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8章 自作聪明的沈行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看,是沈非那把上古神器长枪!”

    “据说当初沈光就是在这长枪之下,被生生轰成重伤的!”

    “可是……刚才你们看到沈非施展飞枪攻击了吗?”

    “真是奇怪,那长枪是怎么袭到沈行后方的呢?”

    “看来这一场战斗,就要结束了啊!”

    “……”

    当沈非施展噬魔飞影,将噬魔枪从空气之中无形输送到沈行后方显形的那一刻,整个沈家擂台殿中,顿时炸开了锅。

    因为在场这些沈家族人,无论是神丹境、还是帝丹境甚至是圣丹境的修炼者,几乎都没有看到沈非出手,他们只看到那把漆黑色的长枪瞬间出现在了沈行的后背,指住了其脖颈要害。

    这其中或许只有某些灵魂之力达到天阶中高级的魂医圣强者,才有着隐隐的感应,比如那坐得离沈家族长并不太远的沈家四长老沈誉。

    只是就算沈誉乃是高级魂医圣,在噬魔枪显形之前,他也根本不敢肯定那就是沈非的上古神器长枪,因为噬魔飞影的无形无迹,实是让人捉摸不透。

    “嘿嘿,这小子这一手可是漂亮得紧啊!”

    身为沈家族长的沈空,脸色也是微微一愣,旋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而这话出口之后,他旁边的沈月眼眸之内不由露出一抹自豪之色。

    因为在沈非这上古神器长枪直指要害之下,沈行已经不可能再有回天之力,要知道那可是上古神器,甚至是那重量,也为在场好多人所熟知了。

    擂台之上,作为沈非的对手,曾经仔细研究过沈非前两场擂台生死战的沈行,自然也是对噬魔枪的诡异重量知之甚深。

    现在被这把上古神器长枪的枪尖指着,沈行甚至都能感觉到从枪尖之上散发出来的丝丝危险气息,他相信只要自己有任何一个异动,那黑色枪尖就会毫不犹豫地刺进自己的咽喉。

    到了这个时候,沈行除了认输之外,看起来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可是作为沈家鼎鼎有名的第五天才,如此憋屈地输掉,他又如何能够甘心?

    其中原因,正是因为沈非此时施展的这门诡异手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根本就不是其本身的丹气之力,而是借助了噬魔枪这把上古神器的外力。

    又或许是沈行还有许多强横的手段没有施展,他自问在施展出那些手段之后,沈非绝对不可能挡得住。

    可是现在,仅仅是一门诡异的飞枪攻击,便让沈行那些自认强横的手段根本没有了用武之地,这就像是一个高大的壮汉,被一个小儿拿着一把刀指着要害,如果不是因为这把刀太过锋利,结果就会完全相反。

    但正因为有了这把刀,这个小儿只需要轻轻一刺,便能让这大汉死于非命,其中因果,又岂是沈行一瞬间能够想通的?

    心中强烈的不甘,让得沈行起了一丝异样的心思,他陡然想起这并非是生死擂台战,沈非也不可能真的在擂台之上击杀自己,只要让自己脱离出那黑色长枪的枪刺范围,或许今日之战,还有翻盘的可能。

    “沈行兄,你输了!”

    沈非可没有沈行那么多的想法,当他看到噬魔飞影之下的黑色长枪枪尖已经控制住了后者的时候,当即低沉出声,声音之中,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喜意。

    这是沈非第一次施展噬魔飞影这门刚刚得到的丹武技,而这门丹武技的诡异程度,让得他原本需要花费极大力气的一场战斗,变得如此简单。

    沈非相信,有着这一门噬魔飞影的丹武技,或许在以后的战斗之中,就能事半功倍,毕竟以噬魔枪的诡异重量,如果直接出现在敌人面前,恐怕帝丹境以下,没有任何一个修炼者能够硬扛而下吧?

    此时的沈行明显就是这种情况,沈非相信如果这沈行不是傻子的话,就绝对不敢再轻举妄动,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不!我没有输!”

