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作者:velver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第七百五十四章

    “少爷,他们还外面观察着,用不用给他们一点提点和警示,让他们知难而退?不要老是我们的面前晃来晃去的?”很显然外面那些家伙继续的留那里,已经把强哥的火气给挑了起来,他们的动作现已经被发现了,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们还继续的留那里,这个是不是脸皮也太厚了?

    沈浪倒是擎着自己的面颊坐那里,神态很是悠然,“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好,毕竟我们还要这里挑人,我想有人背后已经打定了我们并不敢出手的这个主意,本来的突袭战被打成了拉锯战,我们现他们比我们加的郁闷,再说了,坐这里不好吗?白天你还没有活动开呀!何必要兴师动众的,弄得大家都不是那么的开心,熬一晚上的时间也就罢了。”

    前半夜的时候,沈浪和强哥两个人坐那里值守,可是等到后半夜的时候,强哥却是突然的离开了,而沈浪也是比较的蔫坏,强哥会房间休息的时候,把室外的灯光全部的都给打开了,一个都不拉,整个地方照射的就跟白天一样,自己捧着一本书坐那里,时不时会写下来自己的感想,反正这一坐就一直到天亮,倒是苦了那些那边埋伏的队员们了。

    早上六点钟的时候,其他的队员也都是从房间里面出来了,开始了小范围的活动和锻炼身体,倒是入队的两个人队员吴季果和程官正,两个人看沈浪的眼神微微的有些不太一样,喝了那么多酒,竟然还一宿都坐这里值守,别人是不是能做到这一点,他们不清楚,但是就自己来说,恐怕很难。

    上午的时候考核依旧,沈浪则是坐车上面看书,睡觉,貌似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提起来他的兴趣,快要到中午的时候,两位军长也是连襟而来,毕竟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他们的这个面子栽的太大了,要知道老虎他们可是自己集团军的王牌部队,而且还是王牌当中的王牌,可是昨天晚上的时候,竟然连小小的一个班级单位的建制都没有拿下来。

    不否认这里面有点特殊的状况,但是他们的人少的可怜,而且昨天晚上的时候这些人也是喝的酩酊大醉,这样的情况之下都没有能得手,甚至自己这边连动手的胆气都没有了,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这个军长还要不要干了?

    “沈中校,商谈一点事情。”

    沈浪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脸,睁开有些迷离的双眼,看着站自己面前的两位将军,一副很是不解的样子,“对不起,昨天晚上的时候喝的有点多了,现还没有缓过来这个精神。”这个话听别人的耳朵里面可能没有什么,但是听倪军傅的耳朵里面,真的是嘲讽的意味十足,要不因为皮肤太黑的缘故,恐怕那个脸不知道会羞红成什么样子,但就算是这个样子,倪军傅也是咳嗽了两声,算是掩饰自己的尴尬。

    林南泽也是下意识的撇了一下自己的嘴,很显然沈浪这个话里面有话,想一想这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果换成是自己的话,得知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情况,恐怕早就已经火冒三丈了,不见得就比他现要好到那里去。小浪这个家伙能压得住自己的火气,这个就已经是相当的成熟和稳重了。

    倪军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办法,如果昨天晚上的时候老虎他们要是成功的突入的话,那么自己这边就算是错了,至少脸上面还能好看一些,但是昨天晚上不仅仅没有突入进去,而且还外面给人家当了一晚上的警卫,白白的浪费了时间和精力,完全就是替人家哪儿看门呢!你说丢人不丢人。

    “沈中校,你们把第一个目标放我们的身上,我们集团军感到非常的荣耀,同时对于上面的命令我们也会无条件的服从,但是你们是不是应该让我们的这些官兵做到所谓的心服口服,让他们看到你们与众不同的地方,哪怕就是一个发光点!”

    听着这个满是挑衅的话语,沈浪裂开自己的嘴笑了起来,“对不起,倪军长,如果其中有什么误会的话,我代替这些队员跟广大的官兵说一声对不起,我们不是马戏团,不需要玩什么花样来取悦其他的观众,我们只要做到我们应该做的就可以了。”

    “这么说来,你就是看不起我们集团军广大的官兵了?”

    “倪军长,严重了。”沈浪的态度虽然还是很和悦,但是这个说话吗?也是丝毫的不客气,“所以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就算是再厉害,双拳难敌四手,我们现满打满算也只不过是九个人而已,一个班的建制都算不上,集团军所有人架起来每个人打我们一拳,就算是治好了恐怕也不是残废这么的简单,直接就成肉泥了,你说是吧!”

