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火烧眉毛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商量好之后,众人就开始各司其职起来。孙胖子拉着我,和王扬以及云杉集团的工作人员一起,找了张轮椅推着副车长到了火车中段的一节车厢里,这节车厢的下面就是副车长说的焊着大黑铁桶的位置。过去的路上正遇到还在四处乱转找线索的杨军。听说了我们这边已经查清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他便跟着一起要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绞鬼。

    没过多久,就看见云杉集团的继承人林怀布和李副总裁,二人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过来。看来是云杉集团的林老板通知了这两人,他俩过来之后和王扬交谈了几句,随后李副总裁对着副车长一阵大骂,好在他的作风温和一点,不像王扬那样直接动手。

    这时,身边的几个人除了孙胖子之外,都在时不时的看着手表,眼看着时间就快要到了的时候,孙胖子掏出电话打给了黄然,说道:“老黄,开始吧,让几位老板睡一会。不过你有把握他们能睡足半个小时吗?”电话里面只传过来一个字:“有!”

    孙胖子的电话没挂,也就是过了不到二十秒的功夫,他的电话听筒里面传出来黄然的声音:“好了,我这边搞定了,你不发话,这边的人就不会醒。”

    孙胖子答应了一声之后,冲着王扬一呲牙,说道:“开始吧……”

    一两分钟的减速滑行之后,火车终于停了下来。刚才火车减速的时候,王扬就将外面的车门打开,等到火车停稳之后,他第一个跳下了车,趴在铁轨旁边看着火车侠下面的情况。

    几乎我们每个人下车之后,都做着和孙胖子一样的动作。只有孙胖子因为肚子太大趴不下去,他直接让副车长指认了焊着黑铁桶的位置。虽然时隔了将近两年,但是那位副车长还是一眼当初焊了黑铁桶的位置:“就在里面,从这里爬进去,就在中间靠上的位置上。那个黑铁桶的位置是死角,在外面不可能看见它。”

    刚才在车上已经商量好,只要确定了黑铁桶的位置之后,就有我钻到火车底下,将焊在下面的黑铁桶带上来。我当时二话不说,从车厢与车厢的缝隙当中,钻到了火车底部,然后爬到了副车长所指的位置下面。翻过身子抬头一看,确实有一个黑乎乎的铁皮通挂在火车底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孙胖子的喊声:“辣子,怎么样?看见那个铁皮桶了吗?”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将罪剑拔了出来。剑锋对着铁桶边缘的焊点划了一下。就听见“当”的一声,一出焊点被剑锋切断。这时候,我才对着孙胖子他们喊道:“差不多了,你们到出口的位置等一下,再有三五分钟就我把它送出去。”

    说三五分钟是留出了富裕时间,剑锋划了几下之后,就将几处焊点全部割开。我怀抱这这个黑铁桶(好在这铁桶不沉,甚至分量轻的有些离谱),靠着双肩和双腿的力量,两分钟之后,我就抱着这只黑铁桶回到了刚才进来的位置。从车厢之间的接口处将这只铁桶送了出去。

    随后自己也从缝隙当中钻了出去,再看时间,只过了十一分钟三十五秒。事情办的出奇得顺利,看来只要把它放在这里,等赌场那边的人来接受就好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王扬和李副总裁却为了铁皮桶里面的东西发生了争执。可能是火车开动之后,李副总裁就没有做过什么实质性的工作,露脸的事情都被别人做了,他的心里不是很舒服,尤其是现在关系到他能不能进董事会的档口,李副总裁怎么样也要做件让人铭记于心的事情……

    他主张要先确定确定铁皮桶里面,到底是不是我们嘴里说的那个叫做绞鬼的干尸。如果菲律宾人焊了几个假的来糊弄我们,真的绞鬼藏在火车的其他位置,到时候,想再来一次把火车停下来只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李副总裁说的有几分道理,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时间才过了一半,看一眼铁皮桶里面是什么东西又花费不了多少时间。绞鬼只能算是一块大磁铁而已,本身却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孙胖子就是不让他们打开铁皮桶,给出的理由也很奇葩--我看着这个铁皮桶别扭,能不动它就别动它。一动它,就准保出大事。

