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作者:velver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邓参谋长虽然也是走上前来,但是最后却是选择了一把八八式狙击步枪,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因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射手可是在六百米之内保证首发命中敌人的头部,自己也看过更加精准的,但那个是训练有素的射手,自己是一个参谋长,在这个方面肯定是比不过那些训练有素的射手,但是命中靶子应该还是有可能的,虽然自己没有打过那么远的距离。

    “呵呵,还算是可以的步枪,那我们就打十发子弹好了!”沈浪不紧不慢的把子弹给拿了出来,几乎是每一颗子弹都过自己的手,倒是果果看到自己三叔的动作,微微的一笑,而旁边的一些人这个时候也已经把望远镜给架在支架上面,这么远的距离看一个靶子,要是没有支架的话根本就看不qīngchu,不是谁的手都可以保持沉稳的  。

    挑选好了子弹以后,沈浪子弹也是放进了弹夹里面,然后就站立在了那里,随即对邓参谋长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那个意思很是明显,请吧!看见那位邓参谋长有些狐疑的样子,沈浪也是淡淡的说道,“我站着打就好了,邓参谋长随意!”

    拎着八八式狙击步枪的邓参谋长是坐着不是,趴着也不是,让自己站着打根本就不可能,这个枪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自己要是打得话,那个子弹不知道会飞到那里去,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肯定不会上靶的,更何况就算是趴着打,能不能上靶这个都是两说着的事情,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些数据的计算,不是可以简单应付的。

    邓容这个时候也是相当怀疑的看着沈浪。自己也看过这位副军长的一些材料的,做的都是一些文职和理论方面的工作,那个手上面连个茧子都没有,自己本来想着他会选择手枪的,那样的话自己多少就可以羞辱他一番了,让他也知道知道厉害。

    但是他那里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呀!现在自己也是被架到了火上面,不管是赢了还是输了,这个人恐怕都要丢大发了,不过想了想邓容也是笑笑的说道,“还是沈军长你先!”沈浪微微的一笑。“你的枪带有瞄准设施,还需要为我指个方向了。”

    说完了话以后,沈浪看了一眼,随即直接的就喊了一句,验枪。邓荣有些火大,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呀!在这个方面表现的尤为明显。等验枪完毕了以后,沈浪又是喊了一句,卧姿装子弹,准备射击!

    邓容满心不愿的趴在了地上面,没有办法,身后若干方队的士兵可都是在哪里看着呢!子弹上膛。轻轻的呼吸,邓容也是tongguo瞄准镜看着远处的目标,五百米的距离真的是有些远了,还有就是这个计算也是有着少许的问题。等了许久的时间。邓荣才打出去第一法子弹,不过很显然这个效果并不是非常的好,脱靶!有些丢人现眼了。

    沈浪这个时候也是抱着枪站在那里看着,没有任何的言语,邓容也是偷眼的看了看站在旁边的这位副军长,这一次自己这个人丢大发了,要知道后面可是有着众多的士兵呢!自己可是参谋长呀!甭管你的官职有多大,如果说你没有真平时学的话,大家一样的瞧不起你,如果让大家瞧不起的话,你就根本指挥不动这帮家伙。

    倒是邓容准备开第二枪的时候,沈浪却是突然的说了一句,“邓参谋长还比吗?这个射击貌似有些问题呀!”这个话听着貌似是好意,但是邓荣却下不来这个台了,现在不管他是不是愿意,他都必须要把这个弹夹给打完了。

    邓容也没有说话,继续的瞄准,从这一点来说他的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当然了这个也是他硬着头皮的缘故,不然的话还怎么样?这个时候敢暴怒而起吗?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也是根本就不现实的事情,其实邓容的心里面也是相当的迷糊,事情貌似跟自己的计划很是不一样呀!这究竟是怎么搞的?邓容可以说是又郁闷有纳闷。

    剩下来这九枪,邓容也是稳定了自己的心绪打了出去,有脱靶的,也有命中的,但是命中的靶数怎么算呢?实在是有些过于的惨不忍睹了,报靶员也是一个很精明的战士,自己还是不要报靶了,反正也可以tongguo望远镜看qīngchu,别让参谋长更加的难堪了。

    地上面的邓容也是检查了枪膛,里面没有了子弹以后这才收枪站了起来,随即也是把枪放置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面,也没有去拍打自己身上面的泥土和草屑,反而是用自己有些发红的眼睛瞪着沈浪,沈浪微微的一笑,“要不换一个二百米的靶子,邓参谋长再重新的展示一下身手,刚才邓参谋长发挥失常,战士们可都是看在眼里面的!”

