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金之祸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听到有人见到黄金之后,场面就马上控制不住了。虽然现在有几个县公安局和乡派出所的警察,但是在黄澄澄的金子面前,这些村民都变得不要命了起来。开始还是众人在抢地上的黄金,但是没有过多久,已经变成了一场械斗。

    这个村里面的人八成都是相互叫得上辈分的远房亲戚,不过现在都已经红了眼睛。别说是远方亲戚了,就算是亲兄弟姐妹,都有为了块金疙瘩扭打在一块得了。刚才最早喊出有金子的那个人,这时候已经被人一棒子打倒在地,随后怀里的那块金疙瘩被打他的那个人抢走。

    最后,还是甘县长带来的警察鸣枪示警才结束了这场闹剧。众人都悻悻的站了起来,只有那个挨了一棒子,最早发现黄金的人还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当地乡政府的人过去查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个人已经气绝身亡,初步检查之后,致命伤就是后脑海挨得那一棒子。打人的正是死者的本家外甥,金子面前,就连自己的亲舅舅都下了狠手。

    这个场面被市电视台的摄像师拍了下来,虽然应甘县长的强烈要求,这段视频没有发到电视上。但是电视台的记者还是将自己看到的一切,连同摄像师拍摄的视频都向自己台里的领导作了汇报

    没过多久,市长便从宣传部长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在主管县长的眼皮底下,说不得,一个电话打过去又是一顿臭骂,还要甘大叶做好善后的工作。甘县长自己觉得委屈,便将这口气撒在了我们乡长的身上,把他叫回来之后,让他主动去找县纪委,把自己的事情说清楚,为什么他家的地窖里面发现了那么多的黄金。

    为了防止还有不死心的村民闹事,甘县长将县公安局和周围几个乡派出所的警察大半都抽调到了这里。防止再在乡长家的地窖里面发现什么,甘县长还让人用帆布将乡长家围了起来,不允许外人向里面窥探。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甘县长就在原地指挥人扒了菜窖,查看里面到底还有什么东西。众人三下五除二扒了菜窖之后,就看见有一道拳头大小的缝隙纵贯菜窖的地面。缝隙的两侧都有少量的金块散落在了地上。

    发现了金块之后,为了避免之前的闹剧在上演。甘县长把下面干活的人都叫了上来。他带着公安局长几个人,亲自查看为什么这里会有那么多的金块。就在甘县长首先站到地窖口的一瞬间,地窖猛地塌陷了下去,甘大叶的半个身子都埋在了里面。

    后面的事情就是爷爷、三叔和村长闯进了乡长的家里,这个不用重复。因为这个事情实在太过诡异,跟着甘县长出土的干尸,几百年前就完完全全的死透了。完全解释不了为什么会抓了甘大叶的脚踝,还带出来一大批干尸。

    本来甘县长还想把这里交给市里的考古单位。但市里的考古专家马上就给了另外的一条路。说这间事情应该向公安和国安两个单位通报,年前两个单位分别的成立了针对这种异常事件的部门。

    甘县长分别向这两个部门汇报了发生在乡长家的这次诡异的事件。想不到的是,这两个部门因为刚刚成立,管理和业务上面都比较混乱。都不能马上派下人马来处理这件事,最离谱的是国安的异常事件处理办公室,他们要处理的档案已经拍到了五月。也就是说昨早也要再过三个多月,他们才能派人过来查看,什么时候能处理完毕还不知道。

    马上就要过年的时候,甘县长才想起来三年以前的那次船河大戏。公安部下来的两位领导,连同小清河村当地的一个叫做什么和尚的老道,一起下到清河地下的鬼窟窿里面,解决了那次船河大戏闹鬼的事情。

    甘县长正打算开口让我爷爷开口请我和孙胖子回来,替他处理一下这起干尸的事件。想不到就在给村长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听说我和孙胖子还有一个中年胖子突然反乡,才马上赶到我爷爷请我们俩出山。但是听说了我和孙胖子已经不再是公安部的领导,加上还有一个台湾来的商人,甘县长怕消息流传到台湾,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像。才中途把话岔了过去。

    孙胖子听了村长的话之后,眼睛就眯缝了起来,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自言自语的说道:“黄金的碎块……这个有点意思啊”

    我看出来孙胖子好像是动了心,都是有过亿身家的人了,还会在乎这点小钱吗?怕他头脑一热就去主动联系甘大叶,说不得我向他暗示道:“大圣,那点金子都是小钱,为了那点小钱冒险,不值啊。”

    孙胖子笑呵呵的看了我一眼,就像没有听懂我的话一样。继续对着村长说道:“不是我说,刚才你一直都是金块、金块的,从来没有提到过金条、金元宝什么的。我受累打听一下,这些金块是不是什么黄金饰物的碎块?”

    村长听了就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几乎就是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的?听说甘大叶后来把村民抢走的金块全部没收,用这些金块好像拼出来一个龙爪的形状。而且送去化验的金块前两天也有结果了,不过这个具体怎么说的,就不是我一个小村长能打听出来的。”

    听到村长说的,那么多的金块最后只拼出来一只龙爪。萧和尚当场就推了麻将牌,找了个看眼的沈家本家大哥替他。萧和尚凑到了孙胖子和村长旁边,非常不见外的冲着村长说道:“你再仔细说说那天你们乡长家里面发生的情况”

    仔仔细细的又听了一遍之后,萧和尚的目光直接绕过了我和孙胖子,向着我们俩身后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黄然看了过去。同时开口说道:“这个听着怎么好像罗刹捡鬼骨一样?”

    黄然听了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不一样,如果是里面扔黄金的是罗刹鬼的话,那么那些干尸就说不过去了。而且那些黄金还被检验过,是不是鬼骨当场就能知道。还有,罗刹捡鬼骨一般都是在夏天晚上,基本上见到的活人都没有生还的希望。这次上百人见过,就算是罗刹,也不可能一次决解掉这么多的人。”

    孙胖子和村长在旁边听了一个五迷三道,好容易等到黄然说完之后,孙胖子马上就开口说道:“你们俩能用大白话再说吗?不是我说,这个罗刹捡鬼骨到底是什么?”

    我看了一眼已经竖起耳朵的村长,孙胖子明白我的意思,他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说说神话故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谁说大年三十就不能说鬼故事的?”

    “那我就当神话故事说了”我看了一眼孙胖子,继续说道:“罗刹是鬼妖的一种,传说罗刹会把死人的骨头变成黄金,然后用这种黄金来迷惑众人,捡到黄金的人会被他打上印记,半夜的时候,它会将捡到鬼骨人的心脏吃掉。但是还没有听说过大白天出来的时候”

    我的话刚刚说完,据听见村长突然开口说道:“三道坎子村从乡长家出事起到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人了,现在死尸都在县里医院的停尸房存着,说是过完年公安部就派法医过来验尸。这三个人都是那天参与抢金子的人,后来在他们家里都搜出来那天瞒着没有上缴的黄金……”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