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 一千八百八十六 沈家族长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听得沈秋之言,沈月自然是知道其意为何指,因为沈非当初在天残空间将自己和血陌的事已经告诉了她,而她也没有对沈秋隐瞒。

    沈月知道沈秋因为和李云的一段恩怨纠缠,对于丹魔女子一向都没有什么好感,甚至还极度厌恶,抛开人魔大义不说,沈非要是真和血陌好了,以后必然会极其麻烦。

    而这一对沈氏姐妹并不知道的是,那个沈非痴痴念念不忘的丹魔女子血陌,正是李家李云和血魔王之妹御竹所生,若是知道,不知道沈秋又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在微一愣神之后,沈月幽幽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被困这方寸之地,连自己都作不了主,又谈何其他?”

    听得沈月这惆怅之言,沈秋立时将自己那些不满给放下了,她和乃姐关系极好,而沈月二十多年来被困在这里的凄苦她如何不知,当下便是有些心疼起来。

    “姐姐,依我说,你就去给父亲认个错,相信父亲他会原谅你的。”沈秋有些不忍,却不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却是让得一向温和的沈月脸色骤然一变。

    “认错?我哪里错了?明明是他们错了,却要我来认错,世间哪有这个道理?”沈月一连串发出反问,将沈秋问得瞠目结舌,全然不知所对。

    当初的事,沈秋自然是知道的,诚如沈月所言,除了那些所谓的人魔大义之外,她并没有错,但就是因为这人魔大义,让得她和风殒不得不分开,甚至是连自己的儿子,也二十多年不得一见。

    沈月虽然丹气修为强横,但并没有野心,也不知道那些大陆争霸的枭雄之辈们,非要划分这人魔宿仇到底是因为什么,所以她不明白,为什么人类和丹魔之间,就不能真心相爱了?

    可是胳膊始终是拧不过大腿的,在整个家族甚至是整个人类族群都反对的情况下,沈月为了保住风殒的一条性命,还有那尚在襁褓之中的沈非,她不得不向家族妥协。

    不过虽然沈月妥协了,她却是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那狠心的父亲,而知道自己长女心性的沈家族长,这二十多年来也从没有踏入过这小院一步。

    与其说是沈月被困在这小院之内不能离开,倒不如说是她自愿呆在这院落之内,因为她知道自己就算是离开了这小院,也不可能离开沈家离开天玄界,去和自己相爱的人相见。

    多年的独居,让得沈月心中对沈家族长的父亲怨念越来越大,此时沈秋居然让她去认错,她自然是当场就爆发了。

    “姐姐,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见得沈月的状态,沈秋瞬间便明白了过来,所以当即认错。

    沈月记恨的只是沈家族长,对这个妹妹却一向疼爱,她知道这是沈秋无心之言,所以深吸了口气,说道:“小秋,姐姐并没有怪你,只是这样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

    沈秋松了口气,眼珠一动间,便是转移话题说道:“好吧,不好那个狠心的老家伙了,我给你说说沈非的事情吧。”

    “呵……”听沈秋称那沈家族长为“老家伙”,沈月也不由莞尔一笑,不过她随即便被沈秋的下一句话给吸引了。

    在沈月期待的目光之中,沈秋口若悬河地将她在地通界的所见所闻,一股脑儿地倒给了沈月,尤其是关系到沈非的事情,更是说得事无巨细。

    沈非在地通界的经历,自然是极不平凡的,沈秋这一说就说得日影西斜,但沈月还是听得意犹未尽,实在是她对沈非思念太过,每一件关于沈非的小事,她都觉得有趣牵心之极。

    “姐姐,你不知道,沈非那小子……”

    然而正当沈秋说到某一件关于沈非的趣事之时,她对面的沈月却是神色一动,旋即那张俏脸之上便是爬满了惊喜之色。

    “小非他……他要突破到地仙境了!”沈月从圆凳之上一跃而起,而听得她口中发出的这道声音,沈秋不由一脸呆滞。

    沈秋自然是知道天残魔诀的境界名字的,也知道沈月和天残空间有些一些特殊的联系,这也是沈月当初将那属于沈家的天残玉右臂残片留给沈非时,施展的某些手段。

    这种手段,就是能让沈月在每一次沈非突破天残魔诀大阶之时,都有所感应,而她之所以能够出现在天残空间之中,正是由于这种感应和某些属于高级丹圣强者的强大手段。

    沈秋吃惊的,并不是沈月的这些手段,而是她深知此时距离地雏夺榜战结束才只有八个月出头,而那个时候的沈非,不过才六重初引境而已。

    虽然沈秋相信沈非可以凭借当初她留下的那一道沈家精血,成功激活沈家血脉,从而使自己的天残魔诀修为大幅度提升,但是在那个时候,她连沈非能不能直接突破到御空境都有些不太确定。

