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9章 升品失败?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虽然舒衣灵魂之力已经突破到了天阶中级,但也不过是最近两三个月内的事情,要说他的魂医之术就比沈非高多少,那也未必见得。

    可是和沈非一样,舒衣也没有了丝毫退路,如果就此让本届魂医圣山的山会结束,那有九成九输的就是他舒衣。

    沈非不想输给舒衣,舒衣何尝想输给沈非?哪怕是输给叶施,恐怕在他心中也比输给沈非要好受一些。

    能年纪轻轻就成为魂医圣山第一天才,舒衣也是有极度傲气的,破釜沉舟的气势,也不是只有沈非才有,此时的舒衣,就有几分这样的气势。

    一株株药材被叶施的黑色雷霆子魂本命之火包裹焚烧,化为一道道药材精华,而后又被他缓缓融合在了一起。

    这一步的融炼药材,以舒衣的灵魂之力,倒是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约莫过去一个时辰之后,那二十多株药材已经被他融合成了一个巨大的药材精华。

    接下来,便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了,刚才众人已经见过沈非升品化丹的手段,可是现在舒衣的升品化丹,那才算是真正的“升品”,那是要从天阶低级丹药提升到天阶中级丹药的层次啊。

    这和大陆修炼者从九重神丹境巅峰突破到帝丹境是一样的道理,那是一种本质的升华,更是一种内在的改变,这可不是沈非将三转凝帝丹提升到六转凝帝丹,只是多了一道丹雷那么简单。

    在场这些人都是强横的魂医师,他们自然也知道这样的升品化丹是多么的困难,或许这比中级魂医圣直接炼制一枚天阶中级丹药还要难上几分吧?

    就连一直对舒衣极为有信心的观宇,此时看到这关键时刻,也不由揪心起来,舒衣在这关键时刻已经没有退路,而观宇在有了某些想法之后,更不想看到舒衣失败。

    这可不仅仅是为了魂医圣山的尊严,观宇更从沈非身上看到了一些当初鬼老的影子,于公于私,他都绝对是站在舒衣这一边的。

    舒衣摈弃了一切杂念,他知道成功在此一举,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双手律动,而后那枚已经被他炼制成功的下品天菩丹,便是突然之间被其黑色本命之火轰击得四分五裂起来。

    感受着碎开的下品天菩丹能量并没有就此消散,依旧还在自己的控制之中,舒衣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旋即小心亦亦地控制着那团新的药材精华,朝着碎开的丹药缓缓靠近。

    碎丹一步已经完成,接下来,便看那团新的药材精华,能不能和下品天菩丹完美融合了,若是成功,那一枚真正的天阶中级丹药,就要在不久之后诞生了。

    可是场中大多数人,包括和舒衣同样来自魂医圣山的其他几名天才,却尽都不太看好舒衣能够成功。

    因为这些人也知道舒衣在不久之前只是一名低级魂医圣,就算其隐藏了实力,也绝对不会是太久的事。

    上品天菩丹,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天阶中级丹药,哪怕是一些达到中级魂医圣数十上百年的老牌魂医强者,炼制的成功率也不会太高。

    炼丹一道,并非大陆之上的主流,就是因为其失败率太高,这和魂医师最基本的开经通脉不同,那种失败机率,舒衣也并不会例外。

    不过相对来说,这些魂医圣山的天才除了秉遥之外,倒还是更倾向于舒衣一些,因为在他们都已经输给沈非叶施之后,舒衣已经是魂医圣山的最后一根独苗了,魂医圣山的颜面,还需要靠舒衣来维护。

    在以往的魂医圣山山会中,获得冠军的,基本都是魂医圣山所属天才,就算是在丹气战斗力上和天玄界五大家族不相上下,但是这魂医之术,一向都是魂医圣山独占鳌头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那黑光空间内的舒衣,或者说其面前药鼎之中的某些东西。

    舒衣的脸色有些苍白,想来是要强行让那些下品天菩丹碎片和新的药材精华相融,耗费了他大量的灵魂之力。

    “给我凝啊!”

    某一刻,舒衣双目突然大亮,而后一道咆哮之声从其口中传将出来,这一道声音让得所有人心中一动,暗道这家伙的升品化丹难道要成功了?

