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作者:velver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第三百五十章

    沈浪看着朱贵,并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松开了自己的胳膊,往后面退了两步,脸上的表情也不是那么的妖魔化,而是换了一副表情,面带笑意的看着朱贵,他的脸已经有点血红了,嘴角边甚至隐约的都能看到丝丝的血迹,虽然他是上台跟自己比斗的,但是自己却没有一定要把他给打死的念头里面,这个跟刚开始跟他动手的心态已经不一样了。&

    朱贵架住沈浪的这一下子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一跳,这个力量太大了,还有就是自己的后槽牙,硬生生的接了一下以后,直接的就被震掉了,不过刚才的时候五脏六腑的跳动让自己没有办法咽下来,所以才会有嘴角边的丝丝血迹。自己当时的想法就是完了,这下子可是彻底的玩完了,他的眼睛甚至都已经闭上了,可是自己闭上眼睛的时候却感觉到沈浪气势一下子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自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沈浪的身子正缓缓的退去,两步的距离不算近但也不远,重要的是哪个态度问题,让自己有些感慨。朱贵神色复杂的看着沈浪,用手捏成了拳头,放自己的嘴角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当然这个咳嗽是假的,主要是趁着这个机会掩饰一下自己,省的太难看了。处理完毕以后,朱贵直接的就往后退了三步的距离,先是冲着沈浪一抱拳,然后冲着武当掌教的位置又是一抱拳,“受教了,今天终于感受武当拳术的博大精深,失礼之处还请武当的各位同道见谅,我输了。”

    说完了以后才对沈浪点点头,一步一步的走下台去,不过这个步伐很多人看来已经是有些踉跄了。可是沈浪却没有下台,而是审视着对面那些人,大家也都看见了这位武当外门执掌眼睛当中的狂热,可是这个时候谁敢上去跟他较量较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跟朱贵一样的,真的要是上去了,人家要是不留情的话,你可真的就是白白的死这里了,沈浪眼睛当中的杀气并没有消失,这个大家还是有些感触的。

    沈浪看了能有两分钟的时间,然后才慢悠悠的走下台来,不过却并没有立刻的就回到自己的位置做下去,而是来到了掌教的身前,轻轻的一施礼,看着沈浪的这个动作,掌教真的是有点激动了,这个师弟真的是太会做人了,这个时候并没有展露自己的威风,而是把这个机会留给了武当,留给了自己,难怪师傅和师叔这样的看重他,玉清师弟和他这样的交好,由此可见一般呀!

    掌教还是站了起来,对沈浪很是用心的点了一下头,这个时候沈浪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不过却没有坐下来,因为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站了起来,演武厅的事情到此就算是彻底的完结了,虽然说这次大典还有一些事情,但那些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武当这一次可谓真的打出来自己的名声和招牌了,而且是非常的成功。

    特别是沈浪这一位武当的外门执掌,打的那叫一个威风,那叫一个气派。而过来准备踩武当面子的人这一次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有能落下武当的面子,损了自己的人,还没有见到武当的核心力量,这个是他们为关心的一件事情,要知道每个门派都有着自己的底牌,他有没有显现出来,这个震慑力是不一样的。

    可是武当这一次根本就没有让他们出来,只是让沈浪这个外门的执掌,甚至都不算是武当内门的人出来,直接的就把其他人给摆平了,失策了,真的是太失策了。等沈浪出了演武厅以后就看见早就已经等候哪里的徐晓强和杜少成两个人。

    两个人看向沈浪的眼神已经不仅仅是崇拜这么的简单了,沈浪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跟神人一样,如果可能的话,两个人甚至都有点想把沈浪供奉起来,沈浪跟自己的掌教师兄打了一个招呼,自己不太想去参加那些没有意义的聚会,没有任何的兴趣,掌教对于沈浪的这个作为没有任何的意见,“晚上你过来一趟,这个你必须要出席。”

    沈浪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又跟自己的玉清师兄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倒是玉清看着自己的掌教师兄微微的一笑,笑的有些诡异的感觉。掌教看了一下周围这些人,“师弟,你觉得小浪是不是已经拿出来他的底牌了?”

