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7章 这根破木头怎么卖?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魂医圣山,那是一尊在天玄界连五大家族都要客气对待的庞然大物,这里聚集了大陆最为顶尖的一批高级魂医圣,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势力。

    和地通界一样,天玄界的魂医圣山一向都不管大陆俗事,但是万年以来,却从来没有人敢去轻易招惹,因为魂医师这个职业,一捅就如是马蜂窝一般,会为自己召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因为没有一个修炼者自问不会有一天求到这些魂医之术强横的魂医师们身上去,而魂医圣山,拥有着最多的高级魂医圣,那是在关键时刻能够救命的特殊存在啊。

    虽然在这通天上路之中,一个魂医圣山的分殿并没有多了不起,但是像勾吉这种一重神丹境的修炼者还真是惹不起。

    刚才勾吉满腔愤怒之下,失去理智直接对沈非出手,他满拟可以一掌将沈非劈死的一击,最后却是连让这小子轻伤都没有办到,现在的情况,是他被魂医圣山分殿的护卫给包围在了内里。

    勾吉清楚地知道在这魂医圣山分殿内动手的下场,所以他并没有再追击沈非,而是转过头来,努力挤出一丝笑脸,对着其中一人说道:“呵呵,误会,这都是误会!”

    这勾吉自恃自己常年在这魂医圣山分殿之中混迹,眼前这个护卫队长也有几分面熟,他希望对方对够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揭过这一节,所以才做出如此姿态。

    哪知道勾吉话音刚刚落下,其身侧不远处一个冷冷的声音已是传来道:“误会?老家伙,你当在座的各位都是瞎子吗?你不顾规矩悍然出手,看来你也没怎么将魂医圣山放在眼里啊!”

    说话的自然是沈非了,他这句话实是诛心之极,但是事实俱在,这里可不是只有勾吉一个人在红口白牙,这么多的人都清楚地看到这老家伙先行出手想要伤人,就连那些分殿护卫,也是有几个亲眼看到的。最新最快更新

    这样一来,就算那护卫队长真的想要给勾吉一个面子,在沈非这话出口之后,也不能不秉公办理了。

    因为沈非都说到了“不将魂医圣山放在眼里”的话语,今日之事要是轻易揭过,他这个护卫队长也就当到头了。

    “众护卫听令,将这胆敢在魂医圣山分殿内闹事的老家伙给我拿下!”护卫队长脸色凛然,这道喝声出口,勾吉顿时大吃一惊。

    对于队长的命令,诸多护卫也是轰然应是,旋即神丹境的气息齐齐溢散而出,转眼间已是将勾吉的双手给反剪在了身后。

    以勾吉的实力,这些初入神丹境的护卫们自然不会是他的对手,但他根本就不敢还手,因为他知道还手的后果,恐怕会比此时严重十倍,到时候引来这分殿的其他强者,那他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见勾吉没有反抗,那护卫队长的脸色倒是好看了几分,听得他沉声说道:“你叫勾吉是吧?你无视我魂医圣山分殿规则,今日就将你赶出分殿,一年之内,不得踏入我魂医圣山通天上路分殿半步,你可有异议?”

    虽然早就知道了是这个结果,但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擒住,还要被赶出这魂医圣山分殿,勾吉这一张老脸,可以说在今日丢尽了。

    尤其是最后那个一年之内不能踏进这分殿半步的惩罚,更是让勾吉颜面大失,要知道作为一名高级魂医宗师,却被魂医圣山拒之门外,可想而知,以后那些魂医师在见到他勾吉的时候,必然会想起今日这一桩旧事。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算勾吉心中有再多的不甘,也不敢在此时口出反对之言,所以下一刻,在他一言不发的阴沉脸色之下,两名护卫已经是押着他朝着二楼楼梯走去。

    而在即将下到楼梯台阶之上时,勾吉突然回转头来,看着远处那一张带着似笑非笑神情的年轻脸庞,一抹极致的怨毒油然而生。

    “沈非是吧?有种你就一直呆在这魂医圣山的分殿之中!”勾吉口唇微动,他相信那灰袍小子沈非肯定能够读懂自己的唇语,这也是他临走之时所放的一句狠话。

    在这魂医圣山的分殿之中不能动手,可是这偌大的通天上路,哪里不能生死相搏?相信勾吉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沈非,这个让他颜面尽失的小子,必然不能安生地活在这个世上。

