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作者:velver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谢秘书跟常主任再来沈浪这里,已经是三天以后了,不是说沈浪故意的躲避他们,还真的就不是这个方面的原因,军区方面的那位领导已经确定情况很是严重了,基本上已经没有办法回到岗位上面去了,所以军区方面需要做其他方面的安排。

    沈浪这个派系的执掌是首当其冲的,需要站在方方面面去考虑这个wenti,绝对不能够视之若无物,这个还真的就是很耽搁时间的,能够在三天之后见谢栋他们两个人,沈浪已经表示出来了相当大的诚意,对此谢栋他们也是无话可说,谁让他们趟上了这样的事情呢?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但是三天的时间呀!先前的时候事情刚刚的谈出来一点味道,这个时候也全部的都消散干净了,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又不是沈浪故意而为之的一个结果,季老那边对此也是颇感无奈,要是沈浪故意躲避的话,还好一些,但wenti是沈浪根本就没有这么的去做呀!

    在某种程度上面,这个恐怕也是天意了,天意如此,谁能奈何呀!季老现在这个时候只能是发出来这样的感叹来了,事情闹到如此的地步,自己能够说什么呀!晚节不保呀!其实自己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想这个样子的,真的是这个样子。

    等自己感觉出来事情不对味的时候,已经受不住手了,在那个情况之下只有自己能够站出来承担这个责任了,没有其他的办法。虽然说当时的时候合计这个事情的人不止自己一个人,沈浪也是很清楚这件事情,但是这件事情只有自己来背这个黑锅了。没有办法的事情。

    沈浪究竟会怎么的来处理这件事情?季老还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牵扯到自己的话倒是没有什么wenti,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貌似还不够呀!至少对于沈浪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但是自己不能够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派系方面承受什么损失的。

    沈浪清楚不清楚这一点呢?从自己的角度来看,沈浪对此应该是非常清楚的。只不过是现在这个时候沈浪不会有任何的表露罢了,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沈浪的意思其实非常的清楚。自己一个人背这个黑锅是不够的,而且还是远远不够的那一种。

    对于这个要求呢?是自己没有办法容忍的,也是其他方面所没有办法容忍的,但是自己派系这边呢?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则是显得有那么一些恼怒。因为这件事情直接的就把他们给牵连了进去。甚至是闹出来了很是不haode影响。

    自己没有能够为派系带来利益,同时还损害了派系的前途,现在派系方面还没有做出来这个选择,不是说真的看自己的这张老脸,不是因为这个方面的原因,对于派系方面来说,自己现在还有可利用的价值,仅此而已。如果说自己没有价值的时候。那么就该清算了。

    不是说派系就真的一点旧情都不讲,还真的就不是这个方面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自己让派系的利益严重的受损,这个是派系方面所不能够承受的,派系是大家联系在一起的共合体,不能够因为自己是派系的基石就显得另类,根本就不可以。

    至于现在派系明上面保着自己,那个在某种程度上面也就是装一装这个样子罢了,毕竟派系还需要为以后考虑,所以显得过于绝情的话,那么以后谁还会为派系的利益考虑呢?对于这个方面的wenti,季老可以说是看的再也明白不过了。

    “沈司令,季老想要听一听你的意见!”上来以后,谢栋也是直抒胸臆,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就不需要继续的藏匿什么了,完全就没有任何的意义,还不如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摊开了,也许这样的话会更好一些的。

    沈浪也是考虑了一阵,随即才缓缓的说道,“既然季老都已经发话了,他是前辈,应该得到一定的尊重,那么我就提两个小的要求好了,第一我要zhidao具体的名单,季老应该清楚这个名单是什么,第二所有参与到这一次事情当中的人抹干净,当然了引申的话还有另外一个要求,不过这个要求呢?不能够算是我的,有人会跟季老谈的!”

    谢栋有那么一些不理解,但是旁边的常主任却是已经明白了过来,同时这个心里面也是大大的出了一口气,沈浪的要求过分还是不过分的,这个跟他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为什么这么的说呢?因为常主任在一定程度上面是代表派系而来的。

    沈浪提出来的要求呢?跟派系方面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关联,对于派系方面的利益可以说是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这个对于常主任来说,任务就已经完成了,剩下来的事情吗?常主任keneng会矜持一些,但也不会有太长时间的坚持。

    而谢栋听了沈浪的要求以后,也是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后怖,对于这里面的事情呢?自己虽然zhidao的并不是非常多,但终归还是知晓一些的,沈浪提出来的要求呢?相对的来说还是有那么一些过分的,从自己了解的季老来看,他是不会答应的。

