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女人相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萧和尚传話过去之后,没有过久就得到了回话,百分之二十不太现实。但是百分之十的话马上就可以打过来,就这还是因为看在孙老板的面子上。不过赵家人还是表示出来了一点诚意,我们这边如果決定了出发的时间,那么他们就开始安排飞机,食宿之类的事宜。

    孙胖子和黄然商量一下之后,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现在就过去,黃然以前解决过类似的事情,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有个一半天就能解决这个什麽人面疮的事情。动作麻利一点的话。可能还能赶回来吃晚饭。

    當下,萧和尚再次联系赵家人,十几分钟的话说完之后,他挂了电话回过头来说道:“赵家的人已经开始安排飞機的事情了,让你们先去机场,差不多在路上就能把机票的事情安排妥当。在登机之前,他们会打过来五十万的定金,你们看到转账成功之后再上飞机,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的的造化了。”

    说到这里,萧和尚的话锋一转,说道:“还有件事情和你们说一下。赵家人已经接触到了金瞎子,他最后开价是两百六十五万,这次的事情你们两家一起来做。不过赵家人的意思是让金瞎子先来,如果他不成的话,再看你们的了。”

    “金瞎子那么快就搭上了?”孙胖子愣了一下之后,说道:“不是我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怎么我们这边刚联系上,金瞎子那边就搭上了?话说回来,金瞎子这两年是怎么了?这么拼命挣钱。这是想开了,还是想不开?”呆扔乒才。

    萧和尚看了一眼孙胖子,说道:“到时候你自己去问他吧……”老萧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萧和尚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道:“赵家的”

    话音落时,萧和尚已经接通了电话,说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回头看着我们几个人说道:“机票已经下来了,一个半小时之后飞机起飞,收拾收拾就走吧……”

    一路无话,差不多三个小时之后,我、孙胖子和黄然在哈尔滨机场下了飞机。赵家人在机场准备了一辆奥迪q7接我们几个人,又经过了将近三个多小时的车程,车子在哈尔滨郊外的一处四层楼的别墅前停下。

    这里就是赵连甲的郊外别墅了,我们被司机带进客厅的时候。才看到金瞎子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在陪着他聊天。见到我们几个人进来之后,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站起身来,抱了抱拳之后,说道:“几个朋友辛苦了,我大哥的事情这次就麻烦几位朋友了。”

    男人说完之后,带我们进来的司机指着他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赵总,是出事赵董事长的弟弟。”说完之后,司机又指向我们几个人,挨个的介绍了一下我们这几个人。

    客气了几句之后,孙胖子斜着眼看了看正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金瞎子。金瞎子就像是没有听到我们几个人进来了一样,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里面把玩着一枚磨得铮亮的铜钱。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随时随地的给金瞎子递过去诸如茶杯、手帕之类的东西。

    这时,孙胖子才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表情夸张的看了金瞎子一眼,说道:“这不是金大师吗?我还以为你一直都在香港不出来。想不到能在东北这噶遇见你。不是我说,你这是出来造福东北人民了吗?”

    听到了孙胖子的话之后,金瞎子扶着沙发站了起来,随后在身后年轻人的引领之下,走到了孙胖子的身边,主动的握住了孙胖子的双手,说道:“是孙局长吗?咱们差不多也有两年没见了。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孙局长你”

    说到这里,金瞎子拍了拍孙胖子的肩头,顿了一下之后,说道:“你们这也是为了赵先生的事情来的吧?唉,早知道你们来的话,我这个老家伙就不来这里显眼了。”

    孙胖子和金瞎子谈话的时候,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走了过来,在那位赵总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等到他说完之后,赵总点了点头,随后对着我们几个人和金瞎子说道:“几位朋友,我大哥让你们上去,请你们提个醒,我大哥现在的情况和你知道的可能不太一样,大家有个思想准备。”

    说完之后,赵总带着我们两队人上了二楼的主卧室中,就连一个瘦得已经脱了相的半大老头子躺在床上,见到我们两拨人进来之后,有气无力的向着我们点了点头,看样子他想客气几句,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没有力气说出来。

    赵总叹了口气,走到了他大哥的身边,说道:“哥,这几位朋友都是来给你看病的,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让他们看看现在什么样子了。”说完之后,赵总直接将半大老头子的上衣脱了下来,随后扶着他侧卧在床上,将半大老头子后腰上面的人面疮露了出来。

    和萧和尚早上说的不一样,现在赵连甲身上的人面疮已经有冬瓜大小,从后腰直接连到了屁股上。这块人面疮的形状别说是女人头像了,就连她的身子都清晰的显露了出来。在人面疮周围的皮肤已经开始溃烂,厚厚的一层药棉已经被脓血浸透。空气中都散发出来了一种恶臭的问道。

    我们几个人凑过去仔细看了一遍之后,都将目光对准了眉头紧锁的黄然。金瞎子带来的那个年轻人,将自己看到情况在金瞎子的耳边说了一遍。一直到年轻人说完之后,金瞎子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

    最后还是黄然开口向着赵总说道:“请问大赵先生第一次发现身上有这种东西,是什么时候?这个很重要,大赵先生一定要想清楚之后在回答。”

    “这个不用问我大哥,我就知道。”赵总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之后,才继续说道:“去年刚刚上秋的时候,有一个香港朋友想见识一下东北农村施什么样子。我们哥俩就带着他来了,白天还好,为了这个香港朋友,我们还杀了一头猪。请他吃了一顿杀猪菜。吃饭的时候,我大哥喝的有点多了,脱了个光膀子,还是那个香港朋友先发现了我大哥的后腰长了这一个疖子。当时不痛不痒的,也没拿它当回事,现在知道后悔也晚了。”

    赵总说话的时候,金瞎子在身边年轻人的搀扶之下,走到了半大老头子的身边。他伸手在人面疮上面摸索了起来,我在后面看得清楚,金瞎子的手触碰到人面疮的时候,床上的半大老头子没有任何感觉。但是金瞎子的手触碰到了旁边脓血的时候,半大老头子疼的倒吸了口凉气,黄豆大小的汗珠瞬间就从他的毛孔中冒了出来。

    “金大师,你这是干什么!”赵总过去就要将金瞎子推开,眼看着他的手就要触碰到金瞎子的时候,金瞎子带来的年轻人拦在了赵总的身前,说道:“赵总,金先生是在想办法救你大哥。你现在把萧和尚推开,就是害了你大哥了。”

    赵总愣了一下之后,将伸出去的又收了回来。他回头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想从我们的目光里看看金瞎子这么做靠谱没有。没想到和我们一起的黄然走到了金瞎子的身边,一把握住了金瞎子的手,按在了女人相脑袋的位置。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