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4章 一千八百零四 我已经找到办法了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好吧,那就仅限你们两人。”

    云意也知道眼前这独臂青年虽然实力不强,但却是软硬不吃,所以只能是妥协,何况他还要仰仗沈非,看这小子有没有本事能够治好空矢呢。

    这一次沈非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将头也转到了那大阵之中的空矢身上,缓声道:“云意长老,现在可以说说了吧,空矢谷主为何会被困在这六星缚日阵中,又为何会变得如此狂躁?”

    “你居然知道六星缚日阵?”沈非此言一出,云意和宗长老等人一齐脸上变色,同时心中又有着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小子越来越是神秘了啊。

    要知道这六星缚日阵乃是传至天玄界魂医圣山,等闲是没有人见过如此玄奇的束魂大阵的,而要不是这门威力强横的大阵,空矢也根本不可能坚持过这十年之久。

    不过云意在微微一惊之后,又是恍然,心道这沈非可是天玄界沈家之人,知道这六星缚日阵也并不是太过奇怪的事,看这小子的神情和话语,似乎并不是对空矢的狂躁之症束手无策啊。

    所以云意没有在此事上过多纠结,而是深吸了口气,说道:“说起来,谷主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和你即将要去的一个地方,有着很大的关联。”

    “你是说……孕灵池?”沈非何等聪明,得云意提醒,当即反应过来,而且其眼眸之中,更是掠过一抹隐晦的惊喜。

    现在沈非已经可以肯定空矢中的乃是混沌金魂的混沌之气,如果他真是在那孕灵池之中着了道儿,那岂不是说明混沌金魂很有可能就存在于孕灵池内?

    如果真是在孕灵池,那沈非也不用再费心思去和这些天魂谷长老们纠缠了,因为他此次和白尘的比试胜利之后,已经是拿到了进入孕灵池的资格。

    “确实是孕灵池!”云意点了点头,而后忽然有些古怪地转过头来,说道:“所以,这孕灵池也并不是毫无危险的,你这一次进入孕灵池,很有可能会变得和谷主一样,你确定还要进去吗?”

    云意突然说出这话,也不知出于一种什么目的,沈非微微一怔,而后便是笑道:“我想问一问云意长老,这么多年来,进入孕灵池的天魂谷修炼者有多少,像空矢谷主一样得了狂躁之症的又有多少?”

    沈非此问一出,云意不由有些语塞,实在是那孕灵池益大于弊,无数年来进入其中的天魂谷魂医师已不在少数,但除了空矢这个最强者之外,竟然无一人发生意外,沈非这句问话,算是攻破了她之前所说的危险之言。

    不待云意答话,沈非伸手一指六星缚日阵中的空矢,说道:“云意长老,你之前将这六星缚日阵连同空矢谷主一起传送进空间塔内,是想让我医治好他的狂躁之症吧,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我已经找到治好空矢谷主的办法了。”

    “什么?你……你说的是真的?”

    沈非蕴含着自信的话音刚刚落下,包括云意在内的所有天魂谷长老都是浑身一颤,旋即那宗长老已是颤抖着声音问了出来,声音之中,蕴含着浓浓的不敢相信和兴奋。

    要知道空矢自从十年前从孕灵池中出来后,就时不时狂性大发,甚至是将一名天魂谷长老打得重伤垂死,最后才被云意等人联手制住。

    要不是有着六星缚日阵,或许云意等人除了将空矢击杀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可是这六星缚日阵威力虽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空矢那狂躁之症却是越来越激烈,恐怕再过数月,就要困之不住了。

    到了那个时候,天魂谷长老们联手击杀空矢,就势在必行,可是对一个以前温和敦厚的天魂谷谷主下杀手,试想又有谁能下得去这个手?哪怕是空矢已经变得六亲不认疯癫狂躁。

    这也是十年来云意等天魂谷长老最为纠结之事,随着那个时间越来越临近,这种纠结就越来越强烈,如果再没有变故,他们必然只能走出那最后一步。

    而就在这最为绝望的时刻,沈非突然说出自己有办法治好空矢的狂躁之症,在这一刻,连弥尤这个对沈非极不待见的天魂谷三长老,那目光也变得莫名的柔和了几分。

    对于这些天魂谷长老的反应,沈非早有所料,之前鬼老已经说过了,混沌金魂的混沌之气,是他在天玄界魂医圣山之查阅了无数古籍才得知的,眼前这些地通界的魂医宗师们,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知道的。

