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飞火灭

作者:少穿的内裤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是几名异族人,他们并非斯拉夫人,更不是东方人,三名男子,将一名全身包裹在粗布破皮衣的人围在中间,这是一名女子,由于头发糟乱,脸上满是污秽,再加上冻伤,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这名女子瑟瑟发抖的站在寒风之中,有些惊恐的望着眼前的这座庄园。在整个西方,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捷吉涅茨庄园,哪怕一名农奴,都听说过斯拉夫人的圣地庄园。能够来到这里本身已经是个奇迹,再多的东西已经是奢望。她叫罗雷尔?兰斯,乃是山姆的妹妹。当哥哥说得到东方大帝庇佑的时候,心中有着一万个不相信,即使现在,依旧不敢相信,东方大帝真的会帮助没落的兰斯家族么?从木头岛一路到基辅城,路程是艰难的,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一点都为过,哥哥原来的十几名随从全部葬送在路上,好不容易逃到波罗的海边境,又遇到了活跃在深山老林中的高山人。罗雷尔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东方大帝还记得山姆是谁,否则,她罗雷尔就要成为高山人的奴隶了。围在身边的三名高山人战士,是绝对不会有半点怜悯之心的。

    庄园内,赵有恭正和克莱尔联手捉弄着萧芷韵,三人闹成一团,杨再兴抱着佩剑慢悠悠的走过来,刚踏进花园,就中了招。克莱尔一看砸到了杨再兴,伸伸舌头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城堡,赵有恭呼口气,朝杨再兴招了招手,“绍烈,大冷天的你不再屋里待着,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殿下,确实有点事儿,刚刚卫兵通传,外边有几个人求见,其中有个人叫什么罗雷尔?兰斯,末将实在不记得有这么个人,所以想问问殿下到底见还是不见?”杨再兴着实不知道罗雷尔是哪位,就算是山姆,他也未必记得,对他来说,山姆只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每天有那么多大事要处理,怎么可能记住这个人呢?赵有恭也是微微发愣,一时半会儿的也想不起来,只能挠着额头说道,“真是奇怪,罗雷尔,这是谁呢?”

    一看赵有恭这个反应,杨再兴就决定把那几个人全都扔大牢里去了,就在这时,三娘快步走了过来,“绍烈,你先慢点,殿下,你莫忘了,山姆不是有个妹妹的么?前些日子还是你派人跟山姆去木头岛接她的,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外边的人很可能就是山姆的妹妹,所以还是见面问清楚的好。”

    山姆?经过三娘的提醒,赵有恭总算想起来了,杨再兴却还是一脸的茫然之色。庄园外,罗雷尔还在焦急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心里的希望也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像东方大帝那样的人,终究是不记得山姆是谁的,哥哥也真的是太傻了。只是,已经来到基普罗斯,如果见不到东方大帝,那自己也没法回木头岛了,一想到从今往后会成为高山人发泄兽欲的奴隶,心中就一阵悲凉。高山人是一支几乎与世隔绝的部族,他们过着最原始的生活,罗雷尔过不了那种日子。

    嘎吱,一声响动突然传来,庄园的门缓缓打开,罗雷尔看到一队卫兵齐刷刷的走过来,当先一名魁梧男子。雪白的貂皮衣,厚厚的帽子,黄色的皮肤,黑色的眼睛,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让人觉得很舒服。赵有恭也是闲来无事,想到外边瞧瞧风景,便随着杨再兴一起来到庄园外的大道上,一出门,就看到一个狼狈的人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这就是罗雷尔了吧,眉头蹙了醋,尽力让自己和善一些,“你就是罗雷尔,山姆?兰斯的妹妹?”

    自有翻译将话转述过去,罗雷尔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她做梦也没想到,那个高高在上,只存于传说中的东方大帝竟然真真切切的站在眼前,“你你是呜呜”,罗雷尔不知怎地,竟然控制不住自己,蹲在地上悲伤无比的哭泣起来。赵有恭和杨再兴面面相觑,全都让罗雷尔这个举动搞迷糊了。赵有恭使个眼色,示意卫兵上前将罗雷尔搀扶到一旁,同时还仔细的观察着另外三名男子,他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自己派出去接罗雷尔的斯拉夫士兵。真是奇怪了,这些人怎么会送罗雷尔到基辅城呢?

