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不早说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嗖!”的一声,罪剑穿过了墙壁。随后墙壁后面传来一声惨叫。在惨叫声响起的同时,就在罪剑穿过的墙壁里面浮现出来一个满身血红的无头人影。这个时候我才看明白,无头鬼没有错。不过它不是身穿什么红衣服,而是脑袋被砍下来之后。腔子里面的鲜血染红了全身,鲜血早已经干透,却还保留着鲜红的颜色,乍一看还真的好像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

    无头鬼出现之后,马上就向着我这边扑了过来。恶鬼见得多了,但是像这样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恶鬼还真是少见。它的前胸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窟窿,鲜血好像喷泉一样的冒了出来。就在我拔出罚剑,准备再在无头鬼身上添一个血窟窿的时候。孙胖子一把拉住了我:“不是冲我们来的……”说话的时候,他将我和谢老板一起拉到了另外一侧的角落里。

    果然和孙胖子说的一样,见到了我们避开之后,无头鬼并没有再次追上来。它几步就窜到了摆放着铜枷的架子上面,伸出一双沾满了鲜血的手,在铜枷上面来回的摸索着。就这样摸索了半晌之后,无头鬼的身子一震。没有征兆的将身子转到了我们这边。这个举动有点出乎孙胖子的意料,他怔了一下之后,将手按在了腰后的左轮手枪枪柄上,眼睛看着无头鬼,说道:“想清楚了再动手啊,不是我说,错走一步就万劫不复了。”

    孙胖子的话刚刚说完之后,无头鬼的身子再次一震,随后好像突然间发了狂一样,张开双臂向着我们这三个人扑了过来。虽然被孙胖子拦住,但是我还是一直在防备着这个无头鬼。眼见着它扑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再次指使罪剑来回在它身上穿了几个透明窟窿。

    无头鬼之前挨了一剑已经是强弩之末,身上的透明窟窿增加到第三个的时候,它再也支持不住,在我们的眼前仰面栽倒。倒地之后的无头鬼身上不同的鲜血冒出来。没有头颅的身子也开始快速的溃烂起来。也就是抽根烟的功夫。无头鬼身上的血肉已经溃烂干净,变成了一副骨头架子,直挺挺的倒在地面上。

    谢狮王饶是有了思想准备,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他的身子靠在墙壁上才没有摔倒,看着孙胖子说道:“孙总,这……就算完了吧?”

    “可能吧”孙胖子这个时候脸色也有些发白,不过还是强作镇定,冲着谢狮王笑了一下之后,再说出来的话就让谢逊刚刚放进肚子里面的小心肝,又提到了嗓子眼里:“也可能是刚刚开始。老谢,你的运气好,本来我和沈总打算今晚就走的,现在看要在你这里住上几天了。你安排的酒店算是用上了。”

    “都这样了还叫刚刚开始?”谢狮王差点哭了出来。孙胖子没有搭理他。起身绕过了地上的骨头架子。走到了摆放着铜枷的架子上面,看了铜枷一眼,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回头对着我说道:“辣子,过来看看吧。不是我说,今天这事越来越来越有意思了。”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正在查看倒在地面上的骨头架子,想对照以前在民调局资料室里面见过的档案,判断一下这个到底是什么鬼。听了孙胖子的话之后,我转身就向着他那边走去。身后的谢狮王不敢一个人待着,跟在我的身后,也到了孙胖子的身边。

    就见孙胖子身前的铜枷用鲜血写了七个惨字,这几个血字虽然写的凌乱无比,但还是能辨认出来写的是什么。回想刚才的场景,实在是想不到这几个字是刚才无头鬼在摸索铜枷的时候写的。

    这个时候,孙胖子已经掏出了手机,给写着血字的铜枷拍了照片,随后又将这几张照片发给了杨枭。发送完毕又等了一会,孙胖子才给老杨打了电话。接通之后,孙胖子对着电话另一头的杨枭说道:“老杨,刚才的照片看到了吗?对,就是昨天老黄接的活。不是我说,这个铜疙瘩显得邪性。这个你是专家,你怎么看?是,刚刚拍的,闹了一点小插曲,上面的七个惨字是刚才写的。刚才有一只无头鬼闹,不过被辣子解决了,这个都是小事,铜疙瘩的来历能看出来吗?现在看这个比较重要……”

    孙胖子和杨枭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观察这幅铜枷。刚才被无头鬼搅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自己看它。写着惨字的这一面看不出来什么名堂,我将铜件翻了过来,不过就是这一个无意之间的举动,突然发现了铜枷方面(也可能是正面)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在两扇枷页的正中央,有一个烟盒大小,长条形的镂空。这个镂空在谢狮王给的照片上面见过,但是没有这种近距离见到的效果。镂空的顶部是两个小小的铜环,这个镂空的大小我真是太眼熟了……

    看到这里我愣了一下,随后将老和尚丢给我的七窍锁掏了出来。比量了一下大小之后,铜锁和这个镂空严丝合缝,就好像是特地为了这付铜枷打造的似得。就在我将铜锁放进了铜枷中央的镂空之后,铜枷突然再次抖动了起来。不过和刚才的那次不一样,我竟然能从铜枷的抖动感觉到了一丝恐惧的味道。就在我以为还在再次发生一点插曲的时候,铜枷突然停止了抖动,随后安安静静的摆在架子上。这次无论我再怎么用罪剑在上面晃来晃去,铜枷都没有一点反应。巨来找巴。

    “老杨,我这边又有点事情,等一会再给你打过去。”孙胖子这边也发现了铜枷的异象,挂了电话之后,孙胖子凑了过来,在我的帮忙之下,将这个几百斤的铜枷立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挂着铜锁的镂空,嘴里面喃喃的说道:“想不到这两起事件串到一起去了……”

    说完之后,孙胖子突然转头,冲着谢狮王说道:“老谢,不是我说,你是本地人吗?祖上不是解放前逃到这里来的吧?”

    谢狮王不知道孙胖子的话什么意思,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说道:“我的祖籍就在这里,我爷爷往上都是种地的,传到我爹那一辈,才进了城。孙总,这个还和我们家祖辈有关系?”

    孙胖子呲牙一笑,说道:“不是逃荒来的就好,要不然我还要受累广州给你查查族谱,既然你是当地人,就不用额外加这笔钱了。”说完之后,孙胖子又看了虚扣在镂空里面的七窍锁,随后对着我说道:“辣子,你把七窍锁锁好,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反应。”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将七窍锁锁好。铜枷还是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点,没有一点反应。不过就在我按照孙胖子的话,再次将七窍锁打开,将铜锁从铜枷中抽离的时候。铜枷里面突然再次冒出来丝丝的黑气,不过这次黑气出现之后,却没有脱离铜枷。转眼之间黑气冒出来的位置好像出现了一股吸力,将冒出来一半的黑气再次吸了进去。

    就在我们几个看的目瞪口呆的时候,孙胖子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接通之后,没等孙胖子说话,杨枭抢先一步说道:“孙德胜,你们离铜枷远一点。我想起来了,那是不臣枷,那东西一直就很邪。对了,和沈辣说一声,千万别把它和七窍锁放在一起,更不能用七窍锁来锁它……”

    “你不早说……”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