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门开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readx;

    广仁打中了那扇大门之后,动手的四个人同时愣住在当场,现场几双眼睛都在盯着那两扇长生门。片刻之后,突然一声巨响,就见长生门外面那厚厚一层的补天石开始成面成面的掉落到地面上。听上去就跟长生门碎成了几块,掉落到了地上一摸一样。

    这时候,我的脑海当中突然传来了归不归的话:“小娃娃,什么都别问,什么都不要动。别出声等着看戏……”

    这个声音是老家伙用术法说出来的,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不过剩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等着长生门里面的反应。敢情刚才那个场面都是他们几个老家伙带着孙胖子商量好的,不过刚才他们动手的那个画面也太逼真了点吧?刚才不管是谁摘要稍微的慢了一点,

    就这么一直等了五六个小时,我们这几个人还好说。不过孙胖子就有些遭罪了,他不吃不喝不拉不溺的保持着一个姿势站了这么长的时间,要是一般人早就不行了。

    我现在明白了他们的用意,这是装作内斗,在门里面那俩人听来,两扇长生门已经在内斗当中被广仁无意当中销毁了。一面长生门毁掉之后。世上会有另外一扇门自动变成长生门。到时候徐禄和广仁大摇大摆的从那扇长生门出去,就算我们知道也是多少天之后的事了。只要里面那俩人有这个想法,一出来就不要想再回去了。注:字符防过滤heiyaП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不过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始终不见门里面有什么动静。任叁和火山已经多少有些不耐烦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那两扇紧紧闭合的大门突然动了。随后这两扇长生门开始慢慢的打开,这个动作极慢,我在一旁看着手心里里面全是汗水。看得出来,开门这人的心里也不托底。想开出一道缝隙看看外面的场景,只要场景变了才能安心的出来。不过只要开出来一道缝隙,就别想再把门关上了……

    当两扇长生门中露出来一道极细的缝隙之后,里面的人看到还是当初的场景立即就要关门。不过就在他开门的时候,聚集在长生门上的补天石已经无声无息的挤到了门缝当中。无论那人怎么用力关门,两扇门中间被补天石卡住。都无法合拢。

    就在门内那人关门的时候。不停的有补天石继续挤到了门缝当中。两扇门非但没有关上。那道缝隙还被补天石挤得越来越大。里面那二人怕伤到两扇长生门,又不敢轻易使用术法。最后两扇白玉门实在经不起例外两股力量的夹击,两扇门上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龟裂纹。片刻之后,在一声闷响之后,长生门化作无数碎石块散落了一地。露出来里面一个面沉似水的徐禄,和露出微微冷笑的向北。

    刚才徐禄和向北进去的时候,我来不及细看里面的场景。现在才看明白,徐禄和向北二人的所在就是一个三四十平米大小的山洞。里面只有一套石制的桌椅。看来当初徐禄和向北二人对我们突然到来准备不足,里面连一本打发时间的闲书都没有,难怪感觉到外面门碎之后,他们俩就要迫不及待的出来。

    场面冷清了半刻之后,徐禄突然拍了几巴掌,看着面前那几个人说道:“这场戏演的不错,连我都能被你们骗过去,也算你们有本事了。”

    归不归哈哈一笑。对着徐禄说道:“想开点,刚才那局面别说是你了,就连你大哥都不一定能看得出来。不过既然都出来了,咱们是不是把之前没有说完的事情说明白?先不说我们之间的老帐,就说你做了你大哥明令禁止的事情,这个就够把你的白头发洗黑了吧?”

    “还有私藏方士一门的罪人向北”广仁接着归不归的话,继续说道:“就算你是前任大方师的胞弟,这几个罪名也承担不了。不过看在前任大方师的面上,我让你自己前往前任大方师的座前请罪,兴许他老人家还能法外施恩,保住你的残生。”

    “呵呵……”徐禄冷笑了一阵,目光在我们这几个人的脸上环视了一圈之后,最后落在广仁的身上,对着他说道:“让我去徐福那里,还向他请罪?你们是日子过的太久过糊涂了吧?让我去见他还不如在这里和你们拼了,就你们这几个人,单个拿出来谁都不是我的对手,不过也别想群起攻之占我的便宜。今天我就算了却残生,也要拉你们两个人去”

    说到这里,徐禄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冷笑的看了广仁和火山师徒一眼,说道:“广仁,你和火山还是公用一条命吧。小心点我一会一次带你们师徒俩一起去……”

    徐禄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和火山脸上的表情同时紧张了起来。火山本来已经向前一步,挡在了广仁的身前,听到徐禄的这几句话之后,他开始犹豫了起来。继续挡在广仁面前弄不好反而会连累自己的师父。但是让他退到后面,火山又做不出来。

    见到广仁和火山的表情之后,徐禄又是呵呵一声冷笑。随后又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论起来你还要比我大上几岁。不过你是得罪过徐福的人,他在你身上了禁制,我是他弟弟,你猜我知不知道?一会我带着你和广仁师徒俩一起去,应该没有问题吧?对了,还有任叁那个小崽子。你说我把你们都带去,留他一个人参小崽子是不是太孤单了?他是草本,还是那么那么怕火吧……”

    说完之后,徐禄又是一阵冷笑。突然间,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看着归不归火山他们四个人继续说道:“现在看起来,我一次了却你们几个的残生,也不是不可能吧……”

    “有那个时间,你不如闭上嘴直接动手”没等徐禄说完,早已经离开多日的吴仁荻又慢悠悠的从入口的方向走了进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已经呆愣在当场的徐禄,继续用他那独有的语调说道:“说说我的弱点吧,看看你想怎么对付我……”

    见到吴仁荻突然出现,刚才徐禄满脸的嚣张瞬间消失。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看着老吴说道:“原来你一直都没走,刚才我就应该想到,既然是演戏的话,你又怎么可能这么早退幕?好,既然你们都到了,就动手吧。”

    说是要动手,徐禄自己反而先一步退回到了那个小小的内洞里面,带着复杂的表情看了向北一眼。向北这时也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无可奈何的冲着徐禄摇了摇头,徐禄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片刻之后再睁开的时候,脸上还真的露出来几分要同归于尽的神色。

    再睁开眼睛的同时,徐禄伸手像身后的墙壁虚抓了一把。“嗖!”的一声响,一柄石斧从墙壁上瞬间飞到了他的手中。最后徐禄高喊了一声“敕!”,石斧脱手,对着吴仁荻飞了过去。石斧离开了徐禄手指的瞬间,突然一化二二化四……翻着倍数的向着吴仁荻那边飞了过去。转眼之间,便化成几百个一摸一样的石斧向着吴仁荻飞了过去。惊的归不归广仁几个人急忙闪身躲开了石斧的范围

    “还是以前那两子……”吴仁荻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之后,也不动手,就由得几百个石斧一起对着他劈了过来。就见几百个石斧从吴仁荻的身上穿过去,而老吴浑身上连个褶皱都没有。

    石斧穿身而过之后,吴仁荻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现在该我了吧……”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