    “不用,还请沈军长给大家演示一下!”就在邓荣的话音刚落,就看见沈浪突然的把枪给举了起来,也没看见沈浪怎么的去瞄准,枪声直接的就响了,这个倒是把邓容给吓了好大的一条,随即众人也是急忙的tongguo望远镜看了过去,但是后面的战士也已经是惊呼了起来,因为树立在哪里的靶子已经倒下去了。

    随即也是一阵热烈的掌声,然后就是战士们惊天的呐喊声,后面的一些干部就算是想要阻止也根本就阻止不了,因为这一枪实在是太神了,要知道这个可比一枪打在靶子上面困难的太多太多了,就算是用狙击步枪打,貌似也很难打出来这样的水准来,更何况这位副军长甚至连瞄准都没有,很是突兀的一枪。

    沈浪直接的就把弹夹给卸了下来,同时拉了一下枪栓,把里面的子弹给退堂了,继续的把子弹留在里面是很危险的,“从结果上面来看应该算是我输了,本来想要打在靶子上面的。但是计算的有些失误了,所以出现了这样的结果,希望同志们能够以此为警惕。”

    虽然副军长这么的说,但是后面的战士也已经是群声鼎沸了,这个时候大家的气氛也已经完全的被鼓动了起来,甭管这个结果是怎么样的,至少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也已经得到了完美的享受,虽然只不过是一枪而已,但是这一枪足够的惊艳。

    诚然现在集团军基本上都已经是现代化了,但是枪是最为基本的。就好像是你手里面的筷子一样,必备的武器之一,不管你是步兵、高炮、地炮、运输、电子对抗、陆航、舟桥、教导等等,有哪一个是不配备枪支的,在部队里面这个就是最基础的东西。而今天沈浪这位集团军的首长,也是给大家演示了一下。最基本的东西也是可以出神入化的。

    这个对于整个下面士气的提升是难以想象的。原来打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是说你简单的就打在靶子上面就可以了,那个是最为基本的要求之一,完全可以提升提升再提升,原来还有这样闻所未闻的境界,大家以前的时候还真的就是孤陋寡闻了。

    随即沈浪也是看着旁边的官兵。做了一下总结,“枪是你们最为基本的武器,扪心自问,你们是不是应该把它用好了。当然了你们也许会说这些我用不上,那么你们用得上的技能又达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已经真的达到了顶峰,没有再进步的可能性了,也许你们当中有人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但是很大的一部分还是有所缺失,希望你们以此为戒。”

    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打了一个敬礼,下面的官兵也是掌声雷动,话说的并不是很多,但是已经足够的有意义了,现在就看指战员和指导员怎么来激发这些官兵的积极性了。邓容看着沈浪,这个时候也是相当的无可奈何,自己可以说是被当成了反面教材,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位副军长还是给自己留了面子的,没有让自己彻底的下不来台。

    随即邓容也是简单的说了两句,算是把这个场面给圆了过去,不过等沈浪离开了以后,这位也是直接的就去找了集团军直属特种大队的老战友去了,自己现在非常的纳闷,所以希望自己的老战友能给自己解惑。

    来的时候貌似不仅仅是自己的老战友在哪里了,还有其他人也是同样在哪里了,老战友看见了邓容以后,也是试探的说道,“这么说来这个事情是真的了,刚才的时候就有人给我打过了电话,你要不告诉我说这个事情是真的!太难以置信了!”

    邓容的眼角也是不住的抽动着,等旁边的其他人去了边上以后,他才低声的说道,“我以为沈军长就是一介书生而已,白白净净的,当个明星绰绰有余了,但是当个军人貌似总是差了那么一点什么,那个手上面连一个茧子都没有,所以也就没有瞧得起,结果上去了以后直接的就把我自己的脸都给丢光了!”

    “活该,听说你用的八八狙?”邓容也是叹了一口气,“五百米的距离,我命中了五枪,但是环数惨不忍睹,我自己都感觉有那么一些丢不起这个人,而且我还是卧姿,而神军长呢?03式步枪,是既没有瞄准,也没有试射,站在了那里一枪直接的就把靶杆给打断了,我现在也是有那么一些想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打的?你们这儿能有人做到吗?”

    “我说老伙计,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也是军人,要说二百米的距离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但凡是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射手基本上都能够打得到,三百米也差不多,你用八八狙看五百米的距离,那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况,你心里面最为的qīngchu,不借用瞄准装置,而且还是站姿设计,这个完全就是神一样的人物,你呀!认了吧!”

    “不是认不认的问题,我就是感觉有些怀疑,这个究竟是蒙的,还是说就是打的?要说是打的我感觉不相信,要说是蒙的,谁他妈再蒙一个给我看看!”

