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7章 初试飞影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千蔓万囚!”

    当沈行口中一道低沉的喝声出口后,整个擂台殿之中所有的沈家天才,眼中都是出现一个爬满了蔓藤的青色囚牢,将沈非给死死困在了里面。

    沈行的反应不能说不快,之前在一鞭轰中沈非既而感觉到其根本没有受太重的伤时,他实在是有些惊骇,好在他生性稳重,这一瞬间施展的囚牢丹武技,简直迅雷不及掩耳,就连沈非也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关在了其中。

    看着那个灰袍青年终于被自己困住,沈行也是大大松了口气,他没有想到沈非的肉体力量竟然强横到了如此程度,如果真的是刀兵不能伤的话,那还战斗个什么劲啊?

    其实沈非之所以在沈行的鞭影攻击之下没有受伤,除了其防御力强横的天魔神甲之外,还有那长鞭武器不够锋锐的原因。

    试想如果是面对血陌那样的血神剑,沈非的天魔神甲就算是防御力再强,恐怕也不易抵挡吧,更何况在明面上,沈行的丹气修为还要比他高上一重境界呢。

    这就是沈家族人修炼木属性功法的羁绊所在了,木属性功法防御生命力都是极强,可是那攻击力却有些不够看,这也是其他几大家族一向对沈家不太放在眼里的原因所在。

    被困在蔓藤囚牢之中的沈非,心中并没有发慌,而是第一时间打量起这方圆不过丈许的青色囚牢起来。

    嗤!嗤!嗤!

    然而就在沈非打量的当口,却是发现从这蔓藤囚牢的四面八方,竟然接连不断地冒出一些蔓藤尖刺,而且这些蔓藤尖刺看起来锋锐无比,眼看就要将他扎成一个浑身窟窿的“洞人”。

    原来沈行所施展的这“千藤万囚”丹武技,可不仅仅是将人困住那么简单,在他的控制之下,那其中的蔓藤尖刺攻击力也是出其的强横,而且让人避无可避。

    说时迟那时快,沈非眼中青色的蔓藤尖刺一出现,他就已经感应到自己的皮肤有了一阵阵刺痛,那是某些速度较快的尖刺,直接刺临了他的身体。

    感受着这些蔓藤尖刺的锋锐,沈非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只见他心念动间,那一双眼睛,已是瞬间变为了黑白双色。

    阴阳魔眼!

    沈非在这关键时刻,赫然是开启了那在地通界清泉宗所获得的阴阳魔眼,这一门强横的丹武技有着他混沌阴阳体之助,所能发挥的威力,远非常人能够想像。

    嗖!

    一道白色光芒从沈非左眼之中喷发而出,而下一刻,当这道左眼冰寒之力触碰到某一根蔓藤尖刺之时,那根蔓藤尖刺瞬间被凝冻成了一根冰刺,再也不能刺进分毫。

    而且沈非这左眼冰寒之力的能量可不仅仅如此,在那种极致冰寒之力的蔓延之下,连带着那根蔓藤尖刺周围的数根蔓藤,也瞬间化为了冰刺。

    只是此时囚牢内的蔓藤尖刺无穷无尽,沈非阴阳冰眼的威力固然强横,但想要将四面八方的尖刺尽数冰冻,还是有些力有不殆。

    所幸的是,沈非阴阳魔眼并不是只有冰寒阴眼的,在他看到另外一个方向的无数蔓藤尖刺已经迅速刺来之时,从他的右眼之中,一抹黑光透眼而出。

    沈非左眼是冰寒之力,右眼自然是火炎之力了,而让他意外惊喜的是,当这右眼火炎之力喷发出来之时,那些青色的蔓藤尖刺,竟然在其还没有触碰到的时候,便开始以肉眼可见见的速度枯萎了起来。

    “火克木!”

    见到这一幕,沈非眼眸之中电光石火闪过一些念头,陡然想起火木相生相克的道理来,当下不由大为惊喜。

    既然阴阳火炎之眼对于木属性的丹武技有着如此强横的克制作用,那沈非已经找到了一些致胜的把握,而同一时间,他已是有了某些想法。

    只见沈非一边催发着天魔阳眼的能量,对着那些青色蔓藤尖刺进行着焚烧,而原本被其握在手中的噬魔枪,竟然在此时诡异地消失不见了。

    原来沈非在这顷刻之间便是想到,此时在蔓藤囚牢之中人目被遮,不正是施展那新学会的天阶高级丹武技噬魔飞影的绝佳机会吗?