    但wenti是这一次可不是自己而来的,自己的身边呢?还有常主任,常主任对于这个要求肯定是相当的满意,因为他代表的是派系方面的利益,自己代表的是季老的利益而已,当两者发生矛盾和冲突的时候,大家都需要为各自的利益而考虑,各自为战。

    “沈司令,季老说过这件事情,当时的时候有那么一些糊涂了,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如此的波折,这件事情季老愿意一力承担!”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突然的笑了起来。“一力承担?一力承担!”一句是疑惑,一句是感叹。

    季老说一力承担就一力承担呀!怎么去承担,就算是杀了他去卖肉。能够挽回来多少的损失,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究竟有多么的严重,他们真的就认识清楚了吗?都没有认识到这个wenti,就空口白牙的说上一句一力承担就可以了吗?

    “沈司令,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一次的事情”这个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其中的意味已经是相当的明显了。你沈浪有这个方面的意思可以,但是也不要太过分了,季老一个人背锅已经是相当的可以了。你不要太不识抬举了。

    沈浪这个时候呢?微微的一笑,“季老是明白人,他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的!”行了,谈话也就到此为止了。没有必要继续的说下去了。你们都是所谓的小卒子而已,自己能够跟你们谈论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是够给面子了,不要给脸不要脸。

    谢栋跟那位常主任可以说是直接的就被撵了出去,常主任倒是没有什么感触,这个事情对于他来说挺正常的,沈浪的态度很是明显,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他们派系的身上面去的,既然这样的话。常主任就放心了。

    沈浪的话还是很有保证的,既然他这么的说了。就没有任何的wenti。至于季老那边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况,这个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吗?管那个老家伙去死?老家伙这一次可是把派系方面给害苦了,如果说真的的是派系方面的wenti也就罢了,但偏偏这件事情并不是派系方面所安排的,这个老家伙呀!真的是有那么一些死不足惜的感觉。

    如果说可以为派系方面带来利益,那么没有什么说的,你就算是不能够为派系方面带来利益,但是你也不能够把派系方面给毁了吧!现在季老这么的说,就是在拆派系的后墙角呀!就算是沈浪没有任何的追究,派系方面也会承受相当大的损失,这个是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派系方面对此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谢栋从沈浪这里出来以后,也是给季老打了电话过去,把沈浪提出来的条件给说了一遍,季老倒是什么都没有说,沈浪的条件说的太清楚了,先前主张对新司动手的人,沈浪都需要zhidao,还有就是所有参与到这一次事情当中的人,都回家抱孩子去。

    事情说得很是简单,但是对于季老来说这个要求也是实在太过分了,沈浪这个完全就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呀!季老现在也很是清楚,沈浪提出来了这个要求以后,派系方面就会向自己施加这个方面的压力了,这个就是沈浪没有跟派系方面提要求的代价之一。

    派系方面需要给沈浪这个面子的,现在的自己多少有那么一些孤立无援了,自己的根基在派系那边了,但是现在根本就指望不上了,派系方面能够不直接的开始打压自己,这个就已经很是仁至义尽了,还想怎么样呀!

    至于季老那边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沈浪并不是非常的关心,这件事情能够解决就解决了,不能够解决的话,那么就拖着好了,对于沈浪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影响。不过那位常主任在回去了以后,也是在第一时间就解决了黄亚军的事情。

    这一次黄亚军倒是有那么一些因祸得福的意思,这些年里面大家对于黄亚军也是慢慢的淡忘了,这一次他又突然的冒了出来,还真的就是相当的惹人震惊的,大家的心里面也是感觉相当的骇然,典型的杀鸡给猴看呀!沈浪这一手也是够狠的。

    而季老呢?在过了不长的时间也住进了医院里面,从得到的情况来看,貌似情况有那么一些不太妙呀!大有一命呜呼的意思,而现在呢?也是流传出来了一种说法,那就是季老都已经认怂了,但是沈浪一点善罢甘休的意思都没有。

    这个完全就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呀!消息也是在第一时间就传递到了沈浪的耳朵里面,对于这个方面的消息沈浪还真的就是颇感意外,这个老家伙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要脸了,这个完全就已经是没有下限了,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躲着一个所谓的‘老流氓’。

