休的宗门,双方死在各自手上的强者和年轻一辈数不胜数。

    三年一度的地雏夺榜战龙蛇混杂,谁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敌人会不会丧心病狂地下那狠手,因为这一次前来参加地雏夺榜战的,基本都是各大宗门的第一天才,若是有一个闪失,他们都会承受不起。

    而对于沈非这样一个面目平凡的年轻人,在他有意将丹气修为压制在三重地丹境左右之后,根本就没有人注意。

    因为三重地丹境的修为,在地雏榜上排名至少也在六七十开外,相对来说,诸人还是更愿意关心那地雏榜排名前二十的超级天才们。

    当然,如果让得这些来自地通界各处的天才们知道这个再普通不过的青年乃是名叫沈非的话,或许他们就不会再对其无视了,这段时间沈非的名头,在这地通界可算是如雷贯耳。

    一路上沈非也没有少听到诸人提到自己,不过这些人对自己的形迹,似乎都还停留在枪神岛那一战,却不知如今的沈非,比起当初枪神岛上的惊艳来,又已经强了不止一倍。

    沈非随着人潮大军往万晓阁所在之地进发,这倒是让他免除了对地域不熟悉的烦恼,只要跟着大部队走,就不虞有走错的尴尬。

    …………

    当沈非离万晓阁所在越来越近的时候,在这地通界极北之地的某处地方,天空之上却是突然掠来一个淡淡的白点,待得这个白点掠近,这才发现那居然是一个身着白色衣袍的青年男子。

    既然此人能够在天空之上飞行,说明他至少已经达到了天丹境阶别,而当此人现出形貌,那一张颇为英俊的脸庞露将出来之时,却是一张沈非并不会太陌生的脸颊。

    如果沈非在这里的话,或许就会瞬间认出,这个身形修长的白袍青年,正是当初其在人灵界丹武河边上见过的天玄界天才红叶,那萧家大长老萧意的得意弟子。

    “终于赶到地通界了啊!”

    红叶目光在四周景象之上打量了一番,又感受着此处比天玄界稀薄了一倍不止的天地能量,微微皱了皱眉,低声感慨了一句。

    这一次红叶受师尊萧意所指派,前来这地通界寻找沈非的踪迹,他其实还是颇为乐意的,毕竟那沈非修炼的乃是天残魔诀,更是身怀噬魔枪这样的上古神器,全身都是宝贝。

    红叶虽然是天玄界五大家族萧家大长老的嫡传弟子,但身上也是没有一件上古神器的,这让他一直认为当初败在血陌的手下,只是因为那个丹魔女子手中所持乃是一把威力强横的上古神器。

    对于当初那一战,红叶一直耿耿于怀,所谓恨屋及乌,他是连和血陌关系菲浅的沈非也给恨上了,这一次被萧意派出来,正合他心意,因为不仅是能间接报一些当初的一败之仇,更有机会将沈非身上的那把上古神器长枪据为己有,这种便宜事哪里找去?

    只不过当红叶一踏上这地通界大陆的时候,却是被这比天玄界稀薄的天地能量给弄得纠结了一下,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里的天地能量,终究比那人灵界要强吧?

    萧家之所以能够得到沈非的消息,自然也是因为万晓阁赶制的新一期地雏榜,一直关注沈非的沈秋能够弄到,知道沈非修炼了天残魔诀而极度上心的萧意自然也能够弄到。

    只是不知为何,萧意似乎并没有将当初在人灵界丹武河沿岸之事公布出来,可能是他对沈非修炼的天残魔诀还未死心吧,要是让得萧家那位大族长或是其上的先祖得知,这天残魔诀哪还有他萧意的份?

    所以此次萧意得到沈非在地通界的消息,当即秘密派遣了红叶前来这里,至于他自己为什么没来,是因为他一个堂堂的萧家大长老,高级丹圣强者未免太过显眼了,而且下到地通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破坏了当初的某些规守。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