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突变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郝正义也在眯缝着眼睛看着孙胖子目光着落的地方。他和孙胖子几乎就是一个表情,就这个表情而言,孙胖子比郝文明更像是郝正义的亲弟弟。

    孙胖子说完之后。回头看了我和郝正义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将目光落在了郝正义的身上,说道:“郝头他大哥,这里是你的主场。后面的事情怎么办,你拿个主意,是我们继续往前走呢?还是到此为止了……”

    有孙胖子这话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对方七八个人的时候,我们都一路追过来了,现在就剩戴元宗和一个黑衣人了,我们这边的赢面越来越大,孙胖子反而打起了退堂鼓,这个让我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更让我琢磨不透的郝正义的反应,他突然变得沉默了起来。半晌之后才有些底气不足的对着孙胖子说道:“还是再继续往前走吧。现在已经到了这里,不继续走到底看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这样。如果能在里面找到郑信宝藏的话,回去之后我会请求泰王,将宝藏的一成作为谢礼。你看看这样可以吗……”

    孙胖子听了之后呵呵一笑,这才回答道:“我们又不是为了钱来的,不是我说,郝头他大哥,既然你都定了,那就别愣着了,继续往前走吧。我就不信他们还有老杨那本事,一口血能出去十几里地。”

    既然两个最会动脑筋的人已经决定了应该怎么做,那我也就只能按着他俩说的办了。当下还是我打头,三个人继续向着前面走去。差不多又走了五六分钟之后,本来潮湿的地面慢慢变得干燥了起来,郝正义低着头一边走。一边盯着地面,好像想从地面上看出来什么。又走了几步之后,前面的地面已经彻底的干燥起来。就在我继续往前走的时候。郝正义突然一把拽住了我,说道:“不要往前面走了,前面的这段路被人做了手脚……”

    说话的时候,郝正义已经绕到了我的身前,他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张有些年头,已经发黄变脆的符纸。顺手一甩将符纸甩到十几米外的地面上,就在符纸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一道赤红色的火焰从地面窜了出来,符纸在瞬间便化成了灰烬。共巨来弟。

    符纸被烧毁的时候,那道火焰突然变成了人的形状,它跌跌撞撞在走了四五步之后,跪在了地上,最后身子瘫倒在了地面,等到这个人形火焰彻底不动的时候,地面之中好像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一样,将这道火焰又吸回到了地下。

    见到火焰消失之后,郝正义主动解释道:“那张符纸是印尼的一位华侨送给我的。他在这个圈子里面是一位制符高手。这张符纸算是附身符的一种,一般的阵法会默认这道符纸就是人。它在受到攻击的时候,会做出来人的反应,现在这片地面已经引来了地狱之火,只要是人在上面经过,就会像刚才那样的被化为灰烬。这段路已经不能再走了,我们找找其他的路,也许还会有……”

    郝正义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一直在我身边转悠的罪剑,突然再次脱离了我的指使,电闪一般的飞向着火的地面。剑锋在地面上豁出来了一道口子,刹那间,一道黑红相交的火焰从这道口子里面喷了出来。在半空中的罪剑再次冲着这股火焰飞了下来,一道电闪之后,竟然将火焰拦腰斩断。

    一声凄厉的哀嚎声从冒出火焰的地面传了出来,这阵声音过后,地面上的火焰再次消失。本来干燥的地面瞬间又变得潮湿起来,不过我却不敢肯定应不应该继续往前走了。不过更奇怪今天罪剑是怎么了?连火都能斩断,接下来还会有更能让我吃惊的事情发生吗……

    郝正义看了我手中的短剑一眼之后,有些艳羡的说道:“现在应该没事了,也不用再去找路了,戴元宗也算是个高手。被打了一枪之后,还有余力能在这里摆下这样的阵法。如果不是这段地面的阴湿之气太重,恐怕任谁也想不到地面上已经被做了手脚。不过谁又能想到你的短剑会有这样的威力…..”

    可能是怕我不敢继续从这地面上走,郝正义说完之后,绕过了我直接迈腿踏进了刚才还在着火的地面。郝正义走了几十米都没有一点火星爆发出来,我和孙胖子这才在后面跟了上去。

    既然会在这里摆下阵法,就说明我们走的没错了,戴元宗和另外的一个黑衣人应该就是从这里走开的。当下我们三个人快速的向前走去,凭着刚才孙胖子打的那一枪,戴元宗他们俩就不会走得太远。

    又向前走了几百米之后,前方的道路突然收窄。继续走了百十来米之后,在前方又发现了一个出口,那里还隐隐的传来一阵有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但是从语调上面看,这个人好像是在念经。

    由于怕惊动里面的人,我们三个人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出口的外面,随后小心翼翼的探出来头,向着出口外面张望。这一眼看过去之后,就知道我们八成真的找到了郑信的宝藏了。这里是一个好像是仓库的所在,目测差不多也有个二三百米的大小。这里满地都是各色各样的黄金、和一些我都说不上的宝石首饰。被这些奇珍异宝的包围的中心,又出现了一口和面一模一样的石棺。

    现在石棺的棺盖已经被掀开,石棺的两侧正站着戴元宗和那个黑衣人。戴元宗的口中念念有词,刚才听到了念经的动静,应该就是出自戴元宗的嘴了。不过他现在的伤势明显不轻,刚才远远地没有看清楚,现在才看到除了孙胖子之前的那一枪之外,他身上还有别的伤口。一道还在流血的伤口出现在他的后背,看着伤口应该不是被鬼猴所伤,更像是被一件什么利器砍伤的。

    现在戴元宗和另外的一个黑衣人的注意力都在棺材上面,丝毫没有注意到我们三个人已经到了门口。孙胖子本来已经举起了手枪,正准备在戴元宗身上补一枪的时候。也不知道到他是怎么想的。就在扣动扳机的前一刻,孙胖子突然放低了枪口,眼睛盯着还在念经的戴元宗,看他的意思是想看看戴元宗念完了经之后,这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不过戴元宗好像永远都说不完,直到十几分钟之后,他才总算的闭上了嘴巴。经文念完之后,戴元宗在那个黑衣人的搀扶之下,伸手向着棺材里面摸去。我们这里的角度看不到棺材里面的情况,不过看起来,当初郑信留下来的巫术秘密已经就是宝贝了。

    眼看着戴元宗的手要伸进棺材的时候,他突然咬自己的舌尖,一大口鲜血喷在了身边那个黑衣人的脸上,随后身子接连向后退了三四步,向后退去的时候,戴元宗已经将身后一柄细长的短剑拔了出来。

    “为什么这么对我!”戴元宗有些歇斯底里的对着黑衣人大声喊叫道:“说好了,我们把里面的东西带出去,你就给我们不死的生命!那你为什么还要化身藏在我们这里!你压根就没有想过还要留我们的活命!反正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那就再死一次--你是这么想的吧?”

    黑衣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戴元宗说道:“去,把东西拿出来……”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