    沈非确实是读懂了勾吉下楼之前的那一道隐晦言语,只是以他如如今的修为,像勾吉这样的一重神丹境,还达不到让他绝望的地步。

    “分殿之内,严禁闹事,如若不然,严惩不贷!”那护卫队长的目光在周围的一众人群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沈非的身上,说出了这十六个让人凛然的喝声。

    刚才的一幕,这护卫队长显然也是知道的,所以他这句话警告沈非的成分居多,这小子看似年纪轻轻,修为也不怎么样,但能让一名一重神丹境而且心智不俗的老家伙灰头土脸而被赶出去,也算是一个人物。

    不过沈非暂时并没有破坏魂医圣山分殿的规则,而且是受害的一方,所以这护卫队长只是隐晦地口头警告了一下,便是一挥手,旋即那些分殿护卫,各自隐入了这二层大厅某处。

    某一个地方,一道明亮的目光盯着那个人群遮掩之中的灰袍青年,美眸深处一丝微光闪烁而起,轻声响响道:“这小子,原来还有这些奸滑的手段,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眼见此事已经告一段落,沈非转过头来,轻声笑道:“诸位,好戏收场,都散了吧!”

    沈非这满脸微笑的模样,看在众人的眼里却是犹如小恶魔一般,所有人都将这小子归纳为了不可轻易招惹的一类人当中,如若不然,那勾吉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沈非要的也正是这种效果,因为他真正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将勾吉给气走,而是那依旧静静躺在摊位之上的一截绿色木头。

    之前沈非做的这一场大戏,有着两个目的,一个是要让勾吉尝尝苦头,将这个威胁剪除,二是让这些围观之人知道,招惹他沈非是不会有好下场的,现在看来,这个效果倒还不错。

    在话语落下之后,沈非不再理会那些窃窃私语的围观修炼者们,而是将头转了回来,看着那脸色略有些古怪的摊主钟顺。

    沈非并没有说话,但是这目光却是将钟顺看得有些发毛,他知道这小子年纪虽轻,看起来也人畜无害,可阴起人来却是连一些老奸巨滑的家伙都是远远不及,钟顺还真怕这小子秋后算账,找自己刚才祸水东引的旧账呢。

    “老板,今天你运气不错啊,一块破石头卖了两亿五千万金币,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感谢我?”沈非盯着钟顺看了良久,却是半句不提旧账之事,反而是口出恭喜之声。

    不过钟顺这个奸商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见得他脸上不动声色,口中说道:“小兄弟说笑了,那可是深海麒麟石,是那老家伙自己不识货将之弄碎了,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

    沈非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伸手在摊位剩下的物件之上一指,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有点功劳不是?若是我也想买老板摊位上的东西,你可得给我打个狠折。”

    “呵呵,这是应该的,不知道小兄弟看上了哪样东西啊?”钟顺皮笑肉不笑,并没有把话说死,奸商本质表露无疑。

    沈非似有意似无意在一堆杂乱无章的东西之中拔拉了一下,而后才指着一根绿色木头说道:“老板,这根破木头怎么卖?”

    “嗯?这根木头……”顺着沈非手指的方向看去,钟顺不由一愣,因为无论他如何搜肠枯肚,却始终想不起来这绿色的木头,到底是自己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钟顺可不知道这根木头的来历,连沈非的灵魂之力都感应不到这千年魂心木的气息,更不要说他这个低级魂医宗师了。

    不过虽然没有想起这绿色木头是从哪里弄来的,钟顺却没有太过纠结,实在是他摊位上的这些东西太杂,反正在他眼中都是无用之物,是用来坑那些冤大头的,纠结其来历又有什么意义呢?

    长年的奸商本质,让得钟顺在沈非话音落下之后,已是下意识地说道:“小兄弟真是好眼光,我这件东西可不是什么破木头,而是……”

    “老板不会又要说这是一根从界海深处得来的‘深海麒麟木’吧?”钟顺话还没说完,沈非已经是似笑非笑地接口,而且话语之中,蕴含着满满的讽刺之意。

    钟顺确实是要在这一刻给这根破木头编上一个霸气又神秘的名字,虽然那名字并不是如同沈非口中所说的“深海麒麟木”,可是被人当面揭穿,饶是以钟顺的脸皮之厚,也不由有些发红。

    “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骗得了勾吉那老家伙,可骗不了我,你开个实价吧,这破木头到底要多少金币?”沈非脸上笑容忽然收敛而下,而这话出口后,钟顺突然之间感觉到自己的那些小把戏,都仿佛瞬间变得一文不值了一般。

    (:,!:。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