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1章 送你去见阎王!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大哥?二虎这小子,哪里又冒出来一个大哥?”

    狼彘心中愤怒升腾的同时,又产生了一丝疑惑,不过当他这道念头掠过的时候,陡然想起一人,当下狼眼之中的惊意不由更甚了。

    据狼彘所知,二虎是被狼敖从界海之中带回来的,只不过这个灵妖变异之毒体质的家伙,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吵着去人类大陆寻找自己的大哥。

    直到最近一次的圣魂城大战传回烈狼一族,狼彘才知道二虎那个所谓的大哥,就是将人类大陆各大家族的族长和老祖们都惊动得鸡飞狗跳的沈非。

    沈非这个名字,现在在整个丹武大陆之上可都算得上是如雷贯耳,狼彘作为烈狼一族的第一天才,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但以狼彘的脾性,又怎么可能对一个当时还没有突破到帝丹境的人类小子服气?他甚至是有些忌妒,忌妒沈非拥有如此之大的名声,自己怎么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呢?

    是的,就是好运气!

    在狼彘的心中,早就给沈非打上了这么一个标签,如果不是那小子侥幸开启了天残魔诀,又怎么能引起天玄界五大家族老祖级别人物的重视,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名传丹武大陆人魔妖三界,让得人人畏忌了。

    甚至狼彘之所以对二虎下杀手,也不无沈非的原因在里面,而此时的狼彘,终于从二虎的喃喃声之中,知道了那个缓步走近的灰衣青年的底细。

    尤其是在感应到那灰衣青年的丹气修为,竟然只有三重帝丹境的时候,狼彘心底深处的那一抹不平衡,更是不可抑制的升腾而起,再也压不下去。

    又或许是沈非天残魔诀的气息,让得狼彘极不舒服,要知道现在的他,身上已经是蕴含着某些血灵族的气息,这样的气息和天残魔诀是天生敌对的,两者只要一遇到,便绝对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突然出现在这天噬毒塔第四层深处的,正是沈非,在这第四层之内,他自然也是遇到了许多剧毒灵妖,只不过凭着天残魔诀的强横,那些被血灵族气息侵蚀的灵妖们,却没有像对付普通人那么能够从他手中讨得了好处。

    沈非施展浑身解数,紧赶慢赶,终于在二虎处于最关键的时刻赶到了这里,看着二虎虽然气息萎靡不堪,却无性命之忧的时候,他总算是放下心来。

    看到此时的二虎,沈非心中也颇为感慨,倒不是对二虎三重帝丹境的丹气,而是感慨他们每一次相见,为什么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呢。

    无论是在地通界清泉宗,还是在天玄界圣魂城,二虎两次赶到沈非身边的时候,都是沈非九死一生的绝境,而这一次,却是沈非看到了二虎的绝境。

    此时二虎和狼彘都已经恢复到了人类形态,缓步走来的沈非,连看都没有看那边一脸阴沉的狼彘一眼,而是直接开口问道:“你这家伙,没事吧?”

    直到沈非亲声开口,二虎这才如梦初醒,当下摇了摇头,说道:“大哥,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这个问题,其实也是一旁的狼彘想问的,他可是知道自己和二虎的这一次赌战,吸引了众多的烈狼一族强者和年轻天才,甚至是狼敖和狼顾都一定会守在外边等待一个结果。

    可是这个叫沈非的小子,怎么会如此大摇大摆地来到这天噬毒塔第四层呢,难道外间的父亲和二叔他们,就这么任由一个人类小子进入烈狼一族的禁地而不加阻拦?

    狼彘自然是不知道之前在外间发生的一幕,连他那最大的依靠二叔狼顾都被狐赢打得重伤垂死,要是他知道这一幕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改变自己的法?

    “我怎么来了?还不是为了你?”沈非听得二虎之问,不由笑骂了一句,而后说道:“你说你也是,没事跑到这天噬毒塔来做什么,还差点将自己的小命都给搭上了。”

    沈非刚才是亲眼看到二虎情势危急,这才施展噬魔飞枪的,而且他心中不由暗道了一声侥幸,要不是这烈狼一族总部正好在玄狐一族的西边,要不是自己坚持要进入天噬毒塔,说不定这一辈子都不能再见到自己这位生死兄弟了。

    “没办法,这都是被人给逼的啊!”

    闻言二虎不由苦笑了一声,其目光也是转到了那边的狼彘身上,结合其言中之意,沈非不难猜测二虎口中所说逼他之人到底是谁。

    听得二虎之言,沈非终于是第一次将头转了过来,当即看到一张满脸阴沉的狠戾脸庞,不由沉声问道:“你就是狼彘?”

