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生气?】

作者:夜的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夜光回到了客厅,在沙发上重新坐下。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以往喝着口齿留香,回味无穷的神仙茶,今天喝来,却感觉有些苦味。

    心情,会影响味蕾。

    坐在沙发上,夜光也开始沉思,思考问题的根本所在。

    柳池烟生这么大的气,根本原因是什么?

    因为夜光去执行任务吗?

    因为夜光欺骗了她吗?

    因为夜光不辞而别吗?

    夜光想来想去,大概觉得,应该是因为欺骗吧。

    很多情侣有真挚,其原因也是因为欺骗,欺骗,在很多夫妻的婚姻生活当中,是不可逾越的雷区。

    这一天。

    夜光回到家,却忽然间一下子似乎被孤立了出来,柳池烟生气不理他,依依也一直不搭理夜光,自己玩自己的,似乎一瞬间夜光和这个家有了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一般。

    傍晚。

    晚饭上桌。

    有些出乎夜光意外的是,柳池烟到底还是没饿着他。

    准备了夜光的这一份。

    按照夜光设想的,柳池烟今天应该不给他吃才对。

    饭虽然是给夜光吃了,但今天餐桌上的气氛和以往温暖的气氛相比,可就截然相反了。

    整个吃饭的过程中,除了依依大口的咀嚼声,安安静静,显得冷冰冰的。

    夜光也尝试和柳池烟还有依依搭话,但俩人就是不理他,夜光话一多,还不时被俩人瞪上一眼,让他闭嘴。

    吃完晚饭,照例的一家三口在沙发上看看电视的活动还是照常进行着。

    只不过,今天不是三人挨着靠在一起。

    柳池烟带着依依坐在一端,夜光被赶到了沙发的另一端。

    电视上在播放着有些无聊的动物世界节目。

    不过,播放什么其实都不重要。

    反正三个人也没谁真的看得进去。

    夜光很是无奈,看这样子,柳池烟是要和他冷战啊。

    只求她能早点消气吧,现在柳池烟在气头上,夜光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

    看了一会儿电视,柳池烟起身对依依说道,“洗澡睡觉吧,明天上课。”

    依依看了看柳池烟,然后说道,“我再看一会儿,姑妈你先去洗吧。”

    柳池烟没有多说什么,嗯了一声,转身进了卧室,拿衣服洗澡去了。

    依依在反复观察柳池烟的动静,确认柳池烟在洗澡后,挪到了夜光身边。

    “夜光,姑妈生气了。”依依一本正经的说道。

    夜光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摸了摸依依的头,“我知道。”

    依依,“姑妈真的生气了。”

    夜光叹了一口气,“我知道。”

    依依,“姑妈真的真的生气了,你知不知道。”

    夜光,“都说了我知道了。”

    依依侧头盯着夜光看了几秒,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上确认夜光是不是真的知道。

    夜光将依依抱进了怀里,说道,“依依,对不起,你有没有生气?”

    依依想了想,点头道,“生气。”

    夜光看着她说道,“那你为什么又突然理我了。”

    依依,“因为姑妈生气了。”

    夜光,“”

    夜光感觉有些搞不懂依依的逻辑了。

    这不很明显嘛,夜光当然知道柳池烟生气了。

    依依,“夜光,姑妈不让我说,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

    夜光,“什么事?”

    依依趴在夜光耳朵边上,小声的说道,“你不在的这几天,姑妈每天晚上都在菩萨那里跪好久好久。”依依说着看向了夜光家里供奉的那尊菩萨,“而且,姑妈一直在哭,哭好久好久。”

    闻言。

    夜光心神震了震,瞳孔缩了缩。

    忽然间,胸口一股莫名感觉涌了出来,心脏在这一刻,似乎被一只充满荆棘的手狠狠的捏了一下。

    发闷,刺痛。

    痛到呼吸都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困难。

    夜光有些难受的闷哼了一声,眉头皱了皱。

    依依看着夜光,问道,“夜光你怎么了?”

    夜光深呼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事,谢谢你告诉我,依依。”

    依依又往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再次一本正经的对夜光说道,“夜光,我告诉你哦,姑妈真的生气了。”

    夜光,“嗯,我知道了。”

    夜光真的知道了吗?

    算是知道了吧,但也不一定。

    依依是小孩子,她的心智还没有健全,很多事情她理解不了,但小孩子的感官有时候其实比大人更加敏锐。

    她敏锐的感觉到夜光和柳池烟之间出了一点什么问题。

    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

    所以,只能把这种感觉都归结为是柳池烟生气了,并且一遍又一遍的反复提醒夜光。

    依依点点头,“你知道就好,你要好好哄姑妈喔,还有,我等下还假装不是,我等下还是继续不理你,我也生气了,哼!”

    说着,依依推开了夜光,爬到了沙发另一边。

    夜光看着依依,笑了笑,“小丫头。”

    依依说到做到,说不理就不理,傲娇的扭过头去。

    夜光坐在沙发上,目光重新转到了电视上,但眼神却是有些发散。

    刚刚

    那种感觉是

    心痛吗?

    夜光想起来,蒋奉先曾经和夜光说过心疼的感觉。

    夜光曾经也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今天是第一次。

    正如蒋奉先所言,这感觉,真的很玄妙,很难用言语去表明是什么感觉,但你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种感觉。

    依依告诉夜光的事情,让夜光心痛了。

    真的心痛了。

    他不辞而别去做任务,那个傻女人,在他没有回来的每一个晚上,都在菩萨面前跪着给他祈福。

    脑海里想到柳池烟跪在菩萨面前垂泪的画面,夜光胸口中那种心痛的感觉又隐隐浮现了出来。

    同时,原本就对柳池烟有着深深的歉意,此时,又是重了许多。

    所以,柳池烟生这么大的气,夜光也理解。

    当时有多担心,有多挂念,现在,就有多生气吧。

    这事不论大义,单说夜光和柳池烟,确确实实是夜光做得不对。

    对于柳池烟生气,夜光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全盘接着了,不管柳池烟是和他耍性子也好,闹情绪也好,冷落他也好,甚至打他骂他,夜光都认。

    不管怎么样,只要柳池烟能够原谅他,不再生气,便好。

    柳池烟洗完澡后,又帮依依洗好澡,让依依去睡了。

    柳池烟也准备去睡了的时候,夜光叫住了她,“柳儿,那个对不起。”

    柳池烟回头,看着夜光,说道,“我不需要你和我说对不起。”

    语调还是如同白日那般清冷。

    夜光苦笑了一下,问道,“晚上我睡哪?”

    柳池烟都懒得和他说话了,看了一眼沙发。

    夜光,“哦。”

    天气渐凉,尤其是晚上,现在的天气,正常人不盖上点被子真不行。

    夜光现在体质好,倒是没这个需求,但是,柳池烟到底是他媳妇。

    夜光也关了客厅的灯,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准备入睡的时候,卧室的们打开了。

    柳池烟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来。

    见夜光还醒着,柳池烟一点都没客气,将被子往夜光身上一扔了事,转身就进屋了。

    夜光苦笑了一下,又有些感动。

    到底是自己媳妇啊,不管再怎么生气。

    总归是不想让自己饿着冻着。
其他书友在看:召唤我吧 特权神豪 神豪修改器 韩娱之kpopstar 仙药供应商 重生始于1992 鼻尖上的宝藏 我是神豪我怕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