    可惜众人这一次却是猜错了,舒衣这声咆哮,不过是对即将到来的失败有所不甘而已,他灵魂之力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可是那药材精华,却始终差着一点才能和下品天菩丹碎片完美融合,他是真的回天无力了。

    不知道此时的舒衣心中有没有一丝后悔,后悔在最后关头为了赢过沈非,施展出这升品化丹的手段,想将天菩丹给提升到天阶中级的层次。

    可是现在他却要失败了,舒衣知道失败的后果是什么,那不仅仅是中品天菩丹不可能成形,就连他之前炼制的下品天菩丹,能引来十二道丹雷的下品天菩丹,也会在他失去控制的那一刹那灰飞烟灭。

    你想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必然要承担一些应有的后果,下品天菩丹烟消云散,就是这一次舒衣强行升品化丹的后果,他似乎已经预见接下来的结局了。

    不仅是魂医圣山冠军拿不到,舒衣如果将这枚下品天菩丹弄得支离破碎的话,那他甚至是连前十名都进不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可以用来和其他天才一较高下的丹药。

    舒衣面前药鼎之中的紊乱波动越来越大,到得后来,不少人都是感应到了其内的真正情形,当下脸上都是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

    如果舒衣能够利用这一次升品化丹,成功将天菩丹提升到上品的天阶中级层次,那这些人无疑是喜闻乐见的,因为那更加增添了魂医圣山山会的趣味性。

    而此时舒衣的落败,也让某些人暗暗松了口气,毕竟舒衣如此年纪,如果真的就能轻松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那他们的老脸该往哪儿搁呢?

    这个世界之上,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强的大有人在,舒衣的失败,也算是对他们心境的一点安慰吧。

    以沈非的灵魂之力,又隔得较近,自然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舒衣药鼎之中的情形,当下不由大大吁出一口长气,暗道总算是不用走出那最后一步了。

    咔!

    就在所有人都若有所思之时,从舒衣的药鼎之中,终于是传出一道怪异的声响,似乎是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

    刚才舒衣以强横的天阶中级灵魂,强行将那些下品天菩丹碎片和药材精华给融合在了一起,只是在最后成丹的阶段不能让它们完美融合而已。

    但其药材之中已经是有了一枚丹药的形状,只可惜在此时此刻,这枚丹药外形的东西,已经是攀爬起了一丝丝的裂缝,仿佛下一刻,就要像刚才一样爆裂而开。

    不过之前那一次的爆裂,是在舒衣自主控制之下的爆裂,目的就是要将那团新的药材精华给融合进去。

    而现在却是丹药承受不了新药材精华内的能量,不能完美融合而自主爆裂,这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舒衣可以预见,只要丹药爆裂,那他再没有任何办法,除了自认失败之外,已是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可是他不甘心啊,这种离成功只剩下最后一步的失败,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明明他都已经突破到天阶中级灵魂了,明明都已经达到中级魂医圣了,为什么还是赢不了那个只有低级魂医圣层次的沈家小子呢?

    这一刻舒衣不由很有些挫败感,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输给沈非了,原本想在魂医之术上赢一次的他,终究还是要失败了。

    人力有时而穷,无论舒衣如何不甘心,在灵魂之力消耗极其严重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能阻止丹药雏形上的裂缝越来越多。

    “噗嗤!”

    也不知道是急怒攻心,还是内心强烈的不甘,脸色一片苍白的舒衣,感应到那即将碎裂而开的丹药雏形,竟然狂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这口鲜血正好对准药鼎的鼎口,好巧不巧地喷进了药鼎之中,而后一大半都溅落在了那枚正在碎裂的天菩丹之上。

    “嗯?”

    同一时间,舒衣突然觉得自己的脑海似乎变得清醒了几分,而那枚即将碎裂的天菩丹,竟然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仿佛是被注入了一股什么新鲜能量一般。

    这种情况舒衣从所未见,但他隐隐感觉到似乎是自己那口鲜血起了一些作用,让得那能量不断冲突的药材精华和下品天菩丹之间,建立起了一些隐晦的桥梁。

    药鼎之中的暴乱是安静了几分,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做,舒衣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因为这种情况他根本没有遇到过,而他的灵魂之力,也不足以支撑他完成再一次的凝丹。

    “舒衣,静心凝神,引导血脉,其他都不要管!”

    正当舒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从某处传进他耳中,让得他瞬间便定下心来,因为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他那魂医实力强横之极的老师:观宇!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踏天无痕 仙武戒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神荒龙帝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