    之前在外间的时候,沈非已经从那小狼王狼敖的口中听过了狼彘这个名字,也知道了狼彘的身份,只不过他对于狼彘和二虎的恩怨,却是知之不深。

    在沈非看来,这狼彘乃是小狼王狼敖的儿子,如果这个家伙不待见二虎的话,是不是说明二虎在烈狼一族都极不受待见。

    沈非这一猜也没有猜错,无论狼敖对二虎有多看重,但这里毕竟是烈狼一族,二虎这个人类,是和他们格格不入的种族,终究是不会走到一起去的。

    被沈非这样盯着询问,狼彘只觉自己烈狼一族第一天才的地位受到了轻视,你一个三重帝丹的人类,又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口气来质问自己这个十阶中级巅峰的烈狼一族第一天才?

    “哼,你就是沈非吧?”狼彘当然不可能乖乖回答沈非的问话,反而是直接反问出来,听得他阴声说道:“这里乃是我烈狼一族的禁地,你一个外人,是没有资格进入这里的。”

    狼彘并不知道沈非为什么能来到这天噬毒塔之中,在他看来,一定是这人类小子施展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而且和沈非的目光对上,狼彘立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舒服,这种不舒服,并不是他因为二虎或是沈非那偌大的名声产生的厌恶,而是一种发自体内血脉深处的厌恶。

    狼彘当然不清楚这是血灵族的气息,在遇到天残魔诀气息时的本能反应,双方原本就是天敌,刚刚被血灵族侵蚀的狼彘,明显还没有这样的觉悟,那只是一种本能。

    但不管怎么说,狼彘在这一刻已是对沈非也起了必杀之心,无论是从后者和二虎的关系上,还是从其响彻丹武大陆的名声之上,他都不可能让沈非活着离开。

    甚至狼彘还在想,要是自己击杀了沈非的消息传将出去,是不是也会让整个丹武大陆上的修炼者们都知道自己的名字,那样一样的话,自己也算是名扬大陆了吧?

    正是这种变态的想法,让得狼彘的口气越来越是凌厉,在他看来,就算是多了沈非这么一个三重帝丹境的人类小子,二虎的结局也不会有丝毫改变,所能改变的,就是让这天噬毒塔内多上一具尸体罢了。

    “这家伙的身上,怎么有股子讨厌的气息?”在狼彘开口的时候,沈非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似乎也是感应到了这狼族天才体内的某些气息。

    只不过在没有战斗之时,狼彘体内的血灵族气息不显,沈非也不敢肯定,但天残魔诀的本能,还是让他从骨子里生出了一股厌恶之意,就像狼彘血脉之中的那种感觉一样。

    “沈非,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偏要闯,那今日我狼彘就成全你,送你去见阎王吧!”狼彘一脸的狞笑,同时其身上已经是缭绕了一层浓郁的妖丹气。

    在狼彘看来,二虎已然身受重伤,战斗力大减,哪怕加上沈非这一尊战力,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而且狼彘还有些讥嘲地看着沈非,暗道这小子拥有偌大的名头,原来只是个草包,这小子不会以为凭着自己的名声,就能将相差几个小境界的自己给击败吧?

    在狼彘的心中,沈非刚才出手相救二虎的举动,完全是在自寻死路,人类这些可笑的义气,简直就是让自己陷入万丈深渊的罪魁祸首,现在,就让自己来让其付出生命的代价吧。

    只不过狼彘没人发现的是,在他身上强横妖丹气席卷而出的同时,沈非的脸色已是轰然大变,因为他体内三大相连在一起的天残玉残片,赫然是在此刻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这种感觉,和之前沈非在这天噬毒塔之中遇到的那些剧毒之物一模一样,而那些剧毒灵妖的体内,却是有着血灵族气息的,要不然也不会引起天残玉残片如此异动了。

    此时沈非的周围,并没有任何一个剧毒灵妖,除了二虎之外,就只剩下一个狼彘,对于二虎沈非自然是放心,那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烈狼一族第一天才狼彘了。

    这个发现,让沈非心中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他不敢肯定只是狼彘被血灵族气息给侵蚀了,还是整个烈狼一族都有问题。

    这样的纠结,就像沈非当初在通天上路之中遇到叶家天才叶青一般,让他陷入了一种极度的恐慌。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踏天无痕 仙武戒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神荒龙帝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