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鬼怨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和刘布真预计的差不多,王萧然他们忙活了十来分钟之后,才算打通了这条路。]…………王萧然几个人的怀里都抱了几只小瓷瓶,随后将这些小瓷瓶聚拢在一起,小心翼翼放在了其中一个调查员的背包里。

    刚才他们解除咒法的时候,孙胖子看着没劲,回身找了熊万毅。两个人窃窃私语了一阵之后,冷不丁熊万毅“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好在这时候,除了他俩之外,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王萧然他们,众人的神经都紧绷着,也没有人在意熊万毅的这一笑声。

    熊万毅挤眉弄眼的低声对着身边地副句长,说道:“孙胖子,你就缺德吧。”

    孙胖子白了他一眼,说道:“知道什么叫缺德吗?把你的那一份扣了,我自己独得两份,这才叫缺德。熊玩意儿,要不我缺德一次给你看看?”

    熊万毅一听就急了,这胖子有名的不按常理出牌,谁知道孙胖子敢不敢真把他的那一份扣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爪机书屋。那叫几百斤黄金啊,得了这些黄金就是少奋斗一辈子的事。熊万毅难得的对着孙胖子陪了个笑脸,说道:“我缺德,缺德的是我,这样总成了吧?孙……句长,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就在两个人墨迹的时候,就看见王萧然他们那边的事情已经结束。孙胖子走过去,看着王萧然正在向背包里面的小瓷瓶蒙红布,说道:“不是我说,你这么多的瓶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这时王萧然手头的活已经忙得差不多,他将背包的拉链拉上之后,回头看着孙胖子说道:“瓷瓶里面都是咒眼里面的生灵,现来不及超度,又不能把这些魂魄留在这里。只能先把它们带回去,等到欧阳主任找一天再超度这些魂魄。”

    王萧然收拾好之后,五室的人又小心翼翼得来回走了几趟,确定了再没有其他的咒法之后,才对着孙胖子说道:“孙句,这就差不多了,剩下的要等到回局里之后再做。这个通道已经安全,可以继续往前走了”

    听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孙胖子又看了看杨枭,见他也没有什么异议之后,便开始按着之前的队形,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走。几分钟之后便从通道出来,到了一片开阔的地带。

    放入眼帘的是一片满是防御工事,遍地都是沙包阵的地下掩体。也不知道这都到地下了,还能防得住谁?在沙包阵的中心位置,平躺着几个已经失去意识的男女。看样子应该就是那几个被刘布真掳来有三阴命的那几个人。

    没等孙胖子开口问,刘布真主动说道:“那几个人不能碰,他们的衣服上面被我下了鬼怨咒。那个是我拘疫死鬼的魂魄,动了就会伤魂魄,还会相互传染。”

    看着五室几个调查员齐刷刷的一皱眉,孙胖子就明白了这事有些棘手。他斜眼看了看刘布真,说道:“老刘,不是我说你,真是难度不高的你不玩啊。说说吧,这个鬼怨咒又该怎么破解?”

    听了孙胖子的话之后,刘布真低下了头没有言语。还没等孙副句长开口再问,就听见杨枭说道:“他当初下了这个咒法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还需要解”

    “不可能”孙胖子盯着刘布真说道:“不是还要把这些人养……尸!”这时候,孙胖子明白了杨枭话里的意思。刘布真压根就没有想过让这几个人活着出去,他需要的是他们的尸体和魂魄,所以才下了一个狠毒的咒法,别人碰不得他自己也碰不得。

    孙胖子冲着刘布真发了一会狠之后,又将目光对准了他身边的杨枭,说道:“老杨,不是我说,纵神弄鬼的你是行家。这个什么鬼怨咒的应该难不倒你吧?”

    杨枭微微的一笑,说道:“有点难度,不过也不是办不到。本来我以为刚才心骨咒的时候,你就会开口让我帮忙。想不到你会一直拖到现在再开口”

    孙胖子挠了挠头皮,说道:“刚才让四千多斤黄金顶了一下,脑子有点乱,不过现在也不晚。老杨,要动手趁早。晚了上面的警察一冲下来,咱们可就连一两黄金都看不见了”

    杨枭似笑非笑的看了孙胖子一眼之后,说道:“也不知道你现在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说完之后,他不再搭理孙胖子,抬脚就向着中间那躺着的几个人走去。就在杨枭走过去的同时,孙胖子对着西门链身边的几个人喊道:“都把枪对着老刘!不管他是想跑,还是想还手,你们马上就开枪!”他的话音落时,四五把手枪同时对准了刘布真身后的各个位置。

    刘布真一咧嘴,看着孙胖子说道:“我都花钱卖命了,还至于逃跑吗?”