    既然不知道那是混沌金魂,那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空矢是为何变得如此的了。用六星缚日阵来压制,那只不过是饮鸠止渴,总有一天会轰然爆发,到了那个时候,可就真的只能是你死我活了。

    沈非心中念头转过,点了点头,说道:“办法我确实是有,不过我现在灵魂之力还略有不足,必须等我从孕灵池中出来之后,才能对空矢谷主展开救治。”

    沈非现在已经知道空矢是在那孕灵池内出的问题,那倒是少了他一番口舌,而这话出口之后,云意宗长老等人都是对望了一眼,眼眸之中,蕴含着一抹浓郁的喜意。

    连十年时间都等过了,云意等人又岂会在意这点时间?而且一般来说,进入孕灵池之后最多一个月就能出来了,现在眼看空矢有救,再多等一个月又有何妨?

    所以云意当即喜形于色,连道:“好好好!我这就安排你进入孕灵池,沈非,若是你能治好谷主,我天魂谷所属,必永感大德。”

    以天魂谷大长老之尊,云意在说完这话之后,竟然朝着一名二重天丹境的年轻小子深深一躬。

    见云意如此,其身后的宗长老等人也是不敢怠慢,相比起治好空矢,其他一切都是虚幻。沈非虽然修为低弱,但某些手段,却是连他们这种仙丹强者加高级魂医宗师也是办不到的。

    “诸位长老不必客气,不过进入孕灵池嘛,现在还不是时候。”沈非摆了摆手,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说出的话,让得众长老都是脸现疑惑。

    “怎么?”宗长老此时对沈非是越看越爱,恨不得亲自背着这独臂小子进入孕灵池中,所以直接是愕然反问。

    沈非看了云意一眼,轻笑道:“拜云意长老所赐,我现在灵魂力量所剩无几,以这样的状态进入孕灵池,说不定会出现什么变故,且让我先休息一晚,恢复恢复灵魂之力再说吧。”

    “呃……”沈非此言一出,所有的天魂谷长老都是将目光齐唰唰地对准了云意,那目光之中,充满了幽怨之意。

    云意自然是知道沈非在七巧空间塔之内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尤其是在第六层治好罗邦心脏之伤时,更是祭出了自己的两道精血,她心中清楚,精血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补回的。

    所以在下一刻,便见得这个天魂谷大长老在腰间容袋上一抹,而后一个玉瓶倏然出现在其玉掌之上。

    “沈非,这是‘补气凝血丹’,对你应该会有些用处,还请你好生休养,以待明日进入孕灵池。”云意将手中玉瓶抛给沈非,让得后者一惊之下,忙手忙脚乱地接下。

    “地阶高级丹药,补气凝血丹?”沈非自己也是中级魂医宗师,对于这种大补血气的丹药自然是不会陌生。

    “竟然足足十颗!”而当沈非打开玉瓶,感应着里面的丹药数量之时,却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这天魂谷不愧为高级魂医宗师云集之地,果然财大气粗。

    要知道地阶高级丹药,那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至少以沈非此时的魂医之术,是绝对不可能炼制得出来的。

    但是云意这一给就是十颗之多,沈非相信在这地通界大陆之上,能随手给出十颗地阶高级丹药的宗门,除天魂谷之外,绝对没有第二家。

    不过想着自己治好了天魂谷长老罗邦,不久之后还要替空矢化解那狂躁之症,沈非也就没有推辞,这是他应得的,谁叫云意在之前的空间塔考验之中玩那些猫腻呢?

    “沈非,跟我来吧,你跟白尘的比试,我还得给诸多天魂谷年轻一辈一个交待。”见得沈非收了补气凝血丹,云意不再多说,直接转身,朝着外间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沈非跟着众长老,再次出现在了那七巧空间塔前,而此时所有的天魂谷年轻天才都并不知道沈非早已不在塔中。

    所以在他们看到那个背负长枪的独臂少年,竟然跟在云意大长老身后出现之时,全都目瞪口呆,全然不知道此事因何而起,但看到那独臂青年云淡风轻的模样,所有人都不由为那还在七巧空间塔第五层炼丹的白尘默了一下哀。

    唰!

    云意并没有去管那些天魂谷年轻天才们脸上惊诧的目光,而是玉手一挥,旋即一道黑光闪过,一个年轻熟悉的身影,已经是凭空出现在了塔前空地之上,却不是天魂谷那曾经的第一天才白尘是谁?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