    但沈非心中的这些笃定,在下一刻便轰然破碎,就在其话音落下之时,从沈行的口中,陡然发出一道咆哮之声,而后他的整个身形,已是瞬间掠前,以期能抢出那一瞬间的枪刺时间。

    “这个家伙……”

    见状沈非不由脸色一沉,以他的聪慧,如何想不到沈行是在打着什么主意,这家伙是料定了自己不会下杀手,这才行此险着。

    可是这样就能脱却噬魔枪的攻击范围了吗,不得不说,沈行这一着真是太天真了。

    因为沈非在轻轻摇头之际,心念再次悄然变动,那一杆原本毫无动静的黑色长枪,已是跟着沈行朝前掠出,那速度,比沈行甚至是快了一倍还多。

    沈行刚才的那一个动作,在让沈非愕然的同时,也让在场大多数的沈家族人目瞪口呆,但旋即他们的心中,尽都对这个沈家第五天才生出一丝不屑之意。

    之前沈非用噬魔枪指住沈行的脖颈,留力不发,那是想给沈行留一些面子,但事实上谁都能看出来,沈行这一战已是输了。

    可此时沈行却是做出这样的动作,一些心思敏锐之人已是想到了这家伙的那种想法,沈行就是想利用沈非的这种厚道,来给自己抢出那一瞬间反败为胜的时间。

    因为沈行知道,沈非这种无形无影的飞枪攻击,在第一次施展的时候最为让人猝不及防,但如果他有了防备,或许就不会那么容易被沈非给制住了。

    沈行是想利用普通擂台不能杀人这一个规则,来给自己抢出那丝机会,在场只要是想到这些东西的沈家族人,都为沈行此时的动作感到不耻,这个家伙,怎么就是这么输不起的人呢?

    大殿深处座椅之中的沈家长老们,此时脸色更是难看,因为相对来说,沈非初回家族才半个多月,沈行却已是沈家的老牌天才。

    以一个老牌天才对阵一个初回家族的族人,竟然还要耍这种手段,严格说起来,对于沈家总部这些长老们来说,也是一种打脸啊。

    “这个沈行,还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作为对沈非有着异样情感的沈秋,加上她那豪放的性格,这一刻已是讥讽出声,而那位和沈行有些关系的长老,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

    不过擂台之上战局瞬息万变,沈行这一举动虽然有些可耻,但谁也不能真的上台去将之揪下来,毕竟这一场擂台之战,只要沈行没有认输,那就没有结束。

    其实这些沈家族人并不是当事人,他们根本就不明白沈行心中那一抹不甘到底有多强烈,明明丹气修为比沈非强悍,明明有很多强横的手段还没有施展,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败在沈非的手下,他又如何能够甘心?

    沈行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快到在场所有人都认为他这一记前掠,确实能够避过那把上古神器长枪的枪刺。

    可是众人包括沈行自己都没有想到,沈非的反应竟然也是如此之快,在他刚刚前掠的同时,那把黑色的长枪便同时有了动作。

    嗖!

    在沈非的控制之下,噬魔枪化为一道黑色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追临了沈行的后心,看着那一抹泛着黑色幽光的黑色长枪,这个时候所有的沈家族人,却都又在为沈行担心了起来。

    对于沈非手中这把上古神器长枪,现在这些沈家族人已经有很多都有所了解了,那种诡异的重量,又是枪尖向着沈行的后心,恐怕一刺之下,这个沈家第五天才要就此死于非命了吧?

    虽然是沈行行事不耻在先,可是这样的一场擂台战,要是真的有人血溅当场生死道消,那可是沈家的一大损失,毕竟沈行乃是沈家的第五天才,是要重点培养的。

    就连沈行自己,此时也是心生大悔,为这一次的鲁莽捶胸顿足,因为他知道让得那黑色枪尖刺进自己的后心,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再活命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刚才直接认输呢。

    “沈非,手下留情!”

    眼看情势危急,那和沈行有些关系的沈家长老不由瞬间从座椅之中长身而起,而其口发出的一道喝声,更是充满了惊惶。

    擂台之上的沈非,控制着噬魔枪一寸一寸靠近沈行,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台下众人的惊呼,也清楚地看到了沈行脸上那一抹惶然,更听到了那位沈家长老的大喝之声。

    其实之前沈行想得也没错,沈非确实是没有过杀人的念头,现在自然也是如此,但是因为沈行之前的动作,他却是打定主意要给这个家伙一点苦头吃,可不会再犯刚才那样的错误了。

    所以在那沈家长老的惊呼声之下,沈非眼眸微微一闪,旋即那即将要刺入沈行后心的黑色长枪,便是枪杆一转,而后狠狠砸下,直接轰在了沈行的后背之上。

    砰!

    众人意料之中的枪刺入体并没有出现,而就在所有人都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噬魔枪的重量陡然爆发。

    而后他们便看到沈行一个青色身影,直接在这无匹的力量之下,朝着前方急飞而出,直到飞临擂台的边缘,这才力尽而落。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踏天无痕 仙武戒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神荒龙帝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