    “好小子,竟然敢这么的挤兑我。”倪军傅倒是没有恼怒,相反脸上面也是多云转晴,直接的就对着沈浪笑了起来,“让我们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而自己这边竟然丝毫不漏,这个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

    “倪军长,要是喝酒吃肉的话,这个我有兴趣,不敢说打遍天下无敌手,至少还能坐台上面应付一阵,所谓同类相聚,你看我们昨天的时候就找了一个酒桶,我们对这样的人特别的有兴趣,至于其他的方面我们就要差劲的很多了,事实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我们就不出丑了,省的其他人笑话。”

    不管这位军长怎么说,沈浪一概的不应战,但是这个过程当中却是不示弱,就好像是一只乌龟放了那里,你明明知道有肉,但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来下嘴。对此倪军傅也是上当的上火,这个家伙年纪不大,但怎么会这么的难对付,竟然比自己这些老家伙还是老油条,干让你生气,但就是没辙,你说能怎么样吧!

    就三个人车边说话的功夫,就听见训练场上面传来一阵阵很是低沉的声音,倪军傅回头的看了一眼,随即脸上面也是浮现出来一丝的微笑,“沈中校,吴季果和程官正两个人的关系正办理,从现的条件来说,他们应该还算是我们的人,我想我这个军长说话他们两个人的面前应该还好使吧!我让他们跟老虎那些人比一比这个枪法,沈中校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正好可以看看我们普通官兵的素质。”

    沈浪看了一眼,随即把强哥给喊了过来,“强哥,去给吴季果和程官正找几把枪过来,还有带一些子弹过来,两位军长要考研一下他们的素质。”

    强哥审视的看了一眼,随即才轻轻的点头,去那边找了几只步枪过来,有式的九五式步枪,当然了还有几只八一式步枪,几个人的注视之下,强哥把乌鸦给喊了过来,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乌鸦早就已经明白什么意思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个工具包,先是拿出来一块布平铺地上,随后先是拿起来九五式步枪,把所有的枪械全部的都卸下来,挨个的检查,随即挑选和换零件,不过拆卸的过程比较快,但是组装的过程却有些慢,甚至有的时候组装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要重的拆卸,然后再挑选和装配。

    倪军傅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目不转睛的看着,等两只九五式步枪装好了以后,也是回头看了一眼站自己身边的老虎,老虎倒是点点头,低声的说道:“这个枪械的组装倒是很不错,充分的考虑到了各个方面的性能,不过这一点上面我们是不输于他们的,甚至要比他们快,注重实战的效果。”

    就说话的时间里面,就看见乌鸦把子弹打开以后倒了布上面,拿出来一颗放手里面掂量了一下,看的周围的这些人都有些不解,很快乌鸦就把子弹分成了两堆,其中的一堆又直接的扔回了箱子里面,看那个意思这些子弹是不太过关的。

    这个动作倒是让老虎深深的有些皱眉,自己明白这个家伙是干什么,自己大队里面倒是有人能勉强的做到这一点,这个还是原来的时候跟其他的部队交流的时候看见过的,不过下面的动作就让老虎有些忧虑起来。就看见蹲地上面的这个人拿起来剩下的一堆子弹,空中抛了两下,随即又挑出来一堆,多余的又给扔进了箱子里面。

    但依旧还没有完毕,乌鸦把子弹弹头朝下的放置自己的指肚上面,从其中又挑出来一部分,直到这个时候才把挑出来的子弹压倒了弹匣里面,两把枪九五式步枪,四个弹夹,很是整齐的被摆放了那里。

    至于那把八一式步枪,也基本上是如此,动作好像很是繁琐,但是却让场的所有人都看的是津津有味。特别是站倪军傅身后的那位上校,枪械的组装和调配自己不是很乎,但是这个子弹的挑选过程真的让自己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趁着帮忙的时候,军长的示意之下,自己倒是从乌鸦挑选的子弹当中拿出来几颗,随即就送到了其他人的手中,很快这个报告就反馈了回来,子弹的重量虽然趋近于相同,但依旧还是有着细小的差别,还有就是火药的添装情况也是有着细微的差别。

    看到这个报告的时候,倪军傅、林南泽还有老虎三个人的表情都是大骇,要知道这个可是通过机器等手段才检验出来的,而眼前的这个人呢?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双手、眼睛甚至是判断挑选出来的,这个也太不可思议了,甚至是难以理解,要知道其中小的差别甚至是零点几克,人手怎么会称量出来这个差别呢?

    “怎么样?”