    这个理由没有任何说服力,后来林公子询问了王扬之后,直接拍板打开看一眼,只要里面的是那个叫做绞鬼的干尸,我们马上就走,如果不是,那么趁着最后这一点时间在想别的办法。如果发生意外的话,和我们这家公司没有任何的关系。

    听了林怀布的话之后,孙胖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他最后加了个条件,如果因为这次开铁皮箱引发出来什么突发事件,需要我们几个人解决的,需要另外的价钱,具体的数目时候再定。

    看着剩余的时间越来越短,云杉集团的几个人都不想和孙胖子墨迹,也就答应了这个条件,随后安排他们的工作人员,打开铁桶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负责开铁桶的工作人员,是赌场从东南亚某国高薪挖过来的特种兵高手。他算是林怀布的贴身保镖,但是林公子嫌他碍事,经常把他支走,然后自己逍遥快活去了。之前在餐厅里面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

    这人将耳朵贴在铁皮桶上面,停了半分来钟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他这才开始扣住铁皮桶上面的外壳,想要把它掀起来。就着这个时候,就听见铁皮桶里面一阵“噗……”的响声,随后,从铁皮桶的缝隙里面喷出来一股黑灰色的烟尘。

    “麻风鬼!”孙胖子的眼毒,他一眼就认出来这股烟尘就是之前副车长给的口袋中的那种骨灰,他随后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桶里面有机关,只要开法不得当,里面暗藏的麻风鬼就会喷进去!不是我说,不听我的话,出事了吧?别愣着了!快到点了,上车跑吧,离出事还有一段时间,等你们接应的人来了,让他们头疼吧!”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王扬的脸色就已经变了。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胖子背后的火车顶,嘴里面喃喃的说道:“晚了,已经来了……”

    就在王扬的话出唇之后,一股铺天盖地的阴冷瞬间席卷过来,一种彻骨的寒意从每个人的心里面散发出来。这丝,众人顺着王扬的目光看过去,就看见在火车的顶部已经笼罩起了一团黑的烟雾。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烟雾中心横冲直撞,想是要挣脱烟雾的束缚冲出来。孙胖子看的眼睛都值了,不过还知道向着王扬问道:“不是说撒了麻风鬼之后,过一会才能出事吗?现在这个是什么回事?”

    孙胖子说完之后,没等王扬回答,他自己就找到了答案,说道:“撒的越远来的越晚?”这个时候,林李二人还有云杉集团的工作人员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火车上面的烟雾,李副总裁不停的对着孙胖子和王扬说道:“那是什么东西?那是什么?”可惜现场却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王扬这时候已经没有了说话的意思,他的眼睛还直勾勾得盯着车顶上的烟雾,同时,王扬将自己西装的扣子解开,伸手在腰后拽出来一把由铜钱编成的一把小小的金钱剑。随后他咬破了舌尖,将一口舌尖血喷在金钱剑上面,随后嘴里面念出来几个生涩的音节。

    这几个音节出唇之后,王扬将手中的金钱剑对着烟雾中心甩了过去。就在金钱剑出手之后,绑住金钱剑的红绳突然自己断开,本来宝剑一样的铜钱瞬间散开,打在了烟雾的各个位置。

    铜钱打在烟雾上面之后,迸发出来一连串火星,同时响起来几声沉闷的声响。最后消失在了烟雾当中。

    就在铜钱消失在烟雾中的同时,一个白色的人影已经跳上了火车顶。他手里面握着一柄细长的长刀,对着烟雾中心劈了下去。林李二人看不清楚,我却瞧得一清二楚,这人正是一直不声不响的杨军。

    杨军这一刀劈了下去之后,想起来一阵金属相交所发出来的声音,同时,又是一串火星闪了出来,接近着又是第二刀、第三刀。

    这个时候,我腰后的罪罚两把短剑已经出鞘,就在我准备将两把短剑射出去,助杨军一臂之力的时候,他那边已经起了变化。

    就见杨军一刀挥出去之后,面前的烟雾突然散开,还没等杨军反应过来,这烟雾又重新聚集,将他包裹在里面。现场还能听见那阵金属般的响声,烟雾中心位置时不时就有火星窜出来。但就是看不到杨军的身影。而且我也投鼠忌器,怕误伤了杨军,迟迟不敢将两把短剑发射出去。

    就在这时,就听见孙胖子在我身边大声喊道:“杨枭,火烧眉毛了,还不出来吗!”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