    孙胖子盯着刘布真,回答道:“先等杨枭这边的事情处理完的,咱们再谈黄金的事。不能你说有几千斤黄金,我就当它有了”进来之后,孙胖子已经原地转圈看了一遍,那里有一点黄金的影子?这事还远不算完,不多也要等到杨枭那边的事情结束之后,再次逼问刘布真。

    这时的杨枭已经走到距离那几个人十几米的位置,就见他的身上不停的冒出来丝丝黑气。这些黑气久聚不散,不多时就将杨枭笼罩在里面。随着杨枭向那几个人越走越近,他身上冒出来的黑气也开始噼里啪啦的打起了火花。

    眼看着杨枭已经到了那几个人身前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就听见笼罩着杨枭身体的黑气中心发出来类似利刃划玻璃的声音。现场的众人都是一咧嘴,有条件的都将自己的耳朵捂了起来,那几个人用枪对着刘布真脑袋的调查员,身子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他们手里的枪口跟着乱窜,吓得刘布真不停的大声喊道:“你们的手稳一点,千万别走火……”

    杨枭发出声音的同时,倒在地上几个人的身上也开始冒出和他类似的黑气,只是两种黑气同时出现一比对,杨枭的黑气明显要浓烈出来不少。但是那几个人身上出现得黑气的形状变成了一个残缺不全的人。

    这个‘人’形的黑气突然扭曲了一下,随后张嘴好像‘尖叫’了一声,但是谁都没有听到它叫的是什么。就在这时,杨枭身上的黑气闪电一般的将这个‘人’包裹了起来,两种黑气在一起的翻来覆去的扭曲纠缠着。

    就在两股黑气僵持不下的时候,杨枭突然出手,他快似闪电一样,将手伸到两股黑气纠缠的中心,随后就看他的哼了一声,一口血对着黑气中心喷了过去,两股黑气同时消散的干干净净。一个似有似无的人影出现在杨枭的手中。

    看着出来这个几乎与透明的人影在杨枭的手中相当痛苦,它不停的挣扎着也无法从杨枭的手中逃脱。杨枭看了一会这个人影扭曲的样子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了,这么好的胚子,还是留不住”

    杨枭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就见他手中的疫突然僵直起来,随后不停的哆嗦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爪机书屋。杨枭的手中发力,这个人影便化作一缕青烟,随后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人影消失的同时,杨枭已经转回身,对着孙胖子说道:“疫是鬼已经被我超度了,那几个人就不管我的事了”说话的时候,他再次回到了刘布真的身边,顶在刘布真身后的几支枪撤了下来,只剩下西门大官人一支手枪还对着刘布真的屁股。

    这时,五室的人已经过去查看躺在地上几个人的伤势。趁着这个功夫,孙胖子扭脸看着刘布真,说道:“老刘,不是我说,公事差不多了。现在是不是该谈谈私事了?那几千斤的黄金呢?我怎么连个金沫子都没看见?”

    刘布真看着孙胖子说道:“孙句长,咱们可说好了,你们得了黄金之后,就马上把我放了。麻烦你起个誓,要不然我也不放心”

    “起誓是吧,说好了,再没有别的条件了”孙胖子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刘布真,说道:“我孙德胜在此立誓。刘布真将所藏黄金尽数交给本人之后,本人将网开一面。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不过再次相见之时,本人还有对刘布真或杀或押的权力”

    虽然孙胖子最后几句话说得有些不太好听,但是刘布真听到前面几句就已经足够了。他长出了一口气之后,指着对面的一面墙说道:“黄金就在里面,只要把旁边的大石头挪开,拉动下面的钢索,这面墙自己就打开了。”

    刘布真的话刚刚说完,孙胖子马上就安排了二室的一个调查员,按着刘布真说的那样,挪开了那块大石之后,露出来里面一个细小的钢环。这人拉动钢环之后,就听见一阵“嘎啦嘎啦”的声音响起来,随后刘布真指的那一正面墙徐徐升起,露出来里面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整面金砖。

    趁着孙胖子众人看直眼的时候,刘布真对着孙胖子说道:“孙句长,黄金你看见了,现在是不是该放我走了吧?”

    孙胖子盯着整整一面墙的金砖,有些木讷的点点头,嘴里喃喃说道:“走吧,不送你。”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