    老虎看了一下自己的军长,虽然不想去承认,但是现的这个时候却也不能不摇头,“对于武器的理解大家相差无几,各有优异,毕竟手头的这个工具有限。但是对于子弹和弹药的理解,我们自叹不如,今天他们也是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注重过这个方面的要求,甚至根本就没有去想过。这么的说吧!同等的枪手,他们的胜率要大于我们,这是事实,没有什么可以否认的。”

    后开枪的结果吗?不如人意,毕竟两个人都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而对方那些人都可以算是身经百战的战士,纯粹靠子弹喂出来的,沈浪对于这个结果到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输了就输了,不用找什么借口。

    倒是吴季果和程官正两个人的情绪稍微有些躁动,让他们跟特种大队的人比试枪法,虽然能感觉的出来,那个枪非常的好,甚至比那帮家伙手里面的家伙是还要顺手,但一个是受训多年的,一个是一年也没有几次打靶机会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这个摆明了就是欺负人一样,输的太憋气了。

    倪军傅的脸上面这个时候多少也是有些发烫的感觉,赢了虽然是赢了,但是赢得是不是也有点太不光彩了,人家这个过程当中根本就没有跟你玩真格的,甚至连陪着你玩一玩的兴致都没有,人家无意当中显露出来的这一手,已经让你够自惭形秽了。

    不过倪军傅还没有说话,倒是那位代号老虎的上校已经走到了沈浪和强哥两个人的面前,很是恭敬的敬了一个军礼,“徐上校,对于曾经的冒失,我们郑重的道歉,但是我们希望能够给我们一个学习的机会,让我们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这样既可以为你们提供优秀的人才,也可以提高我们自身的素质。”

    沈浪看着一眼,沉思了半响的时间,也是摇头,“这个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如果你们真的要是有这个心思,依我看还是打一个报告上去吧!这个已经是大的权限了,不能再有高的要求,当然了如果报告下来的话,另当别论。”

    这个话倒是让后面的两位将军有所异动,很快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边的位置,“老林,这个小家伙很是了不得呀!我们说什么也得从他的身上面咬下来一块肉,要知道能咬下来这么一块肉,咱们也算是给集团军留下来种子了。”

    林南泽也是无奈的苦笑起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打我的注意,但是这个情况你也看见了,小浪这个家伙死活不开口,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我倒是无所谓,这个脸丢了也就丢了,反正这个年限马上就要到了,能留下来点什么比任何都要好,可是他说出来的这个理由太没辙了,咱们究竟向谁打报告,军区还是?”说着的时候,林南泽也是竖起来自己的食指,往天空的方向指了指。

    “说的就是,往军区打报告肯定没用,一帮狼抢肉吃,等轮到我们的时候,不要说肉,骨头和汤都不会给我们剩下来多少的,这个事情咱们还需要另想办法,肥肉就摆了那里,看得到吃不到这个可不行,说什么都要咬下来一口,就算是吃不下,我也得嘴里面含着,至少饿得的时候可以下肚呀!”

    “行,那我就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过这个事情我的找一个后辈,我老战友的一个儿子,这个小胖子跟小浪的关系莫逆,这个需要对症下药,不过你得把你的打算给我说清楚了,不然的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呀!”

    倪军傅想了想才点点头,“要是咱们递这个报告,先要经过军区,然后才能捅上去,但如果是沈中校递一下这个报告,可以直通天庭。顺便说一下这个事情,这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就算是日后军区怪罪下来,或者直白的说,他们也想着要吃肉,这个也怪罪不到我们的头上来,犯不上抢我们口中的这块,现的问题就是怎么让沈中校递这个报告。”

    “明白了,你这个家伙心眼子真多。”林南泽这个时候也是想明白了,这个肉集团军吞不下来,人家也不见得就会让你去咬,但是如果他们主动的合作,这个就另当别论了。可是想要从人家的身上咬下来这块肉,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的好办呀!看来自己只能是豁出去这张老脸了,也许还有一丝的可能性。

    很快林南泽就给刘庄打了电话过去,当然了事情不会说的那么直接,就是询问了沈浪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刘庄虽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能猜到一二,肯定是什么事情有求于小浪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这个样子。

    “林叔叔,小浪的爱好很多,依我说有什么事情直接的就跟他说,送东西过去可能会引起来他的反感,再说了他也不差什么东西,他能看上眼的东西等闲之人买不起,就算是买下来也不见得他就喜欢,花冤枉钱而已。反正要是我的话,我就把他往家里面一带,请他吃顿饭,然后跟他挑明这个事情,能办他肯定给办,不能办的话那就是真的无能为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最新章节txt,本站地址:
其他书友在看:最终逆战 回到旧石器时代 巨鲸座 对面女神看过来 铁血帝国 重生之明星富豪 烽烟尽处 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