    “不,这个绝对不会是他的底牌,要知道他这次赢得这么轻松,跟刚开始的时候太气势的运用有了很大的关系,再者朱贵看到小浪的这个样子,感觉自己失算了,心理上面的优势一下子的就丧失了,不然冲着他那个时候还可以跟小狼较量那么长的时间,如果他实现不想着投机取巧的话,倒是有可能会打出来小浪的底牌。”

    “这么说,小浪现上山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对于这个问题,玉清倒是一愣,“这个还真的就不太好说,小浪打朱贵多运用的是心理上面的战术,朱贵十层的实力,能打出来七层就已经是好不错了,可就算是七层的势力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跟小浪打了一个平手而已,这个主要还是刚开始的时候被小浪气势上面给打趴下了,而小浪也是得势不饶人,没有让朱贵反应过来。虽然小浪好像是没有见底,但是以我的了解,小浪已经快要到底了,如果他真的没有到底的话,那么小浪就太深不可测了,我想象不到他现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小浪一定要上山这个怎么办?虽然说师傅走之前留下来一些安排,但是上这个山只有一条路,就是自己打上去,当年的时候赵师叔只过了第二关,到第三关就下来了。”玉清摇摇头,“看看小浪的态度再说吧!其实让他受挫一下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我想师伯是不是也有这个方面的意思,如果小浪不能知难而退的话,就让他好好的受一下教训。”

    掌教对玉清轻轻的一笑,玉清看着掌教的笑意一下子也是明白了过来,掌教的心中对于这个事情肯定是有着非常周全的考虑,甚至比自己考虑的还要多,自己说的他不会想不到,但是他这么的跟自己说,其目的也是很明显,就是让自己当这个说客,想到这里的时候玉清也是很合时机的说道:“掌教师兄,这个事情还是我来跟小浪说吧!我想他多少还是会给我一点面子的。”

    “嗯,这个事情你就自己拿捏吧!”

    回到小院的沈浪看着徐晓强和杜少成两个人,微微的摇头,“我想你们心里面可能会有很多话要说,但是现不是这个时候,我有点累了,现不想说话,而你们也好趁着这个时间好好的感悟一下子,现是好的机会。”说完了以后沈浪就没有再去理会他们两个人,直接的就把两个人给撵出了这里,自己回到了床上面好似非常悠闲的眯着眼睛睡了起来。

    倒是徐晓强和杜少成两个人感觉非常的奇怪,如果沈浪现要是调息的话,这个多少还情理之中,可是什么都不做,跑到床上面去睡觉,这个就让人感觉有些难以理解了,徐晓强和杜少成两个人相互的摇摇头,正准备坐下来感悟一番的时候,就听见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看着站门外的玉清道长,徐晓强很快的就把他给让了进来。

    听闻沈浪已经睡下了,玉清一愣随即又是呵呵的一笑,看着站哪里的徐晓强和沈浪摇摇头,“我来的倒也有些仓促了,这样吧!我晚上的时候再来,我给你们调两个人过来,防止其他人过来打扰,你们也好好的感悟一番,这样的机会不多,要是浪费的话实是太可惜了,我想小浪也应该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解释这个。”

    一直等到了晚上沈浪才醒了过来,看着坐外面小院的玉清师兄也没有太多的意外,上午离开的时候掌教师兄就已经跟自己说了,晚上还有一个聚会要参加,这个是武当内部的一个小聚会,毕竟这次大典能够进行的这么顺利,大家还是出了不少的力,趁着这机会要好好的庆贺一番。

    不过沈浪跟师兄两个人去的路上,玉清好似很是不经意的说道:“小浪,对于上代掌教师伯的事情你是怎么考虑的?”沈浪听了立刻的就是一愣,歪着自己的脑袋看了一下自己的这位师兄,沉毅了一会以后才说道:“是掌教师兄不同意,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不同意,我想知道一下详情。”

    玉清听了这个话也是一皱眉,想了一下还是绝对没有必要瞒着沈浪,所以就很是直接了当的说道:“这个事情师兄很早之前就跟我说过,你一定要上山的话,能不能稍微的等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一定要坚持的话。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一些内门的秘密,当年的时候赵师叔也要上这个山,我不知道师叔有没有跟你说起过这个事情,只不过他也没有登上这个山顶,第三关就下来了,甚至连一半都没有到。”

    “师傅?”沈浪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是感觉非常的意外,玉清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这个事情也算是内门的一个秘密了,不过当年的时候上代掌教师伯,所以这个事情比较的好解决,可是现轮到了现的掌教师兄,他虽然是上代掌教师伯的弟子,而上代掌教师伯现也算是山上的一位长老,可是对于这个山上这个影响力还是有限,不跟他对外门和内门的影响力相提并论,我希望你也能理解一下他的难处。”

    “以前的时候没有听说过这个方面的破事呀!”沈浪犹豫了一下子,还是没有说出来自己刚来的时候跟掌教师兄两个人说的话,玉清师兄的面前说这个有点不太合适,会显得自己有点不太光明磊落。“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嗨,小浪,这个事情对于你来说可能会有些不太公平,但是这个事情不是我现可以妄加评论的,武当的外门一定程度上面受到了内门的节制,你外门执掌的位置上面已经做了几年的时间了,虽然不怎么管事,但是我想其中的道道对于你这样的人来说,想必已经是看的太清楚了。”

    看见沈浪点头以后,玉清又接着的说道:“而武当的内门一定的程度上面还要受到山上的节制,这个跟外门受到内门的节制有相同的地方,也有有区别的地方,不可以一道而论。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武当的山上一定的程度上面被内门所制约,而内门一定的程度上面也要被外门所制约,大家相互的牵制。”

    沈浪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他仔细的靠着着自己的这位师兄究竟给自己传达的是一个什么意思,他今天晚上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样的事情呢?

