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向北的宿命

作者:黑岩_耳东水寿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当下来不及将罚剑撤回,眼看着向北就要咬过来的时候,我一把将卡在他脖子上面的罪剑握住,随后用尽一切力气以罪剑为支点,暂时抵住了向北的脑袋。趁着这个功夫。另外一只手上的罚剑剑对着向北的脑袋扎了下去

    眼看着罚剑好像烧红了一样的剑尖即将刺进了向北脑袋的时候,他突然一声大吼,随后将头一摆,身子跳起来瞬间将我撞飞。我在半空中还没有落地,一股巨大的力量已经到了身前。就在半空中这股巨大的力量从上而下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身上,我被砸倒在地之后,还没等反应过来,握住罚剑的手臂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这时才看见向北已经站在了我的身边,他的一只脚踩在我握着罚剑的小臂上,随着向北脚底发力,“嘎巴”的一声,那只小臂已经被他踩断,随后向北将已经脱了手的罚剑远远的踢到了一边。

    看着向北一言不发的样子,现在他好像只有弄死我的一个念头,除了这个之外。向北好像连说话的能力都放弃了。

    处理完对他的这个威胁之后,向北弯腰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提了起来。他的手就像是铁钳子一样,任凭我怎么挣扎,都不能从他的手里挣扎出去。向北将罚剑踢飞的时候,应该加了什么暗劲,任凭我怎么召唤,罚剑是彻底的失联,没有一丝一毫在能联络上的可能。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eiП。co即可觀看新章

    几十米远站着的吴仁荻冷冷的看着我这边的一举一动,不过这次他就是看着,没有一点要过来帮忙的意思。他身后站着的孙胖子不停的在老吴耳边说着什么,现在我被向北掐的几乎失去了意识,虽然听不到孙胖子说的是什么,不过现在这场合。他除了再央求老吴过来帮忙之外。大概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向北掐住我脖子的时候。我也尝试过去拔卡在他脖子上的短剑,给他来一下子,顺便找机会逃开。不过现在向北的脖子就好像铁打的一样,我使尽力气也不能将短剑拔下来。眼看着最后的机会就要错过,我的意识已经开始越来越弱的时候,脑海里面再次传来了吴仁荻那招牌一样的声音:“早知道你这样,刚才我也不用那么不要脸了……”

    讥笑了一声之后,吴仁荻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上次你是怎么干掉的那只小狗的?忘了?就着饭吃了?给你提个醒,种子成长就要爆发。上次爆发的还想个样子,现在又不知道怎么爆发了吗?你的时间不多了,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这次就算你真的死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再伸一根手指头……”

    这样的情况之下,哪里还有余地去回忆之前对付大天狗的那一段?眼看着我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身体里面种子的力量开始没有规律的乱冲乱撞起来。这一冲撞之下,竟然让我的头脑瞬间清醒了起来。当下开始将种子的力量聚集在被向北掐住的位置。虽然向北还是在不停的加重手上的力量,不过有了这股力量的阻挡,向北一时半会也不能在我怎么样。

    头脑清醒了起来之后,当初弄死大天狗的情景也想了起来。当初除了控制不了的愤怒之外,就是将种子迅速的膨胀起来了……

    当初上善老和尚让我拓宽种子的范围之后,身体里面种子的力量就一直没有满过。就是上次对上大天狗,膨胀的种子力量也没有将它自己的范围塞满。当下我尝试着找到当时的感觉,先将种子的力量收缩到极点,随后突然将这股力量放开。不过却并没有什么效果,种子的力量并没有什么显着的提升。

    这个时候,向北也发现了我身体里面的变化。当下他突然狂叫了一声,随后猛的伸出拳头,瞬间将我身体里面再次凝聚起来的种子力量打散。这一拳还顺便打断了我的四根肋骨,捎带着将脖子里面的种子力量也一并搅得烟消云散。

    本来刚刚好了一点的状况,瞬间又变得糟了起来。这次种子的力量已经分散到了全身的各个角落,再想凝结起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时,我脖子承受的力量终于已经到了极限,“嘎巴!”的一声,咽喉的骨头终于被被向北掐断。本来又开始朦胧的意识,随着喉骨折断,气管被堵住之后,更是极速的再次开始开始在我的脑海中蔓延起来。

    喉骨骨折这样的伤势还不至于将我这个白发体制的人至于死地,于是向北开始伸手向着我的心口掏去。如果他将我的心脏掏出来,那白头发长生不老的体制也救不了我了……

    虽然不甘心就这样和向北同归于尽,但是现在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最后尝试将种子的力量聚集起来失败之后,除了闭眼等死之外,我似乎什么都做不了。想不到我最后会是被吴仁荻、孙胖子这些人眼睁睁看着,被向北杀死的。

    这时候,向北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我的胸口,那丝冰凉的感觉让我又不甘心了起来。当下也是豁出去了,既然不能将种子的力量聚集在一起爆发,那就将分散在身体里面各个角落的种子一起爆发吧。成功的话就算是逃出升天,就算失败了也到不了更坏的地步。

    当下,我用尽最后一点力量,突然伸手抓住了向北即将要插进我心口的那只手,争取到最后的一点点时间。与此同时,在失去意识之前,我直接开始催化身体每一个角落里面的种子力量开始膨胀起来。一呼一吸之间,种子的力量突然扩张到了我几乎承受不住的程度,随后聚集成了一点,顺着我的身体,开始向着距离我最近的那个人倾泻了出去。

    紧紧贴着我的向北于是成了距离我最近的倾泻通道,当聚集成一点的种子力量顺着我的身体到达他身体的时候。就听见一声闷响,随后刚才还要和我拼命的向北突然化成了一团血雾,消失在了我的面前,当我失去支撑点倒地的时候,就见身边除了刚才卡在向北脖子上面的那把罪剑之外,向北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就在我倒地的同时,孙胖子已经向着我这边跑了。不过没等到孙胖子扶起来我,他身后的吴仁荻突然不冷不热的说道:“现在身在满都是泻不出来的力量,你现在触碰他的话,刚才向北什么样子,一会你也就什么样子了……”

    “那现在怎么办?就这么干看着?”听到了吴仁荻的话之后,孙胖子才没有直接动手扶我,不过看到刚才被向北掐断的骨头已经差不多都复位好了之后,他悬着一颗心才算好似勉强放下。

    “这么干看着,让他慢慢的将力量倾泻完,他自己会醒”吴仁荻的话刚刚说到这里,里面内洞里面的老和尚上善突然对着老吴喊道:“吴勉,你的事情处理完了,现在是不合适把我们之前商量好的事情也办了?等这一天,佛爷我都等着千八百年了,这次可说好了,佛爷我先动手,你不许躲、挡和还手……”

    吴仁荻慢悠悠的回头看了上善老和尚一眼,还没等他说话。一边的孙胖子已经插话说道:“不是我说,吴主任,这次你玩的这么大?要不然我过去帮你劝劝老佛爷?”

    “你的话留着以后劝我吧,别以为吃喝嫖赌打老婆这事儿算完了……”说话的时候,吴仁荻走到内洞之前,门里门外和看着里面的上善老和尚,说道:“你准备好了吗?”

    老和尚哈哈一笑,笑的浑身乱颤,看着吴仁荻,反问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准备好了吗?”
其他书友在看:死亡讯息 渡鬼人笔记 女鬼的顽皮伙伴 我是一具尸体 阴阳律师 我想见鬼 我身边的灵异故事 甜心俏后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