    沈非那几日在沈家藏武阁之中,已经初步修炼成功噬魔飞影这一门丹武技,只是在旁人之前,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施展,所以此时才他第一次真正施展这门天阶高级丹武技,或许会收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噬魔枪在沈非的意念控制之下,并不是真的消失在这空间了,而是因为某些手段而隐去了原本的气息和形迹,让得人眼难见。

    做出这些动作之后,沈非那阴阳魔眼的火炎之眼威力瞬间爆发,只见数十根囚牢蔓藤被这股极致的火焰之力轰中,那瞬间化为灰烬的速度,比冰寒之力强了不知多少倍。

    发现这个意外惊喜的沈非,此时已是收了自己的冰寒阴眼,而只用火炎之眼来对付那些木属性极强的蔓藤攻击,这种手段,实是事倍功伴。

    只是沈非这强横的阴阳魔眼,在囚牢之中施展,外间那些沈家的族人们根本就看不到,他们只知道沈非已经被沈行那千藤万囚给困在了其中,或许下一刻便会凶多吉少。

    在场这些都是沈家族人,他们之中大多数都修炼过木属性功法,所以对于沈行这门强横丹武技也算是有些了解,而这种既能束缚人身又能发出强横木刺攻击的丹武技,实是让人防不胜防。

    一般来说,想要化解这门千藤万囚丹武技的唯一途径,就是不要被其困在其中,那样一来,其内里的那些蔓藤尖刺,就不可能再能刺得中了。

    而一旦被其困进蔓藤囚牢之中,那里面的蔓藤尖刺从四面八方刺来,根本就避无可避,除非你是生有千手千脚,才能够一一化解。

    沈行的心中自然也是这样想的,刚才那一鞭轰中沈非,被其轻而易举的化解,他真的是被惊着了,好在他反应极快,转眼之间便将沈非给困于木囚之内,这一场战斗,或许在不久之后就能见得分晓了吧?

    “嗯?”

    但是在某一刻,沈行的脸色忽然有些变了,因为他在这一瞬间不仅是感应到了一股极为强横的冰寒之力在木囚之内肆虐,而且下一刻更是出现了一种让他都有些心惊胆战的火炎之力。

    沈行是知道沈非并不是修炼火属性功法的,那种黑火铠甲,只不过是用丹气压缩而施展的某些手段,可是此时,这种火属性的气息为何如此浓郁呢?

    就在沈行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他又是清楚地感应到,自己控制在蔓藤囚牢之中施展的那些锋利尖刺,竟然都在此刻化为一团团灰烬。

    还不待沈行反应过来加大丹气的输出,在那蔓藤囚牢之中,再次爆发出了一股强横的火属性能量,而这一次,沈行连施展另外手段的机会都没有了。

    轰!

    在所有人心中念叨着沈非到底能够在囚牢内坚持多久的时候,擂台之上竟然发出一道异响之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瞬间吸引了过去。

    而这一看之下,这些沈家族人无论是神丹境还是帝丹境,一个个都是瞪大了双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只见在擂台之上,那方圆丈许青色蔓藤囚牢的缝隙之间,一缕缕黑色火焰喷发而出,紧接着整个青色蔓藤囚牢便是轰然一声爆裂开来。

    无数的青色蔓藤被一袭袭黑色火焰席卷,最后被生生焚烧成为一团黑色灰烬,从天空掉落,显得极为的壮观。

    原来在这一刻,沈非已是将自己的魔眼火炎之力催发到了极致,达到六重破神境的他,再来对付这七重神丹境沈行施展的木属性丹武技,那种相生相克的威力,展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囚牢被破,作为当事人的沈行自然是大吃一惊,只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一抹异样的危险,已经是悄悄靠近了他,所以在下一刻,他已是有所反应,便想要变动手中印诀,施展另外的一门强横手段。

    从蔓藤囚牢之中破缚而出的沈非,第一时间已是看到了沈行的动作,但是早有所备的他,怎么可能再给沈行机会,见得他手印变动间,空气之中一抹无形的力量,已是瞬间绕到了沈行的后方。

    “沈非,我不会输给你的!”

    沈行根本没有发现致命的危险已经在无形之中靠近了自己,听得他口中一道低喝声出口后,其身周瞬间涌出了浓郁的强横丹气,看来他是想要孤注一掷了。

    “呵呵,是么?”

    然而就在沈行决定用出自己的最强手段之时,他对面不远处那个刚刚破困而出的灰袍青年却是咧开嘴轻笑了一声,而后他便赫然是感应到一股危险从自己的后颈之处传出,当下脸色大变。

    沈非轻笑声落下,那隐于袖下的手中印诀已是悄然变动,而作为他的对手,沈行在心中寒毛倒竖倏然回头之时,只见一抹漆黑色的枪尖,正指着自己那脆弱的脖颈,冒出丝丝危险的气息,让得他一动也不敢动。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踏天无痕 仙武戒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神荒龙帝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