    这样的手段对于沈浪来说有那么一些威胁。至少会给沈浪的名声造成一定的影响,而且季老如果真的要是出现了什么wenti和状况的话,那么整个事情会在第一时间就被叫停的。对此大家也是感觉到了一定的忌讳,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破釜沉舟的意思。

    但是沈浪对于这件事情却有着另外的想法跟看法,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如此的阴险,当然了这么的说呢?keneng有那么一些偏颇,都是手段而已,能够赢就可以了,无所谓是不是有那么一些下作。更何况这么的去做呢?也有其他的好处。

    “沈司令!”这一次谢栋是单独而来,并没有跟那位常主任随行,显然这一次呢?比先前时候更加的隐秘一些。而沈浪呢?也没有了上一次的热情,上一次的时候自己需要给派系那边一个面子而已,现在吗?自己需要给季老面子吗?不太需要。

    所以沈浪的态度呢?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冷不热的,谢栋主动的找上门来又能够怎么样?就想着凭借这一点想让自己屈服。用一句来形容。你要是舍得死,我就舍得埋,更何况季老他是不是也太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物?真的以为自己的小命就那么的重要不成,至少沈浪还真的就没有怎么给放在眼里面了。

    沈浪这个时候对于谢栋多少有那么一些不屑,“哦,原来是谢秘书,听说季老已经住院了,我在医院里面倒是有不少的熟人。当初的时候呢?也是被罚去医院那边,算是下放了一段时间。季老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我倒是不介意帮帮忙!”

    这个话说的谢栋就是那么一愣,怎么个意思,沈浪还在医生口干过?自己以前的时候貌似并没有听闻过这个方面的消息呀!这个话威胁的意思自己已经听出来了,老家伙跟自己找死,也不好haode打听打听,自己就真的是吃素的不成?

    不是说沈浪就不是不敬老,不是这个方面的原因,而是这位季老实在没有办法让沈浪去敬重,他以前都做了什么事情沈浪没有要去关心的意思,但是新司的一件事情就已经让沈浪产生了所谓的排斥感,这种感觉绝对不会因为时间和其他的事情而有所消散的,也就是说季老的形象已经在沈浪的心目当中定型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更改了。

    谢栋的话还没有说,就已经被沈浪给顶了回去,其意思也是非常的简单,我们彼此之间的身份不对等,要是想谈的话,请季老来把!至于你还是那儿来的那儿去吧!就是这么的简单。

    对此谢栋也没有任何的话说,自己现在这个时候能够说什么呀!如果继续的说下去,那么沈浪就keneng直接的把自己给踹出去的,沈浪能够见了自己,也已经表示对这件事情的重视性,跟自己本身其实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对于这一点谢栋还是认识的很清楚。

    季老在医院里面听闻了这件事情,好悬这个鼻子没有气冒烟了,和着自己躲在了医院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瞒得过沈浪,相反也是跑到了沈浪的老窝里面来了,自己是什么情况,自己非常的清楚,但同样的,沈浪对此也是非常的清楚,尼玛的。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却不能够有任何的动作,为什么会这样的,自己要是有什么动作的话,恐怕也是正落入沈浪的下怀当中去了,沈浪这个家伙倒是够狠辣的,这个完全就是要逼死自己的节奏呀!要zhidao自己也是绝对舍得死的,不要以为自己很是害怕的。

    但是很快的,季老就感觉事情有那么一些不太对味了,沈浪对此倒是没有太大的动作,主要是季老自己家里面出现了其他方面的状况,对于家里面的情况呢?自己多少是清楚一些的,儿子和女儿呢?没有什么太大的wenti。

    注意这个说辞,没有什么太大的wenti,但始终还是有wenti的,这个wenti究竟是大还是小呢?这个就要看具体的论断了,这个对于季老来说就真的是有那么一些要断后路的意思,这件事情是不是沈浪做的不是那么的重要,但是绝对应该跟沈浪有关系。

    自己进了医院是一种威胁沈浪的手段,反过来人家来了这么一手呢?也是威胁自己的一种手段,看看究竟谁先忍受不住吧!谁要是忍受不住的话,那么就会落入下风,沈浪要是落入下风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自己要是落入下风的话,结果就会非常的悲惨了。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季老多少有那么一些承受不住的意思了,因为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的根基已经断了,派系方面根本就不keneng为自己出面的,在现在这个时候倒是有人会出来的,但是如果这些人站出来的话,那么所有的意图就全部的都暴露了,得不偿失呀!(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最终逆战 回到旧石器时代 巨鲸座 对面女神看过来 铁血帝国 重生之明星富豪 烽烟尽处 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