    倒是玉清看出来了沈浪的疑惑,不过却没有立刻的就去解释,而是就刚才的话题继续的说道:“外门受到内门的节制,同时外门也制约着内门,因为外门执掌了武当的经济命脉大权,内门受到山上的节制,同时内门也制约着上山,是因为内门是山上的人员、钱财等所有来源,但这里面又有另外的一个问题,就是山上和外门如果要是联合起来的话怎么办?这样会不会把内门给直接的架空了。”

    “呵呵,这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呀!”

    “这个就要跟你所谓的要上山有一定的关系了,当初的时候就定下来这么一条规矩,山上的人不可以于外门的人发生任何的关系,如果有关系了,那就闯关吧!一共是七关,其中内门三关,山上四关,过了的话什么事情都可以了解,过不了的话,那么这个事情就又说道的地方了。”

    听到了这样的秘辛以后,沈浪倒是突然的微笑了起来,“师兄,这个倒是挺有意思的,不过我想当初设立了这些东西不会是平白无故的吧!肯定是有着其他的什么原因,不然的话不会是这么的麻烦,你说呢?”

    “哼,就知道你小子是一个聪明人,你现已经这个位置上面了,告诉你这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日后你也要知道的。武当能流传这么长的时间,基本上没有遭受太大的灾难,而且遭受了一定程度的灾难以后也可以很快的就恢复元气,原因也就其中了,这个跟武当与世无争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现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就算是你要与世无争,可是你不能不吃饭,不能不喝水吧!其中的道理没有办法说清楚。”

    “有意思,当初的时候究竟是谁提出来这样的想法,倒是很有先见之明,武当这个大家庭这样的条约之下倒是发展的很好呀!想来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个是费了多少代人的心血才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呀!你以为真的很容易吗?你今天也上台比武了,你又不是没有感受到那些人的态度,武当已经够内敛的了,不还是现这个样子吗?不过这一次大典你倒是真的立功了,如此可见当年的时候掌教师伯是多么的有远见,现想来真的是感慨万分。”

    沈浪也是陪着自己的师兄感叹了一声,“哎,师兄,武当这个样子,其他的门派是不是也都是这个样子呢?对于这个我倒是有点兴趣了。”

    “这个问题说起来就有点话长了,武当流传了这么长的时间,除了两次大火和一次泥石流之外,基本上就没有大的灾祸,相对的比较起来,其他的门派就有点那么的不走运了,就算是跟武当有点对立的少林也没有幸免。少林传承的过程当中,建了被毁毁了被建,多少的心血都被付之于流水了,我这个武当门人现看起来这段历史都感觉悲痛万分,有多少的东西都这个波荡当中消失历史的长河当中了。少林他也不傻呀!看着武当的这个样子,他能不借鉴一下吗?”

    “这个就是为什么现国外有少林底子的原因吗?呵呵,我原来闲暇的时候倒是调查过这个方面的事情,我不清楚少林是不是也跟武当一样,也有外门这样的建设,不过我却发现少林不少的经济收入都是来源于国外,挺红火的。”

    “差不多吧!大家各有各的发展,各有各的前途,表面上还都是和气一团,虽然背后时不时的也相互捅刀子,不过这个也是平常事,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亲兄弟还有桌子上面和颜悦色,桌子上面给你使绊子的,何况是武当和少林这样的两个门派呢?”

    “师兄,你今天晚上刻意的来找我不会就是想跟我说这些历史吧!肯定是有着其他的什么意图,一起说来听听?”

    对于沈浪的这么直接,玉清也是摇头笑笑,“哎,你这个小子呀!说起话来还是这么的不客气,其实这个也没有什么,马上就要开始庆贺的宴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外门执掌了,掌教对你的期望很高,我都这么说了,你应该明白我说的都是什么意思了吧!你这么的聪明,如果话说的太透彻了,就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你说呢?”

    沈浪看着自己的师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哈哈的大笑起来,笑的很是开怀。

    最新章节txt,本站地址:
其他书友在看:最终逆战 回到旧石器时代 巨鲸座 对面女神看过来 铁血帝国 重生之明星富豪 烽烟尽处 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