    “呵呵,是不是蒙的,其实你心里面非常的qīngchu,只不过你不愿意承认罢了。不过真的要是说起来我倒是听闻过这样的人,眼睛看的比常人要远很多,不过这个并不是首要的,首要的是对枪的感觉,他把枪用的就跟自己手里面的筷子一样,或者说就跟自己的手一样,子弹打了出去就跟自己的手延伸了一样,不管是陆特又或者是其他的侦察部队等等,都有这样的要求,只不过距离没有那么远而已!沈军长已经超过极限了。”

    沈浪这一枪不仅仅是给予了其他跃跃欲试的人一个回应。同样的也是一个警钟,不要以为我就是吃干饭,我只不过是不想跟你们一般见识而已,如果说你们真的想要试一试的话,那么那个倒下来的标靶就是最好的证明。你打十枪又怎么样?不如我一枪致命,谁要是不相信的话。那么我们就走着瞧好了。看看会是什么样子的结果。

    倒是邓容跟自己的老伙计分开以后,也是重新的回到了军部,但是回去了以后就被集团军的领导给找了过去,直接的就是一顿狠批,甚至有那么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邓容。你是脑袋被门给夹了,还是说缺根线呀!没事的找沈军长的麻烦,我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碍着你什么事情了吗?找了你的麻烦。给你小鞋穿了?还是阻拦你的上进之路,你眼里面还有没有集团军的领导呀?”

    “报告首长,我当时的时候就是感觉有些不忿,觉得他就是一个书生,所以一时糊涂,我向你承认错误,我立刻的就去跟沈军长赔礼道歉!”邓容的态度倒是非常的好,同时他也是认知到了某些方面的问题了,不然的话老首长是不会如此暴怒的。

    “道歉?我当众给了你一巴掌,然后我背后再跟你道歉好不好呀!你的脑袋里面究竟都在想着一些什么问题,沈军长是下来挂职锻炼的,本来没有什么事情,你倒好,想要踩人家一脚,结果怎么样?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找回来这个面子不说,还把人家给得罪了,你知道不知道军区的领导也已经打过电话来了?”

    “啥,不能吧?”邓容也是大吃了一惊,这个有些过格了吧?

    “呵呵,不能吧?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好了,无知胆大呀!先去给沈军长道个歉吧!怎么道歉是你的事情,我管不着,倒是希望你的态度可以诚恳一些。”说道这里的时候,这位也是停顿了一下子,“你还是比较有才华的,我不希望你这么年轻就转业会地方,当然了这位沈军长不会出手,但是并不代表着其他人同样的也不会出手。”

    邓容的表情立刻就愕然,随即也是对老领导打了一个敬礼,探明了具体的状况以后,也是立刻的去见沈浪了,沈浪这个时候虽然已经在办公室了,但是却没有立刻要见他的意思,小龙看着站在那里的邓容也是摇摇头,何必呢!

    不是说沈浪就真的对他比较的生气,自己不需要跟他一般见识,而是这里面关系到了其他方面的事情,自己这么的做也是给其他人看的,邓容是不是丢了这个面子,这个是他自己找的,但是自己必须要这么的去做,所以邓容也是在沈浪的办公室门外站在两个小时的时间,期间的时候也是有来来往往的人看到了这一幕,对此大家也是感叹不已。

    不是说人家沈军长没有脾气,只不过人家不爱发脾气,可是你自己主动地找上门来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两个小时的军姿而已,倒也不能说是什么大事,但是这么多人看着,实在是有些过于的丢人了,整个集团军都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按照道理来说,沈军长就是一个下来挂职锻炼的副军长而已,没有什么实权,但是却能够让集团军方面一个相当出众的参谋长在他的门口站两个小时的时间,这里面透露出来的含义实在是太不一般了,不管是聪明的还是糊涂的,都是看出来了其中的问题,以后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不玩弄所谓的小聪明,邓参谋长就是最好的例子。

    沈浪看了一下时间,随即也是让小龙把邓容给叫了进来,虽然是让邓容进来了,但是沈浪却没有任何的言语,邓容看着坐在那里的沈浪,也是立刻的敬礼,然后喊了一声报告,沈浪抬头看了一眼,微微的嗯了一声,随即又接着看自己手里面的材料,邓容也是的心理面也是感叹不已,自己就知道一定会是这么一个结果的。

    就算是进来了,也是一番冷遇,沈军长如果心眼小一点的话,自己就生死不如,就算是心胸开阔一些,自己也是需要受罪的,想到这里的时候,邓容是真的想给自己两巴掌,事情怎么会被自己给处理到这种程度了呢?(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最终逆战 回到旧石器时代 巨鲸座 对面女神看过来 铁血帝国 重生之明星富豪 烽烟尽处 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