    确定了罗雷尔的身份后,赵有恭将她交到了三娘手中,经过一番询问之后,总算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在前去木头岛的过程中还算顺利,山姆也不敢耽搁,在木头岛待了两天就让十几名斯拉夫士兵护送罗雷尔前往基辅城。为了防止意外,山姆还在海伦娜酒商那里租了一条船,一切还算顺利,在途经奥克山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护送小队遭到了高山部落的袭击,十三名斯拉夫卫兵全部葬送在奥克山,高山人见罗雷尔是个女的,所以才让她活下来。或许是罗雷尔有些急智吧,说自己是东方大帝的仆人,用自己可以换回一万金币的赎金。高山人对女人并不是太看重,无非是一群能够生养的牲口罢了,如果能换一万金币,哪能不心动?就这样,罗雷尔怀揣着最后一分希望来到了基辅城。

    知道了事情经过后,赵有恭心里一阵怒火往上冲,十几名斯拉夫战士,躲过了丹麦人躲过了日耳曼人,最后却死在了高山人手中,这也太冤枉了,真的是不值得。萧芷韵也是非常生气的,如今大宋帝国在西方可谓是威名日盛,没想到十几名精锐士兵竟然死在一群野人手中,斯拉夫人可是刚刚归顺没多久,这件事如果不做交待,恐怕军中的斯拉夫士兵一定会心生不满的,作为帝王,连自己麾下的士兵都不爱惜,还如何赢得士兵们的爱戴?萧芷韵一直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她坐在赵有恭身边低声道,“高山人不能留,不管是为了立威,还是收揽军中斯拉夫士兵之心,必须灭掉高山部落,否则以后谁都敢再咱们头上动刀。”

    “绰绰,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我们直接出手灭了高山部落,以后再碰上罗雷尔这样的事情,别人会怎么对待我们的人,恐怕为了免除后患,只能斩草除根”赵有恭也是分外头疼,一个小小的高山部落而已,说灭就灭掉了,问题是带来的后果。在波罗的海东南方,活跃着不少部落,以后占领波罗的海后,少不了要跟这些部落打交道,如果高山人把罗雷尔送到基辅城了,还下手灭掉高山部落,其他部落会怎么想?再有罗雷尔这样的事情,人家只会斩草除根,不留活口,到时候连个谈判赎人的机会都没有,“这样吧,给那几个高山人一万金币,先把他们放回去。然后让绍烈将高宠找来,让高宠带人假扮日耳曼残兵,把高山部落给本王灭干净。”

    萧芷韵美目眨了眨,伸手退了赵有恭一把,哭笑不得的撇嘴道,“赵凌,有你这么缺德的么?这么点事情,也要往日耳曼人头上扣屎帽子,洛泰尔要是知道实情,非让你给气死不可。”

    “气死更好,反正日耳曼有不少散兵游勇活跃在奥克山附近,这个黑锅他们是背定了,等灭了高山部落,再让人以进山剿灭日耳曼散兵为由,直接将日耳曼人赶跑,洛泰尔就算知道了实情,能拿我们怎么样,没有证据的事情,说了也是白说,莫要忘了,咱们可是给了高山部落一万金币呢,嘿嘿!”赵有恭阴狠起来,有时候真的挺可怕的,萧芷韵觉得这家伙好些年已经没有如此阴损过了,一万金币买高山部落项上人头。干了坏事,还不给人留下把柄。

    高宠最近也是闲的快出毛病了,杨再兴那帮子人在基辅城附近不断奋战,就连曹源那个不开眼的混账东西都放下行军锅去了罗格达丘陵,他这位高大将军竟然窝在营中看风景。殿下也真是的,眼下改制结果非常不错,那些斯拉夫人和蒙古人训练也跟得上,完全可以拉出去练一练了,训练再好,也不如实战见效快。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张伯成的伤势好了一大半,此时已经可以跟高宠坐在一起聊天了,“高将军,不是末将发牢骚,殿下真有点小心眼了,不就惹了场乱子么,就直接把咱们第七军撇到了外边,啥事都捞不到,人家第四军都捞到了配合史将军的任务,咱们都快成后娘养的了。”

    话刚说了一半,就听到门外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没多久,杨再兴就寒着脸走了进来,“张伯成,杨某看你这皮子又痒了,殿下也是你能非议的?如果下次让杨某再听到你胡说八道的,就将你扔到军法处大牢去,到了那里,你想说多少话都行。”

    在定国军,杨再兴绝对是一等一的狠人,尤其是掌管的军法处,更是让人闻风丧胆,谈虎变色,大牢里那位唐淼唐将军,简直就是阎王手底下的恶鬼,多少军中刺头,到了军法处大牢走一圈,全都哆嗦着腿走出来。被杨将军扔进去的人,除非殿下发话,否则谁说情都不管用。高宠也忍不住瞪了张伯成一眼,这个张伯成,什么都好,就是那张嘴口无遮拦的。高宠与杨再兴素来交好,赶紧拉着杨再兴坐下,“绍烈,莫根这个蠢货一般计较,他也就发发牢骚罢了,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真的编排殿下的不是啊。倒是你,大老远的跑过来,不会为了找高某聊天吧?”