    而现在沈月口中所言,并不是御空境,而是比御空境更高一个层次的地仙境,这相当于普通修炼功法仙丹境的境界,哪怕是对她们这些高级丹圣强者来说不值一提,但这其中蕴含的意义,却是非同小可。

    因为这说明沈非在短短八个月的时间,就从当初的六重初引境,直接连破两个大阶,达到了地仙境的层次。

    就算在见到沈非之后,沈秋对于自己这个亲外甥的修炼天赋已经极其高看了,但是骤然听到如此惊人的突破和修炼速度,她还是被惊到了。

    “姐姐,你是说……地仙境?相当于仙丹境的地仙境?”狠狠吸了口气,沈秋终究还是发出了这么一道反问,她怀疑是不是沈月思念沈非过度,说错了境界名字,毕竟这件事真的太让人难地置信了。

    “确实是地仙境,小秋,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见小非!”沈月先是肯定了一句,而后却是有些迫不及待。

    “嗯?”

    然而正当沈月想要直接祭出一道虚影,前去天残空间和沈非相见的时候,其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这座小院之中,竟然多了一个她极度熟悉的身影。

    只见在离院门不远处的某个地方,一名中年文士儒雅而立,如果光看其容貌的话,似乎并不比沈秋姐妹大多少。

    但如果有其他的天玄界家族强者在此,一定会认出此人的真正身份,因为他乃是当代的沈家族长:沈空!

    沈家族长出现在这里简直无声无息,似乎是突然出现,又似乎他亘古以来就一直站在那里,只不过此时沈空的眼眸之中,却是有着一抹异色。

    相对于沈空,在看清楚那极度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身影之时,沈月浑身一个激灵,而后一言不发,竟然直接转身就走。

    看到沈月的动作,沈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大女儿依旧没有原谅自己,这也是他二十多年来没有一次踏足这里的原因所在。

    如果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来讲,只要沈月幸福,那沈空就算是倾尽所有也会去满足于她,可他却是沈家族长,是天玄界五大家族之一的掌权者。

    人类和丹魔的仇怨,早在万年之前人类强势崛起之时就已经存在了,双方明里暗里不知斗过多少次,大战小战下来,死在各自手中的强者数不胜数,这种仇恨,必然是要有一方彻底毁灭才可能调和。

    作为人类五大家族沈家的族长,沈空做任何事都不可能只想到自己,当初沈月和狂魔王风殒的倾世之恋,让他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最后才不得不作出一些让沈月恨他这个父亲一辈子的决定。

    看着沈月决然转身而走的背影,沈空就仿佛被人用刀在心脏上狠狠剜了一刀一般,让得他疼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哟,父亲大人,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你居然会来姐姐的小院?”正当沈空想到某些痛心之事的时候,一道轻笑声却是突然传来,不用说也是那个精灵古怪的沈秋了。

    沈秋一名话将沈空拉回了现实,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是变得冷然,听得他哼声说道:“哼,我来这里,还不是为了你这个死丫头?”

    “嗯?为了我?我又犯什么事了?”听得沈空的冷言,沈秋眼角不由微微一跳,心头有鬼的她,说出这话的时候都有些底气不足。

    “犯什么事了?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若不是萧家大长老的告状信都摆到了我的案头,你就不打算承认私自下界的事了,对吧?”见沈秋居然还理直气壮地反问自己,沈空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口气也是渐渐变重。

    “果然是此事!”沈秋心头恍然,不过她微一转念间,已是接口道:“啧啧,萧家那些家伙还真是会恶人先告状啊,明明是他们不守规矩在先,竟然还敢质问我?真是太不把我沈家放在眼里了!”

    “你还要狡辩!”沈空愈发愤怒,不过当他心中想到某些事的时候,口气却是忽然变得缓和了几分,转身朝着院门走去,同时口中喝道:“跟我来!”

    当沈空右脚就要踏出院门的时候,却是不由自主地转过头来,朝着那已经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而后轻轻叹了口气,决然转身,其身后的沈秋美目之中闪过一丝微光,随后跟上。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