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盗墓贼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孙胖子这一下子,也吓了我一跳,当下就要将两把短剑出鞘。孙胖子见了忙拦住了我,说道:“这个用不着你,我出手就足够了,刚才他已经吓尿了,你再把他的屎吓出来……”

    就在孙胖子说话的时候,就见我们进来的墙壁顶端有个半大老头子反身贴在天棚上面。顺着他的裤裆,一滴一滴的向下淌着黄色的液体。我见了之后抬起胳膊闻了闻肩头的气味,似乎还没有那种我不想闻到的气味。

    这时,孙胖子拉了一下套筒。“咔嚓”的一声,将天棚上面的那个人下了一哆嗦。就是这一哆嗦,让他身上的吸力消失,这人直挺挺的从天棚上面掉了下来。孙胖子冲着他呵呵一笑,随后说道:“不是我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干什么不好,一定要学人家偷坟掘墓?也难为你这么大的岁数,身手倒是不错,刚才这一招叫什么?是不是叫仙人挂画?要不是你前列腺堵住了,兴许还就真的让你滑过去了”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也在盯着这个半大老头子。就见他五十多不到六十的年纪,一身黑色的迷彩服,后面背着一个双肩背包。在背包上面还倒插着一支工兵铲。可能就是因为这只工兵铲,孙胖子才断定他盗墓贼。但这里怎么看都不想是一座陵寝,他怎么会傻乎乎的跑到这里来?

    这时候,半大老头子从地上面爬了起来。孙胖子的枪口抬了几下,老头子倒也识趣,将两只手抱在了头上,随后怯生生的冲着孙胖子点了点头,说道:“这位领导,您老受累把枪口低着点。这家伙走了火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老老实实的,您老该捆就捆,该绑就绑。我绝对不会反抗,只要别把枪口对着我,您老怎么处置我都成。”

    这人一说话,我就觉得耳熟。等他说了一半的时候,我已经反应过来,这个老小子的声音在哪里听过,正是刚才在上面跟着黄然一起念往生咒,还让我们下来陪他的那个声音。本来我还想提醒一下孙胖子的时候,他已经张口说道:“这就认怂了?不是刚才让我们下来陪你的时候了?不是我说,往生咒背的停瓷实啊,连我们这个的大拿都被你蒙过去了。”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老头子一番之后,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听说大的盗墓贼都会缩骨法,老家伙,你仙人都挂了画,这个缩骨法多少也能来几下吧?到时候我把你捆上了,你再缩跑了,你说我该找谁要人?”

    孙胖子说完之后,这个半大老头的脸色马上变了,就好像学生在考试之前,就被老师搜出来他身上准备好小抄的样子。这个表情在孙胖子的意料之中,他又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说吧,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你怎么惦记。”

    老头子沉默了一会之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都是倒霉催的,本来没想到贵宝地发财。我本来的目标是小清河村的,当地有一座清朝时期大太监的墓。我……”

    “放屁!你们家才有太监墓”没等他说完,我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老头子不知道那句话说错了,直愣愣的看着我,下面的话含在嘴里,说什么都不敢再说出来。

    孙胖子笑了一下,看着我说道:“辣子,你先消消气,听他说完的。如果他敢再胡说八道的话,我就直接崩了他,替你们小清河村出气。毙了之后扒光了衣服扔行尸堆里,有几天他就烂的跟行尸差不多了。到时候谁也看不出来……”

    听了孙胖子的话,老头子当场就给我们俩跪了下去,说道:“两位政府,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半年之间,我在北京潘家园买了一份宫里流出来的杂事集录。上面写着雍正年间,一个亲王的太监死了,因为他是在小清河看守皇庄的,故而当时的内务府让其就地掩埋。

    死的这个太监本来是皇宫里面的总管太监,后面因为在皇子立储的时候,站错了队才被贬到亲王府上。不过他当时的年纪大了,就被这位亲王送到皇庄里来养老。船烂也有三千钉,我想着他怎么也做过总管太监,传世的宝贝怎么也能有几件。

    太监的墓不能立碑正名,我在小清河转悠了半年,一个月之前才找到这个太监墓的准确地址。下去之后,也找到了几样看的上眼的宝贝。不过就在我准备返回去的时候,我挖的盗洞突然塌了,好悬没有把我埋里面。

    开始我以为就要憋死了,但是过了半天也没有缺氧的感觉。这就是那个太监墓还有别的出口,我在墓室里面找了半天之后,发现墓室的夯土墙后面是空的。于是我费了大气力铲倒了夯土墙,露出来里面一条地下路。我顺着这条路一直走,走了好几个小时才到的这里。”

    趁着老家伙换气的时候,孙胖子把自己怀里那块鎏金的铜块丢在了老头子的身前,说道:“这个东西也是你的了?”

    老家伙看见了鎏金铜块之后,苦笑了一声,说道:“就这个才是太监墓里面的宝贝。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只在棺材里面找到了这种不值钱的东西。为了这个,我差点把命搭上……”

    没等他说完,孙胖子抢话说道:“你怎么把人家菜窖都弄塌的?”说到这里,孙胖子自己明白了过来,他瞪着眼睛说道:“不是我说,你不会下了炸药了吧?”

    老头子点了点头,说道:“还是政府的眼睛不揉砂子。我走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到了那个菜窖的地下。当时我真不知道上面是谁家的菜窖,过去的时候。就看见地面上有几十个死人都手抓着前一个死人着脚,他们中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过看样子,那个东西已经早就被人带走了。当时我也是又饿又累的,又不知道上面是什么地方,只是感觉出现头顶上的位置最薄,在那里下炸药,八成能炸开一条出路。

    第一下只是炸出来一个西瓜大小的窟窿。当时说起来也挺吓人的,那个窟窿刚刚炸出来。地面上那一圈死人就好像有了浮力一样,都飘了起来,我放在他们中间的那些铜块也都被他们带了起来,一个一个从窟窿里面窜了出去。

    当时那个场景真的吓着我了,还是上面有人说话的声音把我的魂拉了回来。我听见上面有人说话,刚想喊救命的时候,就听见上面有人开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我也没再敢有动作。上面的位置本来就炸松了,还有不要命的在上面来回走。最后直到把菜窖彻底的弄塌了。不过我也是脱了那个不要命的福了,就是菜窖里面的那些东西,让我撑到了现在。”

    说到这里,老头子缓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当时眼睁睁的看着有一个人的腿掉了下来,他踩断了下面死人环中的一节,那个死人的手马上就抓住了掉下来那个不要命的脚脖子。最后那个不要命的被人连带着那些死人一起拉了上去,之后就再没有人敢下来。

    后来等到上面的声音没了之后,我趁着天黑偷偷留上去了一次,外面有武警把门,我实在走不出去,只能去这户人家里,偷了几个馒头,又喝了半瓢凉水才回到下面。这些日子下来,我早就把他们家的干粮吃完了,要不是还有个菜窖,我早就饿死了……”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