    “高大哥,殿下交代你点事情”杨再兴示意高宠附耳过来,笑声耳语几句,片刻之后,高宠便笑着拱了拱手,“绍烈,替高某谢谢殿下好意了,此事高某一定办的完满。”

    高宠不是傻子,灭高山部落并不是什么难事,随便找个指挥使领人过去就行了,何必让他高宠亲自出马呢?说到底还是上次动乱的事情,虽然表面上一片和谐,可终究还是有着不小的隔阂,赵有恭让高宠领兵剿灭高山部落,就是借这次机会,让高宠收拢人心,消弭军中隔阂。高宠这名都统制能亲自动手替十几名斯拉夫战士报仇,落在斯拉夫士兵眼中,以往的过节会立马烟消云散,高宠也会受到更多斯拉夫士兵的尊重。赵有恭也算是用心良苦了,高宠自然能体会得到。

    其实剿灭高山部落只是很微小的事情,高宠亲自出马,不仅剿灭了高山部落,还顺带着连流落在此地的许多日耳曼散兵游勇给剿灭了一大半。当然,洛泰尔此时焦头烂额的,哪有心思留意发生在高山部落的那点破事?叶琳堡,跟洛泰尔一样,法云纳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在他面前,站着一名如同乞丐的男子,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去基辅城谈判的格拉纳。此时的格兰纳哪像个贵族,更像个逃难的乞丐,全身破破烂烂不说,满脸的大胡子都快把嘴巴盖住了。格拉纳由于是逃出基辅城的,自然不敢走罗格达丘陵,所以绕了很远的路,如今基普罗斯境内冰霜刺骨,到处还有匪患,格兰纳辛辛苦苦折腾了十几天才回到叶琳堡。

    “亲王殿下,东方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幸亏臣见机得快,逃出了基辅城,否则就让那些人给毒死了”格拉纳话还没说完,法云纳就气得眼睛一瞪,抄起手边的杯子砸了过去,格拉纳根本没有防备,立刻被砸的额头冒血,整个人有些恍恍惚惚的。法云纳气的呼哧呼哧直喘粗气,恨铁不成钢的指着格拉纳骂道,“你这个蠢货,东方人明摆着就是不想担破坏和谈的恶名,所以才暗中使那些手段捉弄你,人家就想让你逃呢,你倒好,还真是听话,别人刚刚敲鼓,你这边撒腿就跑,现在好了,东方人完全可以把责任丢我们头上,说我们无心和谈。你就安心待在基辅城能怎么样,东方人真能杀了你不成?你你真事气死我了,陛下怎么会养你这么个蠢货”

    法云纳骂了半天,终于懒得骂了,挥挥手示意卫兵把格拉纳带下去。经过这次基辅城和谈,法云纳看明白了很多东西,东方人就从没想过和平收回叶琳堡,他们就是想拿叶琳堡做文章,为后边的行动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不至于西方各国反对太激烈。看来东方人是铁了心要跟丹麦王国撕破脸了,如此一来,势必会对波罗的海动手。这一刻,法云纳真的很想集结兵马进攻罗格达丘陵,驰援日耳曼人,减轻洛泰尔方面的压力。可是,他不敢动,罗格达驻军不是吃素的,人家严阵以待,就靠叶琳堡附近的上万丹麦兵马,前去罗格达丘陵简直就是找死。还没想通该怎么办,卡西莫图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卡西莫图有急事求见,也没注意到法云纳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儿,“亲王殿下,大事不好,刚刚得到的消息,洛泰尔打下了维尔纽斯城。如今基辅城西部三座坚城已经全部置于日耳曼人手中,不过经过前后一系列战事,日耳曼人兵力损失很大,加起来将近五万精锐葬送在东方人手中。”

    “什么?”法云纳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听到这个消息,无异于如遭雷击,整个人有些呆滞,嘴唇哆哆嗦嗦的,“怎么会这样?完了,日耳曼人损失这么多兵力,还怎么攻打基辅城?洛泰尔啊洛泰尔,你不是号称神圣罗马帝国五十年智者,萨克森最睿智的老狐狸么,为什么会栽的如此惨?”

    法云纳脸色发青,嘴上虽然埋怨洛泰尔,但他甚至洛泰尔的能力,东方人一定是耍了什么高明手段,恐怕就算自己碰上了,也未必会比洛泰尔做得更好。只是心中总是不甘,本来以为有时间酝酿下下一步行动方案的,谁能想到日耳曼人会损失如此惨重,如此一来,丹麦王国就必须抓紧行动了。否则等到东方人解决掉日耳曼人这个大麻烦,那丹麦勇士就要独自抵抗强大的东方帝国了。越是想下去,越是胆颤,从一开始就上了东方人恶当了,东方人用一个普斯克城钓着洛泰尔,一点点蚕食日耳曼人的兵力,不也是同样的方法,用叶琳堡大片土地钓着丹麦王国么?对,是波罗的海,东方人真正的意图是波罗的海,娘的,全都被东方人给耍了。法云纳看不起日耳曼人,这些信奉上帝的异教徒们,根本不值得挽救,可眼下的情况,哪怕是死敌,也得团结在一起了,面对东方帝国这个庞然大物,谁也无法独立支撑。如果是两百年前的丹麦王国,谁都不怕,可如今的王国内忧外患,内有瑞典人和挪威人不服,外有英格兰人和东方人威胁,光靠丹麦王国,哪里扛得住东方帝国的施压?为了王国,也不能坐看洛泰尔失败。
其他书友在看:盛宠 金牌小书童 傲气凛然 [韩娱]But I love U 炮灰攻略 大明特工 金陵春 窈窕医女
博聚网